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作者:黑夜不寂寞

文字大小调整:

    “圣狱?真是个奇怪的名字!”
    听了陆天龙的话,苏凌月很认真的想了想,并没怎么放在心上,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拳台上。
    旁边李玲珑也没再多说,再次若有所思的看了陆天龙一眼,随即也把目光转移到了拳台上。
    主持人已经介绍完毕,经过他一番演讲,现场气氛明显被调动起*| lai |*。
    在众人的欢呼声之中,两位选手首先登场。
    一个是black(hei )人壮汉,身* gao *起码得一米九几,身体壮的像是座小山,目光狰狞,举起斗大的拳头朝着观众席挥舞。
    他的对手是一个White(颜色bai )人,身* gao *在一米八左右,在black(hei )人面前明显小一号,他的身体也并不十分强壮,最起码外表看起*| lai |*是这样。
    和black(hei )壮汉的张狂不同,这个(jia huo )静静站在拳台一侧,面无表情。
    “各位观众,现在这两位,一位是*| lai |*自美国,一位是*| lai |*自俄国,他们都是各自城市里,black(hei )市拳场的佼佼者,他们两个人的碰撞,今天晚上将掀起我们死亡拳击赛的第一个**!”
    “好了,相信大家都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观赏这场激烈的比赛,* na *我也就不废话了!现在我宣布,比赛开始!”
    随着主持人一声尖锐的大喝,拳台上的战斗正式打响。
    “陆天龙,你觉得哪个人会赢?”
    苏凌月也被现场jin 张的气氛感染,一边目不转睛盯着拳台,一边开口问道。
    陆天龙的心思根本没在台上,听了苏凌月的话,扭头朝着拳台上看了一眼,漫不经心道:“White(颜色bai )人。”
    “White(颜色bai )人?怎么可能,* na *black(hei )人的身* gao *体重,明显比* na *White(颜色bai )人多,而且身体也强壮!”
    苏凌月不相信的摇摇头。
    “我也觉得* na *black(hei )人的爆发力更好,有可能赢得这场胜利!”
    旁边李玲珑沉* yin *片刻,也开口道。
    “嘿,我才不管谁强壮谁不强壮,天龙说White(颜色bai )人会赢,* na *就肯定会赢!*| lai |**| lai |**| lai |*,我押十万块White(颜色bai )人赢!”
    旁边苏世茂笑呵呵道。
    现在除了观看比赛,还可以根据自己的猜测jin *行↓注buy(中文:gou mai)输赢。
    这就跟跑马差不多,庄家给chu *赔率,一旦压中,可以得到* gao *额回报。
    现在black(hei )人赔率一比一,也就是说,如果最后他获胜,你↓注一百万,能拿到两百万。
    * na *White(颜色bai )人的赔率,则达到了惊人的十比一,也就说,如果他最后赢得比赛,你↓注一百万,可以拿到一千万!
    看*| lai |*庄家也是预计最后black(hei )人会胜chu *。
    事实也是朝着这方面发展。
    强壮的black(hei )人首先展开攻击,他大喝一声,踏着大步朝着White(颜色bai )人chong *过去,强壮的身体,让他每一步踏↓,全台似乎都在dou dong。
    他拳头更是虎虎生风,充满了力量,围观群众毫不怀疑,他的这一拳,能够把墙壁打chu *一个窟窿。
    black(hei )人发动连番jin *攻,一拳接着一拳,不断朝着White(颜色bai )人的身体要害部位发动攻击。
    身体明显比black(hei )人小一号的White(颜色bai )人,马上采取防守策略。
    见black(hei )人*| lai |*攻击,他飞快后退,似乎不敢和对手*ying *碰*ying *,而是凭借灵活的脚步,不住的闪躲。
    两位顶尖black(hei )市拳手之间的斗争,竟然成了一边倒的追杀!
    black(hei )人追,White(颜色bai )人躲,两人就在这狭小的拳台之上,展开一场追逐战。
    “砰!”
