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作者:夜北

文字大小调整:
  君无邪微微一愣,皱眉看去。
  一个修长的身影,正慵懒的侧躺在后堂的软榻上,长* tui *随意交叠,单手支着脑袋,宛若绸缎般的black(hei )发,垂落在脸侧,最要命的是* na *张薄唇勾勒chu *的邪肆笑容。
  * na *画面,活tuo *tuo *一妖孽。
  几(曰)ri 没见君无药,君无邪几乎都要忘了这么一号人物,没想到今(曰)ri 居然会突然chu *现在这里。
  伴随着这个身影的chu *现,君无邪隐约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血腥味,在药材的掩盖↓,* na *味道很淡,却刺激着她的鼻腔。
  君无药看着君无邪皱眉盯着他,又看到她有些嫌弃的用手捂着闭口,俊美妖异的笑脸,chu *现了一丝崩裂。
  “↓次没有把* na *味道消除之前,不准jin *药房。”君无邪皱着眉头警告道,她不在乎君无药到底是什么*| lai |*历,只要他不去招惹麟王府的人和她,他* gao *兴做什么都可以。
  君无药缓缓起身,颇为苦恼的看着嫌弃他的君无邪。
  味道已经淡的几乎消散,又是在这堆满了药材的房间里,她的鼻子到底是有多敏锐,居然还能够闻得到?
  “你当真这么讨厌这味道?”君无药低声的笑道。
  “是。”君无邪看着君无药缓缓走*| lai |*,她↓意识的后退了几步,非治疗时间,* na *股味道只会让她想吐。
  “真是…抱歉啊…”君无药看着一再躲避他的君无邪,嘴角勾起了一抹恶劣的笑容,* gao *大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di ,还未等君无邪有所反应,她就已经被一双有力的臂膀强*ying *的圈了起*| lai |*。
  精致的小脸被强行摁在宽阔的xiong 膛,扑鼻而*| lai |*的血腥味,浓烈了好几倍!
  君无邪瞬间就炸mao *了!
  “放开!”
  “乖,↓次一定不会再让你闻到这种味道了。”君无药非但没有松开手,反而将怀中小小的身子越抱越jin 。
  * na *样的jiao (女乔)小,* na *样的* rou *软,本就该像一个无害的小动物一样躲在安全之处,可是这小(jia huo )偏偏长了一对锋利的獠牙,看到危险直接就咬上一口。
  被某个丧心病狂的恶魔,抱在怀里蹭了又蹭,君无邪刚刚换好的衣服,又染上了一层血腥味,在某混蛋终于放手之后,君无邪立刻chong *chu *药方,马不停蹄的敢去沐浴更衣!
  被主人遗弃在药房里的black(hei )猫,只能和君无药大眼瞪小眼,眼看着君无药目送着君无邪离去的背影,发chu *了舒心的笑声后,black(hei )猫浑身上↓打了个激灵,越发觉得这男人的危险,快速的跟上主人的脚步,逃离了药房。
  主人,这里有变态,不要丢↓我!!
  君卿中昏睡中醒*| lai |*的时候,便看到老父一脸揪心的坐在床边。
  “父亲?”君卿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是浑身上↓的骨头却像是被人打断重新连起*| lai |*一样,疼的让他无法动弹。
  “快躺好!不要乱动!”君冼忙道。
  “我这是怎么了?”全身都想散了架,酸疼的让他无力,可是这难受之↓,却又让他感觉到了一丝轻松。
  “你这是要吓死你爹我啊。”
  “……”君卿有点无奈。君无邪微微一愣,皱眉看去。
  一个修长的身影,正慵懒的侧躺在后堂的软榻上,长* tui *随意交叠,单手支着脑袋,宛若绸缎般的black(hei )发,垂落在脸侧,最要命的是* na *张薄唇勾勒chu *的邪肆笑容。
  * na *画面,活tuo *tuo *一妖孽。
  几(曰)ri 没见君无药,君无邪几乎都要忘了这么一号人物,没想到今(曰)ri 居然会突然chu *现在这里。
  伴随着这个身影的chu *现,君无邪隐约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血腥味,在药材的掩盖↓,* na *味道很淡,却刺激着她的鼻腔。
  君无药看着君无邪皱眉盯着他,又看到她有些嫌弃的用手捂着闭口,俊美妖异的笑脸,chu *现了一丝崩裂。
  “↓次没有把* na *味道消除之前,不准jin *药房。”君无邪皱着眉头警告道,她不在乎君无药到底是什么*| lai |*历,只要他不去招惹麟王府的人和她,他* gao *兴做什么都可以。
  君无药缓缓起身,颇为苦恼的看着嫌弃他的君无邪。
  味道已经淡的几乎消散,又是在这堆满了药材的房间里,她的鼻子到底是有多敏锐,居然还能够闻得到?
  “你当真这么讨厌这味道?”君无药低声的笑道。
  “是。”君无邪看着君无药缓缓走*| lai |*,她↓意识的后退了几步,非治疗时间,* na *股味道只会让她想吐。
  “真是…抱歉啊…”君无药看着一再躲避他的君无邪,嘴角勾起了一抹恶劣的笑容,* gao *大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di ,还未等君无邪有所反应,她就已经被一双有力的臂膀强*ying *的圈了起*| lai |*。
  精致的小脸被强行摁在宽阔的xiong 膛,扑鼻而*| lai |*的血腥味,浓烈了好几倍!
  君无邪瞬间就炸mao *了!
  “放开!”
  “乖,↓次一定不会再让你闻到这种味道了。”君无药非但没有松开手,反而将怀中小小的身子越抱越jin 。
  * na *样的jiao (女乔)小,* na *样的* rou *软,本就该像一个无害的小动物一样躲在安全之处,可是这小(jia huo )偏偏长了一对锋利的獠牙,看到危险直接就咬上一口。
  被某个丧心病狂的恶魔,抱在怀里蹭了又蹭,君无邪刚刚换好的衣服,又染上了一层血腥味,在某混蛋终于放手之后,君无邪立刻chong *chu *药方,马不停蹄的敢去沐浴更衣!
  被主人遗弃在药房里的black(hei )猫,只能和君无药大眼瞪小眼,眼看着君无药目送着君无邪离去的背影,发chu *了舒心的笑声后,black(hei )猫浑身上↓打了个激灵,越发觉得这男人的危险,快速的跟上主人的脚步,逃离了药房。
  主人,这里有变态,不要丢↓我!!
  君卿中昏睡中醒*| lai |*的时候,便看到老父一脸揪心的坐在床边。
  “父亲?”君卿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是浑身上↓的骨头却像是被人打断重新连起*| lai |*一样,疼的让他无法动弹。
  “快躺好!不要乱动!”君冼忙道。
  “我这是怎么了?”全身都想散了架,酸疼的让他无力,可是这难受之↓,却又让他感觉到了一丝轻松。
  “你这是要吓死你爹我啊。”
  “……”君卿有点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