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作者:黑夜不寂寞

文字大小调整:
 “陆天龙在哪里?”
    苏凌月kan着面前索菲。
    她满脸焦急,使劲儿抓着自己的胳膊,因为太用力,都感觉有些生疼。
    “索菲小姐……”
    后面王莹快步向前一步,赶jin 开口提醒道。
    “啊?对不起,是我有些鲁莽了!”
    索菲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赶jin 松开手后退了一步,有些歉意的kan着苏凌月。
    眼睛里面仍然是满满的担忧和焦急。
    “我能够明White(颜色bai )你的心情。”
    苏凌月深xi 口及一口气,知道索菲是真的关心陆天龙现在的安慰。
    “可是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无论怎么样,苏凌月都不会把陆天龙现在的情况说chu **| lai |*,因为之前在米国的经历,说不定还有人对陆天龙心怀歹意。
    所以她没有打算告诉索菲,其实陆天龙现在已经没什么事儿。
    “你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索菲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绝望。
    陆天龙和苏凌月之间的关系,她是很清楚的,这可以说是陆天龙最为kan重的女人之一了。
    可是,现在连苏凌月都不知道陆天龙在哪里……
    “呵呵,索菲,我刚才已经和你说了,你却还是心存幻想。”
    后面沙发上的罗纳德淡淡一笑。
    同时心里更是认定,自己之前得到的情报是正确的,陆天龙肯定已经遭遇不测!
    他一开口,倒是让苏凌月重新把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
    “罗纳德,金矿* na *边的事儿,是你们☆ɡao 扌高☆chu **| lai |*的,对吧?”
    苏凌月表情平淡,慢慢走到了罗纳德对面的沙发上做好,直接开门见山道。
    “金矿* na *边的事儿?什么事儿?我怎么有些听不明White(颜色bai )呢?”
    罗纳德灿烂一笑,“苏总,你不要误会,到目前为止,我没有参与任何针对你们苏氏集团金矿* na *边的事儿。”
    “更不用说派人过去☆ɡao 扌高☆事儿了。”
    “事实上我这次过*| lai |*,就是想要跟你谈一↓,我们开米罗公司,和你们苏氏集团共同开发* na *些金矿的事儿。”
    “听你的一丝,是有人在* na *边捣乱?没关系,只要合作成功,所有事情我们开米罗公司都能摆平!”
    罗纳德脸上带着虚伪的笑,淡淡笑着开口道。
    “合作?”
    “我想前两天的回复之中已经跟你们说的很清楚,我们苏氏集团完全有能力自己开发* na *些金矿。”
    苏凌月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如果之前还不能完全确定是这罗纳德指使人在金矿* na *边捣乱的话,现在听他刚才说的* na *些话,已经可以基本确定就是他了。
    “你们完全有能力开发* na *些金矿?我kan未必吧!”
    罗纳德似乎没想到苏凌月回绝的这么痛快,微微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冷笑。
    “苏总,我劝你还是好好的想一↓……”
    “不用想了,这就是我的回答!”
    “罗纳德,我不知道你们开米罗公司有什么样的背景,也不管你们有多么大的权势,只是请你记住,苏氏集团绝对不会向你们这样的恶势力低头!”
    苏凌月毫不犹豫打断了罗纳德的话。
    更加坚决的直接回绝了他合作的提议。
    近一年时间,苏凌月带领苏氏集团发展的过程之中,遇到过多少的麻烦,但是从未妥协过。
    这次同样如此!
    “莹姐,送客!”
    斩钉截铁说完这几句话,苏凌月毫不犹豫↓达了逐客令。
    根本不想再跟罗纳德有任何的废话。
    “好一个狂妄的苏凌月!”
    见她竟然丝毫不给自己面子,罗纳德感觉自己被狠狠打脸了。
    尤其是刚才还在索菲面前夸↓海口,这次一定要拿↓苏氏集团,先跟苏氏集团合作,然后再慢慢的完全将它吞并。
    但是现在,苏凌月坚决的态度让他感觉脸上huo *辣辣。
    “狂妄?贼喊捉贼!”
    苏凌月对他的评价嗤之以鼻。
    随后冷笑一声,站起身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罗纳德先生,请自便!”
    Behind(shen hou)王莹的脸上也是带着毫不掩饰的鄙夷,冷冰冰丢↓一句话,转身跟着苏凌月离开。
    “混蛋,混蛋!”
    见两人竟然如此gan 脆利索的离开,后面罗纳德先是一愣,随后彻底气急败坏。
    狠狠一拳砸在面前的茶几上,咔嚓一声脆响,* na *茶几竟然瞬间爆裂。
    索菲在旁边冷笑。
    本*| lai |*就kan罗纳德不顺眼,竟然趁着陆天龙chu *事儿,过*| lai |*找苏氏集团的麻烦。
    这完全是不折不扣的小人行为。
    “很好,她们华夏有句老话,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这个苏凌月不识好歹,* na *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罗纳德的脸上闪过一丝狞笑。
    总裁办公室内。
    “凌月,不要跟* na *个罗纳德一般见识,完全就是个无赖。”
    “待会儿武战和纳兰腾龙他们*| lai |*了之后,我们好好商量一↓,增派安保人员去金矿* na *边。”
    “另外我再派人和* na *边阿萨部落的萨满联系一↓,他和天龙的关系这么好,肯定也会全力帮助我们的。”
    见苏凌月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王莹* rou *声劝慰道。
    “是,对于这种人,苏氏集团绝对不会妥协!”
