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作者:黑夜不寂寞

文字大小调整:

    “我们调取了死亡之城附近的监控,和沙莎这次的任务jin *行对比,现在基本可以判定,是同一伙人!”
    手↓战战兢兢把手中的资料递给了沙罗。
    沙罗咬着牙接过*| lai |*,是一张照片,看样子应该是在死亡之城附近,街道上的监控抓拍↓*| lai |*的。
    照片中的年轻男子,嘴角勾起一抹邪恶弧度,露chu *一个邪气十足的笑容。
    沙罗看着照片中的男子,顿时就怒了!
    因为他抬头看向镜头,右手竟然竖起中指。
    “混蛋!他这是在对我jin *行挑衅!”
    面对镜头不但不闪避,还笑着竖起中指,沙罗觉得这个(jia huo )似乎早就知道自己会调取他的抓拍照片!
    这是对沙罗的最大侮辱!
    “MD,没错,就是这个小子!这次我们在华夏的任务就是他!”
    “他竟然*| lai |*了巴黎?* na *么说我们的任务失败了!”
    “混蛋,沙莎已经有两天没有跟我们联系,肯定是在这小子手上!”
    沙罗咬牙道。
    原本这次任务并不需要沙莎chu *手。
    只是自从几年前,沙莎脸上添了* na *块伤疤,终(曰)ri 闷闷不乐,* xing *格开有些扭曲,整个人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沙罗很疼爱自己的这个mei mei,生怕她会想不开,所以只安排她执行一些比较轻松的任务。
    这次的任务,沙罗本*| lai |*没放在心上,只是连续两次失败,他才有些重视。
    本想派其他人chu *马,可沙莎主动要求要去,说是要借机散散心。
    沙罗最终同意,让她带着七个手↓前往。
    “MD,马上给我找到这个混蛋的↓落,如果他要是敢动沙莎一个手指头,老子要了他的命!”
    沙罗盯着陆天龙的照片,咬牙切齿道。
    “好,我马上去办!”手↓忙不迭点头。
    “等等!”
    可就在此时,沙罗却突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手中的照片。
    他突然觉得面前这张照片上的人,看上去非常的眼熟。
    这玩世不恭的邪笑,这放dang 不羁的表情。
    天呐,这不是……
    “战龙!”
    沙罗突然瞪大眼睛,表情之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惊恐,然后便是掩饰不住的愤怒。
    “没错,是战龙,这个混蛋就是陆天龙,就算他化成灰,我也认识他!”
    沙罗突然怒吼道。
    几年前和战龙的* na *一战,整个猎杀者精英手↓几乎全军覆没。
    最后只有沙罗、沙莎,和很少的人逃了chu **| lai |*。
    * na *次战斗让猎杀者元气大伤,经过几年的努力,这才重新恢复了当初巅峰的时候。
    沙罗对陆天龙印象太深,就是他重伤了自己,还在沙莎脸上划了* na *道疤!
    只是因为当初大战的时候是在深夜,沙罗跟陆天龙直接对抗的时间又很短,并没有看清陆天龙的容貌。
    再加上这次的任务,他一直没怎么重视,几乎也没怎么去看陆天龙的资料。
    现在,看着陆天龙嘴角的邪笑,他一↓觉醒了。
    没错,这个(jia huo )就是陆天龙,曾经纵横天↓不可一世的战龙老大!
    “战龙?老大,你是说这个年轻人,是战龙老大陆天龙?”
    手**子不由自主的一颤。
    作为参加过几年前猎杀者* na *场灭顶之战而侥幸逃chu **| lai |*的成员之一,这(jia huo )直到现在都还会做噩梦。
    现在听到战龙的名字,身体不由自主的有些发软。
    “是的,他就是陆天龙!”
    沙罗深xi 口及一口气,表情逐渐阴冷↓*| lai |*,不再暴跳如雷。
    “看*| lai |*这次是我们犯↓了错误,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我们这次的任务,竟然是他!”
    “老大,* na *我们现在怎么办?外面不是很多顶尖势力都想要对付战龙吗?我们要不要把这个消息传chu *去,让* na *些人*| lai |*帮我们对付他!”
    手↓赶jin chu *主意道。
    “不可!”
    沙罗略一沉思,马上摇头。
    “这(jia huo )既然敢在我们的di 盘上还嚣张,肯定是沙莎在他的手里,有所依仗!这个(jia huo )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如果我们把他的身份说chu *去,他是会有大麻烦,可* na *样一*| lai |*,沙莎肯定也会受到牵连!”
    “再说,我们猎杀者现在已今非昔比,实力比几年前最巅峰时候更要强大!”
    “马上给查,就算把巴黎给我掘di 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找chu **| lai |*!”
    “新仇旧恨,老子要一次跟他算清楚!”
    沙罗目光阴冷的可怕,咬着牙一字一句道。
    巴黎十一区贫民区,之前被陆天龙砸了的* na *个赌场内。
    jin *了赌场之后,安琪儿没有把陆天龙他们带去大厅,而是带到了二楼的办公室。
    之前被陆天龙暴揍一顿的塞纳带着温天豪等人chu *去找房间休息,陆天龙和安娜则留↓陪安琪儿聊天。
    “安琪儿,你还敢把我们带到这个赌场里*| lai |*,难道就不怕我连累了你?”
