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作者:黑夜不寂寞

文字大小调整:

    陆天龙这么一弄,倒是把* na *保镖给弄傻了。
    到底是砍,还是不砍?
    要不砍,可就成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娘养的了!
    “陆天龙,你真以为他不敢动你?”
    雷鸣眼中闪过凶光。
    按照他的脾气,现在当真就会让保镖动手,直接把他的手给砍↓*| lai |*。
    可kan陆天龙一脸单纯灿烂的笑容,雷鸣这次却犹豫了。
    他总觉得事情不对劲儿,猜不透陆天龙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我还以为多了不起,张嘴闭嘴就砍人剁人,我把手shen chu **| lai |*都不敢砍,以后就少在我面前装狠!”
    陆天龙收回手,调侃道。
    这一句话可把* na *保镖给气坏了。
    什么叫装狠,老子是真狠好不好?
    要不是雷少没↓令,早上chong *上去在你身上捅上仨窟窿了。
    “你的事儿,我们待会儿再说!”
    雷鸣咬牙,扭头kan向王刚,眼中怒huo *更甚。
    “呵呵,都说雷少嚣张,这不也是欺ruan (车欠)怕*ying *的主儿?有本事儿chong *我*| lai |*,欺负人家王刚gan 什么,前阵子他都被修理很多次了,ting *不容易的!”
    陆天龙在旁边笑呵呵道。
    “MD,给脸不要脸的(jia huo ),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面对陆天龙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雷鸣的怒huo *终于彻底爆发。
    这一晚上悲催的,都Ta Ma要疯了。
    本*| lai |*是想要羞辱苏凌月和陆天龙,结果,被人家翻*| lai |*覆去的羞辱,还全都(bie)着不能发作。
    “我没说你不敢动我呀!”
    陆天龙仍是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耸耸肩道:“不过,要真能动了我,* na *也算你有本事儿!”
    “混蛋!”
    雷鸣的四个保镖实在受不了了。
    跟在雷鸣身边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bie)屈?
    他们很有做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的觉悟,见主人被欺负,张嘴就咬人。
    不等雷鸣吩咐,四个人同时怒喝一声,咬牙切齿就奔着陆天龙chong *了过*| lai |*,* na *拿匕首的(jia huo )还很嚣张的比划着,表情狰狞。
    雷少微微挑眉,却没有制止,冷heng(哼哈二将)着kan着陆天龙。
    这态度也算是默认了,他也想让四个保镖教训一↓陆天龙,让这不知道天* gao *di 厚的(jia huo ),也知道一↓他雷少的厉害。
    四个保镖张牙舞爪的扑了上去。
    然后,一阵砰砰pa 口拍pa 口拍的打斗声响起,几分钟后,包厢内恢复平静。
    “怎么可能!”
    雷鸣瞪大眼睛,傻傻kan着面前的一切。
    陆天龙安然无恙的站在* na *里,满脸无所谓的笑。
    刚才扑上去的* na *四个保镖,横七竖八躺在di 上,连声惨叫都没有,不知道是死是活。
    “kan走眼了,没想到你还是个* gao *手!”
    雷鸣冷静↓*| lai |*,死死盯着陆天龙。
    他也是习武之人,甚至功夫还不错,师从华夏几位武学名家大师,颇有些成就。
    就连华夏著名的武学大师,也曾说过,雷鸣天生就是练武的料子,假以时(曰)ri ,必成大器。
    可刚才保镖围攻陆天龙,不,是陆天龙狂虐四保镖的时候,他竟然都没有kan清楚陆天龙的套路。
    也就是说,他都没kan到陆天龙怎么动手,四个保镖就***pa(足八)↓了。
    “* gao *手不敢说,可就凭你们这样的废物,想欺负我,还差点儿!”
    陆天龙shen 了个懒腰。
    刚才一直在逗雷鸣他们玩儿,现在玩儿的没意思了。
    “雷鸣,你给我听好,我不管你什么豪门世家公子哥,不管你什么英雄会成员,我就一句话!海阳这一亩三分di ,是我的di 盘,是龙,你的盘着,你虎,你得卧着!”
    “另外,要在海阳混,记住两不动!一,漂亮的女人不能动,因为都是我的!二,我的兄di 们不能动!因为都是跟我混的!”
    “要是有意见,* na *就(bie)着!(bie)不住,不服气,咱就gan ,我gan 到你服气为止!”
    陆天龙眯着眼,刚才慵懒气息dang 然无存,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机从他眼中爆she 而chu *,站在对面的雷鸣,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行啦,跟你们这群废物chui 口欠牛*也没啥意思,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
    说完这些,陆天龙重新恢复嬉皮笑脸的模样。
    “对了王刚,刚才荣少好像问候你母亲了是吧?咱都要走了,chu *于礼貌,你是不是应该也问候一↓?”
    走到门口时候,陆天龙突然转身道。
    王刚一愣,然后眼睛一亮,转过身kan向荣和,咧嘴一笑,道:“荣少,替我问候你……”
    荣和一张脸顿时涨的通Red(* hong *)。
    突然噗一声,pen( 口贲)chu *一口鲜血,脸色变得如纸般苍White(颜色bai ),整个人直接萎靡↓去。
    “你妹,你以为你是女人,pen( 口贲)这么一大口血,不心疼呀!”
    陆天龙嘴里啧啧赞叹着,转身带着王刚扬长而去。
    “混蛋,混蛋!”
    kan着陆天龙消失在门口,反应过*| lai |*的雷鸣怒不可赦,忍不住怒吼一声,直接掀翻了面前的茶几。
    放眼kankan,带*| lai |*的* na *些人,伤的伤,晕的晕,吐血的吐血,除了他,哪还有一个能站着的?
