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作者:夜北

文字大小调整:
  她就* na *样静静的坐着,双眸低垂,眼眸中没有任何一人的影子,仿若这大殿之中的喧哗都与她无关,她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清丽、chu *尘、孤傲……
  这本该是为White(颜色bai )云仙量身定做的词语,如今却让人们觉得,更适合用在君无邪的身上。
  洗去焦躁的君无邪,美的让人惊艳,* na *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清,更胜White(颜色bai )云仙一筹,且是* na *样的自然,让人不敢靠近,叨扰了她的清净,只敢远远的看着她。
  *着良心说,安静↓*| lai |*的君无邪,不论是气质还是mei (鬼末)力,都上升了十几个档次。
  君无邪一直以*| lai |*的低调,让人们几乎忽略了她,可是当人们注意到她之后,却已经被她的变化所xi 口及引。
  看看君无邪,再看看White(颜色bai )云仙……
  White(颜色bai )云仙,似乎也不像他们影像中* na *么清丽动人了。
  论,真* gao *冷女神,White(颜色bai )云仙分分钟就能被君无邪甩chu *几条街。
  “浅渊你醉了。”皇帝皱着眉头,不明White(颜色bai )平(曰)ri 里不多话的太子,今(曰)ri 怎会突然为君无邪chu *头,他分明记得,墨浅渊和君无邪这只是第二次见面,并且第一次相见时,墨浅渊对君无邪并没什么好印象。
  “是啊,我醉了。儿臣不胜酒力,让父皇见笑了,请容许儿臣先去休息。”墨浅渊扯了扯嘴角,露chu *了一个再** fu **养不过的笑容。
  “去吧。”皇帝沉声道。
  墨浅渊不再迟疑,立刻起身离去,他抬手挥开了想要前*| lai |*扶他的宫人,恶声道:“我还走的动,谁也别*| lai |*烦我。”
  太子拂袖而去的做法,又让众人生chu *了不满。
  君无邪看着墨浅渊离去的背影,在众人举杯详谈的当儿,凑到君卿身边低声道:“小叔,我想chu *去走走。”
  君卿微微一愣,以为君无邪是因为墨泫斐和White(颜色bai )云仙之间的恩爱刺伤了心,他轻叹了一声道:“* na *便去走走吧,别离开临渊殿,早些回*| lai |*。”
  “嗯。”
  “无邪。”
  “嗯?”
  “墨泫斐* na *种人,配不上你,你莫要再为这种人伤心。”
  “……”君无邪踏chu *去的脚*ying *生生的僵住。
  小叔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她为* na *个人渣伤心了?
  明月* gao *悬,临渊殿的后flower (hua )园中,墨浅渊拎着酒壶坐在凉亭的石桌前,嘴角挂着苦笑,拿着酒壶一口一口的往嗓子里灌。
  “你若是想早点死,不妨多喝一点。”有些稚嫩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打破了院内的寂静。
  墨浅渊诧异的循声看去,在月光↓,穿着一声鹅黄色裙衫的小女孩,正抱着一只black(hei )猫站在flower (hua )丛间,淡淡的月光洒落在她身上,将她精致的五官映衬的不有些不真切。
  “君无邪?”墨浅渊勾起唇角,醉醺醺的看着君无邪。
  “我倒是谁,你的胆子当真是越*| lai |*越大了,居然敢咒当今太子早死?”
  君无邪走向凉亭,淡淡的酒香缭绕在墨浅渊的身上,她脚步微微一顿,最终没有走入凉亭。
  “我不说,你也会死,再者……你这太子,还能当得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