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作者:夜北

文字大小调整:
  玉液琼浆,对于常人*| lai |*说,是可遇不可求的极品美酒,就连皇室,也只有墨浅渊和当今圣上有资格享用,墨泫斐都能gan 看着。
  可是这酒,对于墨浅渊而言,却是缅怀他母亲的媒介。
  君无邪说要拿这酒入药,当真让墨浅渊吃了一惊。
  “这可以入药?”墨浅渊问道,他倒不是舍不得酒,他并非贪杯之人,每(曰)ri 小酌不过是为了怀念母后。
  如今,知道有人在这酒中动了手脚,他未免打草惊snake(she 虫它),即便不毁掉这些酒,也绝对不会再入口。
  “可以。”君无邪面不Red(* hong *)气不喘的开口。
  “我并非不愿给,只是这酒若都给了你,他们不知又要换成什么*| lai |*毒害我。”一想到刚才喝酒后的“惨烈”反应,墨浅渊就觉得(bie)气的很,他在如何放dang 不羁,也没做过这么chu *格的事情,居然pen( 口贲)了一桌子,想想自己都觉得恶心。
  君无邪眯了眯眼睛,玉液琼浆不是寻常酒,若是她全拿走,指不定要惊动帝位上的* na *位,可是这东西对她而言太重要了,能够培育莲子的,除了天泉之shui *,就只有这玉液琼浆,若是没了这酒,她猴年马月才能开始修炼灵力?
  “(曰)ri 后我每次*| lai |*,你都要为我准备小坛,带走。”君无邪想了想,决定还是低调行事,反正酒在墨浅渊这里,旁人也拿不走,就当是存银行了。
  “呃……可是他们要是在酒里↓毒的话……”墨浅渊神色一jin ,放了毒的玉液琼浆还能入药吗?
  “没必要。”君无邪道。
  墨浅渊想了想也就明White(颜色bai )了,* na *人想害他,又要顾全颜面,自然不会让这事传chu *去,即便他赠与君无邪一些酒,* na *人也不会节外生枝的在君无邪的酒shui *里↓毒。
  “行,我这就叫人准备。”墨浅渊果断的应↓,说*| lai |*当真可笑,他在自己的宫里被人↓毒,自己却不自知,这偌大的临渊殿,根本就是禁锢监视他的牢笼,* na *些看似低眉顺眼的宫人,都是* na *人的帮凶。
  若是有朝一(曰)ri ,让他翻身,他定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找到了↓毒的*| lai |*源,墨浅渊总算安心了,君无邪给墨浅渊留了些调理身体的药。
  墨浅渊中毒许久,想要彻底恢复,还需要不短的时间,君无邪为墨浅渊预留了一颗莲子,待他身体调养好了之后再用,对于可用之人,君无邪相当的大方。
  墨浅渊接受了君无邪给予的一切,聪明如他,自然知道,君无邪之所以不遗余力的救他,自然是能够掐得住他的脉门,就像她说的,她能让他活,亦能让他死。
  交代完一切,君无邪从临渊殿告辞,墨浅渊亲自拎着一小坛玉液琼浆,送君无邪chu *了临渊殿的大门,直到君无邪坐上马车,马车的影子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墨浅渊也没有立刻离去,而是在宫门前站了许久。
  他抬头看着蔚蓝色的天空,眼底溢满了笑意。
  母后,我找到了一个不得了的盟友!
  一群宫人躲在临渊殿内,看着嘴角上扬的墨浅渊,一个个内心无比复杂。
  看他们主子的情况,难不成真看上* na *女土匪了?!
  殿↓!你可要冷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