    一味闪躲,总归不是办法,再说,White(颜色bai )人的闪躲迅速,* na *black(hei )壮汉也不差。
    别看他身体强壮,但是移动速度同样很快,再连续几次jin *攻未果之后,他却*到了White(颜色bai )人闪躲的一点儿规律。
    一拳击中了White(颜色bai )人的右脸颊。
    这一拳力道十足,White(颜色bai )人几乎是横着飞chu *去的,人在半空中的时候就吐chu *一口鲜血,整个人撞在外面的铁丝网上反弹回*| lai |*,狠狠摔在di 上,又是一口鲜血pen( 口贲)chu *。
    当场直接就爬不起*| lai |*了,躺在di 上大口大口吐血!
    “卧槽,猛啊,这black(hei )人果然厉害,就NM一拳,竟然就把* na *White(颜色bai )人给gan 翻了!”
    “刺激,绝对刺激,这一拳,也就是打中了White(颜色bai )人的脸,要是打在太阳*上,* na *White(颜色bai )人脑袋肯定会像西瓜一样爆开!”
    现场顿时一片刺耳的尖叫声响起。
    所有人都被black(hei )人这石破天开的一拳震惊。
    “嗷!”
    black(hei )人仰天大啸,脸上满是狰狞的得意,举起拳头狠狠捶打着自己的xiong 口,pa 口拍pa 口拍作响。
    说不chu *的得意。
    然后他狞笑着看向全场观众,突然举起右手朝着di 上的White(颜色bai )人比划了一↓。
    “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现场人们完全躁动起*| lai |*,都被这场面弄得hot(英文:hot,中文:re )血沸腾。
    这还不够,他们要更刺激的,他们要让这black(hei )人,直接杀死di 上的White(颜色bai )人!
    听着全场的欢呼,black(hei )人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得意,他转身朝着面前的White(颜色bai )人走去,低头看他一眼,眼神之中满是鄙夷。
    随后他狠狠挥拳,直接朝着White(颜色bai )人的脑袋砸↓!
    “啊!”
    苏凌月吓得一声尖叫,hands(* shuang * shou *)直接捂住了眼睛,不敢看面前的画面。
    black(hei )壮汉拳头砸↓的瞬间,全场呐喊声响彻,恨不得把这屋顶掀翻。
    可是!
    呐喊声却突然戛然而止!
    就像是一只正在叫唤的鸭子,突然被人一↓卡住了脖子,再也不能发chu *半点儿声音。
    “恩?怎么回事儿?”
    感觉到不正常的苏凌月睁开眼,诧异的看向周围。
    却见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傻傻看着台上。
    “他们怎么了?”
    顺着他们的目光,苏凌月也朝着台上看去。
    眼睛同样猛然瞪大,难以置信的看着拳台上。* na *White(颜色bai )人摇摇晃晃站起,冷静的擦了一↓嘴角的鲜血。
    在他身前,black(hei )人已经躺在了di 上,身体朝↓,脑袋缺诡异的看着天flower (hua )板,早已没有了气息!
    “刚才,就在black(hei )壮汉拳头马上就要砸中White(颜色bai )人脑袋的时候,White(颜色bai )人突然睁开眼,准确chu *手,一↓勒住了black(hei )人的脑袋,扭断了他的脖子,就这么简单!”
    陆天龙耸耸肩,道。
    “尔虞我诈,阴险毒辣,这个舞台上,可以无所不用,只为打败对手,就这么简单!”
    见到苏凌月和李玲珑等人目瞪口呆的模样,陆天龙笑道。
    “可是……”
    苏凌月还想说什么,可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接↓*| lai |*是第二场比赛!
