全职高手

作者:蝴蝶蓝

文字大小调整:
  流氓是属于格斗系的职业,技能多是街头流氓擅使的一些↓三滥的手段。
  比如此时的抛沙,就是扔chu *沙子弄脏人衣服的卑鄙招式。
  此时这位流氓一听到叶修召唤,立刻毫不今口 han 糊的一把沙子扔到血*手的身上。
  叶修汗,没想到这人是个大新人,连忙提示:“抛沙冷却一好就扔,照着脸正面扔。”
  这才是抛沙的真正奥义
  抛沙的隐藏效果,是在对着人眼扔时,有机率让对方jin *入失明状态。由于是隐藏效果,失明机率和时间没有系统数值,但经玩家自行测定,最低级的抛沙就拥有50的失明机率,持续可达4秒。但技能升到满时,更是可以拥有100的失明机率和8秒的持续时间。
  这效果就着实恐怖了,在荣耀早期,流氓们都是一把抛沙走天↓,遇到不顺眼的一把沙子照脸上甩去。失明状态↓,玩家屏幕是一团漆black(hei ),什么也看不到。流氓们就会乘着这个机会上*| lai |*一通海扁,非常卑鄙↓流。
  不过现如今,玩家们也发现了不少对付抛沙的奥义。
  最最简单的,莫过于抛沙过*| lai |*时把视角换个方向。向上、xiang ↓()、向左、向右,随便都行。
  抛沙虽然也有一些弄脏衣服的伤害,但比起这个恐怖的隐藏效果,* na *点伤害谁都承担得起。
  不过对付抛沙更无敌的,却是一件饰品:眼镜。
  这玩艺和叶修目前到手的密秘吊坠等物一样没有任何属* xing *,纯装饰。但是眼镜这个装饰,却可以让抛沙的失明效果变成浮云。
  流氓玩家在荣耀中最痛恨的东西,非眼镜莫属。
  好在NPC们不会这么无耻di 戴上眼镜装斯文人。
  jin *入了失明效果的NPC会失去方向感,找不到原本的仇恨目标,被玩家欺负都有可能找不对还手的方向。叶修的目的当然就是想让这流氓玩家试着触发↓失明,谁知这小子太新嫩,抛沙竟然往血*手的身上扔,也不知这23的等级是怎么练上*| lai |*的,比自己还要* gao *两级。
  “砖袭”叶修继续耐心指挥这个流氓。
  砖袭是这个技能的系统学名,叶修怕这个新嫩玩家不知道俗称,所以以这个标准的技能名相称。其实在玩家当中,这个技能都是被称之为板砖的。
  没错,就是天上di ↓无处不在,街头巷战中每每会被人当作利器的板砖。
  在荣耀里,流氓的板砖可直拍,可投掷,甚是威武。此外这一技能也有特别效果,有50的机率让目标产生3秒的眩晕。不过想产生这个效果,拍得di 方还得是头,另外板砖也有隐藏效果,* na *就是在板砖拍头打chu *的是背击时,眩晕机率将是100,持续时间4秒。
  叶修这边真*| lai |*不及给这流氓做详细解说,不过好在板砖砸头会晕,这效果不是隐藏,技能里就有说明,这流氓玩家显然是注意到了这一点,这一砖正是朝着血*手的脑袋去的。
  不过遗憾的是,他这一砖tuo *手而去,是投掷chu *去的飞砖。
  飞砖伤害减半,眩晕机率减半,眩晕效果减半……
  而且这一砖还飞歪了。
  “White(颜色bai )痴,砖头拿起*| lai |*对着后脑勺砸。”另有旁人代替叶修做chu *了指导,板砖的这个奥义从*| lai |*都不是秘密。
  新手流氓连忙虔诚di “嗯嗯”着。
  “烈焰chong *击。”叶修召唤元素法师。
  一道烈焰腾得升起,叶修满意di 点了点头,总算不是像流氓* na *样的新嫩。
  只不过面对B血*手,低级烈焰chong *击的浮空di 甚是渺小,不过叶修却早已经指挥君莫笑技能接上。
  “崩山击”
  “鬼剑开个刀魂”
  “抛沙”
  “烈焰”
  “鬼斩”
  叶修简洁利落得jin *行着指挥,五个原本当作死人的玩家,突然发现,对付血*手原*| lai |*竟是这么简单吗?
  原本他们千方百计都打不到的血*手,此时简直就像是一个沙包,砍chu *的剑,拍chu *的砖,放chu *的法术,无一不中。
  五人中较有经验的玩家看chu **| lai |*了,这一切都是君莫笑居中调配的结果。这人会用他的攻击将血*手刚好控制在他们的攻击范围内,而指挥他们放chu *的技能也正好会成为↓一位攻击者提供的控制,于是环环相接,就在这样美妙的节奏↓痛快di 输chu *着血*手。
  血*手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但它还手攻击的目标总是君莫笑,而叶修却是早已经看穿了他的套路,每一击都躲得恰到好处,而且丝毫不连累队友。
  一支原本被当作尸体的混乱五人组,瞬间已被叶修& nie (一种手法)合成了一个配合默契的团队。五人技能用得惬意,叶修可一点都不轻松,他很清楚他无论是在技能操作上有一丁点失误,或是在指挥上有丝毫di 判断不准确,马上就会是另一番局面。
  还各站一方的三大行会玩家此时却已经全都呆住。他们浩浩dang dang 各带数十人马,在有持续后援的情况↓,却在看着一支临时拼凑起*| lai |*的六人小队猎杀B而不敢上前,一个个心神不宁di 在这左顾右盼,怎么看怎么弱智。
  “看嘛这才是我想看到的指挥”霸气雄图这边夜未央叫着。
  “现在是* gao *兴这个的时候吗?”会长夜度寒潭black(hei )线。
  “这个君莫笑,竟然有这么可怕……”中草堂是一直对君莫笑只有想法,尚在观望的一家,现在他们总算是观望到了君莫笑的实力,会长车前子目瞪口呆。
  “这样↓去,血*手真要被这个(jia huo )给杀掉了。”蓝溪阁这边灯flower (hua )夜也在对着蓝河叫了。
  于是三位会长大人又开始了奇怪的扭动,这边转一↓,* na *边转一↓,观望着另外两家的反应。
  心照不宣,这个时候该怎么做大家都清楚。
  “把另外几个人gan 掉,君莫笑不要碰,如果他们向君莫笑chu *手,要帮忙”蓝河↓令。
  “帮谁?”有不上道的问。
  “废话,难道去帮* na *两家混蛋?”蓝河说。
  众人会意。
  “哪支队伍有空位,立刻把君莫笑加jin **| lai |*。”蓝河说。
  众人都有了几分悲壮的神色,空位现在当然没有,但一会就会有,因为必然有人会挂。这一挂就会回上户口的城镇,自动tuo *队。
  三大公会的人几乎是同时开始了动作。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