    “陆天龙这个混蛋,我一定要让他知道我雷鸣的手段!”
    雷鸣咬牙切齿道。
    “你好!”
    雷鸣话音未落,包厢敞开的门口,serivce(中文:fu wu)员一脸恭敬的chu *现。
    “刚才你损坏了我们酒吧的东西,按照规定,您要按照双倍价钱赔偿!”
    “赔偿?我赔偿NM,老子把你这酒吧buy(中文:gou mai)↓*| lai |*!”
    雷鸣疯了,连一个小serivce(中文:fu wu)员,都敢跑他面前*| lai |*要钱?
    “先生,你可能很有钱,可是不好意思,不管你多有钱,这酒吧你恐怕都buy(中文:gou mai)不到!”serivce(中文:fu wu)员不卑不亢道。
    “buy(中文:gou mai)不到?老子就不信,这海阳还有我buy(中文:gou mai)不到的di 方!”雷鸣死死盯着他道。
    serivce(中文:fu wu)员笑了笑,道:“如果您这么说,就只能去跟我们老板自己谈了!”
    “你们老板在哪?”雷鸣咬牙道。
    他已经想好了,要马上把这酒吧buy(中文:gou mai)↓*| lai |*,不为了赚钱,buy(中文:gou mai)*| lai |*就砸掉,就为chu *心头这口恶气!
    “我们老板是吧?”
    serivce(中文:fu wu)员向着外面一指,道:“我们老板这不是刚chu *去?”
    “陆天龙?”
    雷鸣一↓瞪yuan *了眼睛,突然也有了吐血的chong *动。
    这脸打的,可是pa 口拍pa 口拍响。
    一楼大厅,人声鼎沸,场面到了最hot(英文:hot,中文:re )烈的时候。
    苏凌月和周冰冰两人在大厅随便找了张桌子,百般无聊的喝着饮料。
    “你说陆天龙会不会chu *事儿?* na *雷鸣不比荣和,不好对付!”
    苏凌月有些担忧道。
    “heng(哼哈二将)!陆天龙是属小强的,生命力强悍的不得了,他会不会chu *事儿不知道,反正* na *雷鸣估计得(bie)屈一阵儿!”
    周冰冰小口喝着饮料,冷heng(哼哈二将)道。
    “也是,就他* na *德行,一般人想占他便宜还真ting *难,想想刚才荣和被他气的* na *模样,都快吐血了。”
    苏凌月心情大好,抿着小嘴儿笑道。
    “恶人自有恶人磨!真不知谁能降服这头妖孽!”周冰冰深感无奈叹口气道。
    “想要降服我?你就行呀!”
    陆天龙不知道从哪里冒chu **| lai |*,后面还跟着扬眉吐气的王刚。
    两妞儿被吓了一跳。
    “陆天龙,你怎么↓*| lai |*了?雷鸣呢?”苏凌月四↓kan了kan,没见到雷鸣等人。
    “他呀,估计在* shang * mian *掀桌子呢!”陆天龙笑道。
    “掀桌子?”苏凌月和周冰冰都是一脸不解。
    “是呀!刚才他要让保镖打我,我就往* na *一站,说了声谁要敢动老子,老子就找上百八十个兄di 们*| lai |*砍死你,结果,* na *雷鸣就吓得敢动!”
    陆天龙很牛气的一ting *xiong 道。
    “找上百八十个兄di 砍死他?”
    苏凌月和周冰冰齐刷刷翻了个White(颜色bai )眼。
    “怎么?你们还不信?不信问小刚,小刚可是全kan到了!”
    陆天龙很生气道。
    “没错没错!刚才确实就是这样的!”
    旁边的王刚使劲儿点头,道:“刚才陆爷往* na *一站,你们是没kan到,雷鸣都快吓傻了,* na *荣和更惨,直接吐血三升!”
    “吐血三升?扯淡也不带你这么扯的,忒夸张了吧!”
    陆天龙狠狠瞪了他一眼,训斥道:“最多两升半!”
    “是是是,两升半,就是两升半!”王刚变身磕头虫,赶jin 附和道。
    “你们真是无耻的没有底线!行了凌月,没事儿咱们就走吧!”
    周冰冰实在是kan不↓去了,这俩(jia huo )一唱一和,以为吐血就跟撒尿一样简单?
    还吐血三升,三你妹啊!
    苏凌月也没什么意见,想想刚才雷鸣的态度,也没有再谈↓去的必要,便站起身跟着周冰冰一起往外走。
    陆天龙却站在原di 没走,目光在大厅四处扫过,最后停留在了大厅中央的舞台上。
    “恩?你在gan 什么?”
    已经走chu *去几步的苏凌月停↓脚步,一脸不解的kan着他。
    “你还记不记得这个di 方?”
    陆天龙一副怀念的模样,叹口气道:“我第一天给你当司机,在和张楚会谈之后,咱们就*| lai |*到这个so酒吧。”
    “当时咱们俩就坐在* na *里喝酒,你一杯,我一杯,我一杯,你一杯,最后喝的叮咛大醉!”
    “再然后,咱们就去了你家,在你家的大chuang shang ,解锁了第一种姿势……”
    “陆天龙!!!”
    苏凌月一声尖叫响彻整个大厅。
    酒吧一个阴暗角落。
    一男一女两人完全隐藏在black(hei )暗之中,面前桌子上随意摆放着几瓶啤酒。
    他们body(* quan | shen *)气息收敛,仿佛已经和周围的black(hei )暗融为一体。
    “这次我们的任务,就是他!”
    男人微微抬头,双眼如鹰般犀利,jin jin 盯着正在被苏凌月提着酒瓶满大厅追杀的陆天龙。
    4f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