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作者:夜北

文字大小调整:
  正是* na *black(hei )衣人将她打伤,推入万丈深渊。若不是山崖↓的* na *些树木遮挡,这具壳子,只怕早就已经粉身碎骨。
  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君无邪的脑子里快速的思索着现在的处境,不论* na *black(hei )衣人是不是二皇子,这件事情都和二皇子tuo *不了gan 系。
  君冼曾经协助帝君开疆扩土,麟王手↓的瑞麟军是戚国第一精锐部队,直属麟王一脉,是一支让诸国畏惧的狂战部队,即便是当今圣上,也要礼让君冼三分。现如今圣上虽对麟王府格外厚爱,但是君冼的两个儿子,一死一残,再无领军可能,孙女君无邪骄横傲慢,又无戒灵支撑,一旦君冼百年之后,麟王府只怕会沦落到狡兔死走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烹的境di 。
  可以说,如今的麟王府只是一只纸老虎,唯一能够镇场子的,就只有君冼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
  君冼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近一年,大病不断,眼看着要不久于人世,皇家的动作也就越发的肆无忌惮了。
  君无邪的遭遇,很可能就是皇家想要对付麟王府的征兆。
  ‘明显是二皇子看麟王府即将倾倒,才敢对君无邪这女土匪↓black(hei )手。’black(hei )猫小声的嘀咕道,本以为自家主人重生到了一个好人家,可是没想到这繁华只是过眼云烟,随时随di 都有被害的危险。
  君无邪微微挑眉。
  灵魂中的小black(hei )猫立刻把脑袋埋在一对mao *rong *rong *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爪中。
  它错了,它不该忘记,它家主人现在就叫——君无邪。
  见孙女一直没有开口,许是吓到了,君冼也不在念叨,他满怀关爱的看着君无邪道:“罢了,人回*| lai |*就好,你好好休息,若是有事,便喊你哥哥。”
  哥哥?
  君无邪在这具身体的记忆中并没有找到任何一个关于“哥哥”的人,麟王府人丁单薄,君冼一共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是君无邪的父亲,君无邪的母亲因生她难产而死,她的父亲则死于战场之上,除了君冼,君无邪还有一个小叔,而她的小叔也在她父亲战死的* na *场战役中受了伤,双* tui *失去了行动能力。
  除此之外,君无邪并没有找到任何一个关于“哥哥”这两个字的记忆。
  “无药,你且jin **| lai |*照顾你mei mei,我要chu *去一趟。”君冼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对着门外唤了一声。
  jin 闭的房门随之被推开,一袭* gao *大的身影chu *现在了门前。
  君无邪在看到“哥哥”模样的瞬间,愣住了。
  俊美绝伦的脸庞宛若上天最完美的作品,* na *双邪mei (鬼末)入骨的双眸,如同镶嵌了black(hei )钻迷人。
  “是。”邪mei (鬼末)的男子微微一笑。
  君冼满意的点了点头,再三叮嘱君无邪好生休息之后,这才离去。
  房间里,就只剩↓君无邪和君无药两人。
  ↓一刻,一道black(hei )影从君无邪的身上闪过,black(hei )色的猫儿戒备的站在床前,微微张开的小嘴里露chu *了锋利的利齿。
  君无药看着满身戒备的black(hei )猫,不jin 不慢的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修长的双* tui *交叠,好整以暇的看着躺在chuang shang ,面无表情的君无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