    两个身材同样强壮的(jia huo )展开对决。
    整个过程jin *行的很激烈,打到最后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变成了血人,最终一个耐力更强的(jia huo )取得胜利,失败者被他一拳砸中xiong 口,当场命丧拳台。
    十个人,分成五组战斗,半小时之后,就已经全部结束。
    活↓*| lai |*的五个人,将会重新分组,做一对一的比赛。
    五个人,一对一,* na *就肯定会有一个人轮空。
    “各位观众,刚才的比赛好不好看?”
    “好看!”
    “刺激不刺激?”
    “刺激!”
    “过瘾不过瘾?”
    “过瘾!”
    第二轮分组结束后,主持人重新上台,再次开始调动观众的气氛。
    现在的观众席,已经彻底huo *爆起*| lai |*,刚才激烈的比赛,让他们已经彻底的陷入癫狂。
    “* na *接↓*| lai |*,你们还想不想更刺激,更精彩,更过瘾一些?”
    “想!”
    “没问题,最刺激最精彩最过瘾,莫过于亲身参与jin **| lai |*,现在,我们就提供给各位,一个亲自跟咱们拳击手过招的机会!”
    主持人挥舞着手臂,卖力的吆喝道:“剩↓的五个选手,将会两两对战,可还会剩↓一人!咱们不能便宜了他,所以,咱们就从现场随机挑选一位观众,上*| lai |*跟他对战!”
    “啊?”
    全场顿时一片哗然声。
    人家可是职业的black(hei )市拳手,台↓都是普通的观众,别说一对一,就算是上去十个,恐怕也会被人菜刀砍西瓜一样直接咔嚓掉。
    不过众人也马上明White(颜色bai )过*| lai |*。
    说是跟台上拳手对战,其实只是互动的一个环节。
    说White(颜色bai )了,就是上去个人,跟人家随便比划两↓,图一个乐子而已!
    “我去我去,想当年我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今天你们就看我怎么一拳打爆这(jia huo )的脑袋!”
    “你不行,还是让我上,一拳直接把他轰成渣!”
    台↓观众都兴奋的大喊大叫。
    “哈哈!观众们实在是太hot(英文:hot,中文:re )情,我一眼看去,想要上台的人数,最起码几百个!”
    “要是大家都上*| lai |*跟他比划,恐怕到明天早晨也完不了!”
    “这样吧,我们就用探照灯,随便在场中选取一位幸运观众,探照灯照到谁的身上,谁就可以获得上台和拳手一较* gao *↓的机会!”
    主持人提chu *一个想法。
    众人一想也行,纷纷点头同意。
    天flower (hua )板上,探照灯开始旋转,同时后面巨大的液晶屏上,也开始追踪他照耀的人。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shen 长脖子,想看看到底是谁能得到这个机会。
    “陆天龙,要不然你上去试试吧!”苏凌月恶作剧道。
    “我?不去!哪有* na *闲工夫跟他们玩儿,再说,就这小子,还不配让我chu *手!”
    陆天龙抬头朝着拳台上看一眼,笑道。
    台上站着的* na *个轮空的(jia huo ),正是第一轮比赛之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扭断black(hei )壮汉脖子的* na *个White(颜色bai )人。
    他仍然面无表情的站在拳台上。
    可经历了刚才的事情,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对他有任何的小瞧。
    “heng(哼哈二将),就知道chui 口欠牛!有本事儿你倒是上去试试呀!要是你能打败他,* na *我就……”
    苏凌月歪着小脑袋,似乎在想给一个什么样的奖励。
    “* na *你就让我解锁两种姿势怎么样?”陆天龙在旁边* cha *嘴道。
    “去死!”
    苏凌月小脸儿顿时羞Red(* hong *),狠狠瞪他一眼,咬牙切齿道:“没正经的(jia huo ),真希望他们选中你!”
    话音未落,苏凌月却见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这边的方向!
    然后她猛然瞪大了眼睛。
    因为场中* na *巨大无比的显示屏上,映chu *的正是陆天龙* na *张带着邪笑的脸!
    “好吧,恭喜你,梦想成真了!”陆天龙很无语的看着她道。
    4fob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