    苏凌月轻轻咬牙,她知道这个开米罗公司不一般,知道* na *个罗纳德也不一般,狂妄又阴险,让人心生厌恶。
    “莹姐,我只是感觉有些无奈,为什么总有这些妄想不劳而获的人,露chu *一副贪婪嘴脸chu *现在我们面前?”
    “这些金矿,是陆天龙当时拼了命拿回*| lai |*的,无论如何,我都要拼命守护着它,绝对不会让别人染指!”
    她狠狠咬牙,目光之中带着无比的坚定。
    “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罗纳德得逞!”
    王莹同样狠狠点头。
    当初她也跟着去了金矿,亲眼kan到了陆天龙带领他的兄di 们对抗德瑟部落首领和大祭司,对抗* na *凶残的兽潮。
    “叮铃铃!”
    就在此时,就在此时,王莹手中电话突然响起。
    接听之后,脸色顿时大变。
    “凌月,不好了,金矿* na *边的再次遭到陌生人攻击。”
    "对方这次竟然携带了重武器,说是要在一个小时之后,将我们在金矿* na *边的设施全部炸掉。”
    “我们的人也已经被他们扣押成了人质!”
    苏凌月眼睛顿时瞪大,一↓从椅子上站了起*| lai |*。
    没想到报复竟然*| lai |*的如此之快,这才刚刚冷漠拒绝了罗纳德合作的想法,非洲金矿* na *边马上有了情况。
    kan*| lai |*罗纳德是有备而*| lai |*,早就已经想好了这一步。
    “这个该死的混蛋!我们走,去找他算账!”苏凌月拍案而起,决定要跟罗纳德彻底撕破脸了。
    大富华国际酒店的一间总统套房内。
    “罗纳德,你竟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又对金矿* na *边动手?”
    索菲正在质问罗纳德,刚刚从苏氏集团chu **| lai |*之后,罗纳德就让手↓在金矿* na *边展开了行动,再次对金矿jin *行了破坏。
    “是这个苏凌月*我的!”
    “不识好歹的(jia huo ),等着吧,待会儿她就会过*| lai |*求我的。”
    罗纳德冷冷笑道。
    “求你?你以为你是征服者的正义尊者,所有人都会屈服于你?不可能!我太了解苏凌月的脾气,你越是如此,她越是会跟你斗↓去的!”
    索菲咬着牙冷冷道。
    “跟我斗?哈哈哈!”
    “她凭什么跟我斗?”
    “就凭她手↓的* na *些废物吗?”
    “索菲,你也太* gao *估她了,别说一个小小的苏氏集团,就算是你们家族金融财阀,难道敢跟我们征服者*ying *拼?”
    罗纳德满脸不屑道。
    索菲无语。
    却不得不承认罗纳德说的没错,征服者是可以喝修罗殿相媲美的超级势力。
    即将重新chu *世,又有谁愿意跟这样的实力*ying *抗?
    “罗纳德,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现在还没有确切消息,证明陆天龙真的已经chu *事儿。”
    “你应该也知道,如果招惹了他……”
    索菲深xi 口及一口气,冷冷开口道,心中仍然坚信陆天龙不会chu *事儿。
    “哈哈!索菲,kan*| lai |*你对这个陆天龙还是用情颇深啊!”
    不等索菲把话说完,旁边的罗纳德发chu *一声狂笑。
    “先不说我得到的消息不会有误。”
    “就算是陆天龙现在还活着,* na *又怎么样?”
    “一个可以被马里昂轻易碾压的(jia huo ),难道你觉得,他还能够跟我抗衡吗?”
    罗纳德居* gao *临↓kan着索菲,冷笑道。
    “……”
    索菲哑口无言。
    是呀,当天她是亲眼所见,陆天龙和他的* na *些兄di 们,在修罗殿修罗王马里昂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罗纳德是征服者的正义尊者,如果按照实力对比的话,就算比不上马里昂,相差也不会太多。
    就算陆天龙在又怎么样?
    也必定不会是罗纳德的对手!
    “叮咚!”
    房间门铃突然响起。
    索菲犹豫了一↓,走过去从猫眼里朝着外面kan一眼,却顿时怔住。
    “陆天龙?”
    可不是吗,外面一个身材略显消瘦的(jia huo ),hands(* shuang * shou *)* cha *在口袋,脸上带着招牌似得玩世不恭笑容。
    正是陆天龙!
    “索菲,开门,据说房间里面有个比我还狂拽的(jia huo ),我就是*| lai |*找他的。”
    外面陆天龙淡淡笑着开口,声音清晰传到房间,也传到了罗纳德的耳朵里。
    “恩?他竟然还活着?”
    罗纳德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笑容。
    “很好,* na *就借这次机会,让他在我征服者面前彻底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