    陆天龙一边说,一边笑着打量着办公室。
    摆设很简单,也没有几样家具,看样子安琪儿也应该不经常在这里。
    “战龙老大陆天龙,让你呆在这里我还嫌委屈了你呢!”
    安琪儿看了他一眼,耸耸肩,道:“只要你不嫌弃就好,反正这di 方我本*| lai |*也不想要!”
    “败家娘们,这么好的di 方说不要就不要?对了,* na *我们要在这里呆多久?”陆天龙问道。
    “最多一天时间吧!”安琪儿想了一↓,道:“猎杀者在巴黎关系网很大,这di 方虽然偏僻,可是估计用不了两天时间,他们肯定就会寻到蛛丝马迹找过*| lai |*!”
    “所以我们最多只能在这里呆一天,然后我会重新寻找落脚的di 点!”
    “在这里呆一天?”
    陆天龙笑了,道:“我觉得这di 方ting *好的,不如咱们就在这里多呆几天吧!”
    “多呆几天?你疯了吗?现在沙罗和* na *些猎杀者,肯定都在发疯一样的找你!”
    安琪儿瞪大眼睛,难以置信道。
    “他们在到处找我?* na *不是正好吗?”
    陆天龙哈哈一笑,道:“你应该知道,我这次*| lai |*,就是*| lai |*找猎杀者的沙罗的!原*| lai |*可能还得到处转悠着费工夫去找他们,现在他们主动送上门,我还能以逸待劳,这样不好吗?”
    “……”
    安琪儿直接无语。
    这(jia huo )真是太狂妄了,真以为就凭他带*| lai |*的这几个人,就能跟欧洲顶尖势力抗争?
    “陆天龙,我知道你们战龙很厉害,你是* gao *手,你身边的兄di 们也都是* gao *手!可你应该清醒一点儿!”
    “这里是巴黎,是他们的天↓,你要是跟他们*ying *拼,你绝对没有胜算!”
    “而且我也早就听说,现在世界各大势力都在想办法打听你们的消息,他们要是知道你在这里,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围剿!”
    “难道你想对抗整个世界吗?”
    安琪儿盯着陆天龙的眼睛,很郑重道。
    “对抗整个世界?给我一个女人,我倒是可能能qiao *起整个di 球!”
    “不过你的这个想法听上去倒是ting *疯狂的,要不然试试?”陆天龙眯着眼睛笑道。
    “……”
    安琪儿和旁边的安娜,心中都是千万只**奔腾而过。
    “哈哈!看你们这是什么表情?还对抗整个世界,你们当我傻呀!”
    陆天龙被她们两个现在的表情逗乐,笑道。
    “或许有一天我真的会* na *样做,但不是现在!”
    “我这次*| lai |*巴黎的目的很简单,gan 掉沙罗,消灭猎杀者,然后我们就拍拍屁股走人!至于其他的* na *些势力,就让他们多活几天吧!”
    “* na *万一沙罗联合其他势力一起找上门呢?”安琪儿问道。
    “不会的!沙罗会自己*| lai |*找我,而且,就算他知道了我的身份信息,也不会透露chu *去!因为他的mei mei在我手上!”
    陆天龙笑道。
    “好吧,我们退一步讲!”
    安琪儿深xi 口及一口气,仍在试图说服陆天龙。
    “就算沙罗不会把你的身份说chu *去,也抢在其他势力之前找到你!* na *我问你,现在的猎杀者,实力已经达到这些年*| lai |*的巅峰!手↓* gao *手层chu *不穷!”
    “再看你们,据我所知,现在你身边的这些人,只是你们战龙的一部分成员,也就是说,现在的战龙,并不是最强的战龙!”
    “你怎么就有* na *么大的自信,能够带领残缺的战龙,战胜正处在巅峰的猎杀者?”
    “凭什么?”安琪儿盯着他的眼睛。
    “凭什么?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是战龙!”
    陆天龙微微眯眼,嘴角上挑勾起一抹邪笑,眉宇之中却透着一股无与伦比的霸气!
    “三年前,他们不是战龙的对手,今天,他们同样翻不起任何的波lang!”
    “战龙一chu *,四海降服!我yu (谷欠)问鼎天↓,试问谁与争锋!”
    安琪儿和安娜有些呆呆的看着他。
    都被他的话镇住。
    不得不说,此刻的陆天龙真的让人心生崇拜。
    “陆天龙,你真的很狂妄!”
    沉默许久,安琪儿轻叹一口气,给chu *了评价。
    陆天龙微微一笑,语气平淡,道:“不是狂妄,只是我觉得人生本*| lai |*就是一种游戏,也只有一种规则,玩得起,继续,玩不起,chu *局,就这么简单!”
    海阳市别墅内。
    “叮叮叮!”
    客厅挂钟的时钟摆针指向十二点。
    苏凌月却仍然没有睡,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眉头jin 锁,眼神之中满是让人怜惜的忧伤。
    “凌月,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
    穿着睡衣的王莹从楼梯走↓,今晚上两人在书房又讨论公交建设方案到很晚,王莹就没有回去,睡在了别墅。
    “哦,没什么。”
    苏凌月扭头看了她一眼,稍微犹豫一↓,突然轻声道:“莹姐,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会有危险!”
    9mmz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