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  中*倒di 之后两人脸上倒没有多少痛苦之色,只是有些意外,这点两人也很统一。
  这是很相像的两个人,以至于他们做chu *的决定、行为、思想几乎都是同步的。
  年轻人一*打在xiong 口正中,刘汉生中*部位时在腹部都是致命伤,或许送去医院急救还有活的可能,但此时此di 他们根本没有生还可能,但一时半会两人也死不了。
  刘汉生躺在di ↓呵呵笑道:“真是没想到就这么死在你小子手里了。”
  年轻人则露chu *凄惨的苦笑道:“你就非要独吞这批货吗?”
  刘海生道:“早知现在的结局我也许不会这么做,可现在说后悔的话还有用吗?”
  年轻人艰难di 叹了口气嘴角已经有血开始渗chu *,他道:“咱们俩其实不应该自相残杀,两人分这批宝藏已经很有赚头,可惜啊你想不开。”
  刘汉生道:“我从chu *航的第一天就没想过要与你们这些人共享宝藏,所以从* na *天起你们就已经是死定了,只是没想到最终把我自己也给搭jin *去了。”
  这时我也不在躲藏从树丛后走了chu **| lai |*,刘汉生kan到我表情极其惊讶道:“你居然在这个di 方?”
  我道:“是啊,而且我亲眼kan着你们互相残杀一个个的走向di 狱。”
  刘汉生此时的神情已经显得有些恍惚,他声音* gao *低不定的道:“这就是人* xing *?没有人愿意kan这些baby(bao bei )落在别人手里,大家都想得到这些东西。”
  我道:“当然没错,但为了钱不择手段,甚至草菅人命,这样的钱就算拿在手里你能安心吗?”
  他呼呼喘着粗气道:“你不用指责我,说到底咱们都是一瓢货,如果不是为了钱你上这个岛*| lai |*gan 什么?”
  我愤怒道:“我是为了钱,但我从*| lai |*没有想过要为钱害人,想赚钱没错凭本事得意外之财也没有错,错就错在你只把自己当人,别人眼里在你都是畜生。其实你才是* na *个真正的畜生。”
  我越说越恼huo *两步chong *到他面前狠狠一脚踢在他脸上,趁他还没死时向他表达我内心的愤怒。
  这一脚不但踢碎了他嘴里的牙,也把他的鼻子踢的歪向一边,鲜血瞬间布满他的脸。
  此时年轻人已经死亡,刘汉生也是奄奄一息,他居然露chu *一丝笑容没有丝毫悔改之意。
  像这样的人即便走到这一步他也不会觉得自己有错,他不会忏悔,即便坠入di 狱对他而言也只是“奋斗路上的一个结束”,他不会想到是由于自己的心狠手辣造成的这一切,为了钱而泯灭人* xing *刘汉生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但却是我亲身经历kan得最为真实的一个。
  即便已经死亡他脸上笑容还是没有消失,这样的人是无药可救的,在他心目中一切都可以为了钱而牺牲,所以指责他毫无意义,好在最终他还是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否则让他太太平平的拿到这些宝藏潜逃阿根廷,从此以后过上富足幸福的生活,* na *才是老天不长眼。
  然而我注定也是这件事里的一个悲剧* xing *人物,所有与这件事产生瓜葛的人最终全部死亡,只剩↓我一个,虽然回去不是问题,飞豹号上的联络设备足可以让我与别的船只建立联系,但我的人生注定也是一场悲剧,回去后如何与死者家属交代?这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想到这儿我心里烦躁不已在这岛上足足躺了两天,这两天中只有肚子特别饿的时候才会吃点shui *果,否则就是一动不动在海岛上躺着,而这一过程中我既没有见到鬼蟒也没有见到巨人,整座岛静悄悄的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我不免产生了怀疑,难道之前自己所见的* na *一场战斗只是一场幻觉?
  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了一些(曰)ri 子后感觉精神状态稍微好了一些,于是我打算返回内陆。
  临走之前我突然想到了* na *包宝石,这些宝石带回去足够让我以后的生活过上富足安逸的(曰)ri 子,我不需要再奋斗也可以活得很好,*| lai |*之前每当我想到这点就会觉得兴奋不已,可是现在在想到这个念头却反而让我有一种无di 自容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奇怪的感觉,但我心里没有丝毫开心,尤其是想到楚森我恨不能用一座海岛的金银财宝去换他复活,但我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了。
  思*| lai |*想去我觉得还是应该把这些baby(bao bei )带着否则暴殄天物,于是我将衣服四角打成结背着包裹chu *了山hole(dong ),他们*| lai |*时乘坐的皮艇就在岸边,我上去之后最后kan了snake(she 虫它)岛一眼发动引擎朝停在深shui *区的飞豹号驶去。
  此时正是一天中的早上,只见金黄色的太阳从海平面升起,波涛在阳光的反she ↓闪烁着无数道的金光,一道一道的波纹就像是无数条金色的蟒snake(she 虫它)。
  我暗中叹了一口气这真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只可惜对于我*| lai |*说只怕是再也感觉不到其中的美妙,因为当人的心情变得灰暗时所有一切色彩也就只剩↓这两种颜色。
  chong *锋艇停在了飞豹号边上,我通过悬梯爬了上去,走到通往二层被封死的入口处,透过铁栅栏之间我kan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na *是* gao *林。
  只不过现在的* gao *林虽然五官依然能辨认chu **| lai |*,但整个人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只见他的皮肤呈暗青色,就像是中了剧毒,眼睛没了瞳仁只有White(颜色bai )茫茫的一片,**也变得乌black(hei )。
  此时的他只是一具能移动的死尸,只见他正望着我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kan到他这副状态我是万念俱灰,心里升起一阵莫大的悲伤,忽然间我完全没有了活↓去的勇气,既然大家是一起*| lai |*的无论有怎样的结局也应该是所有人一起承担,他们成这个样子而我却没事人样的坐在这,与其厚着脸皮回去,在众人斥责的目光中生活一辈子,还不如死在这里gan 脆。
  想到这儿我找到电锯据开了封堵入口的铁条,只不过现在是White(颜色bai )天,* gao *林他们不会乱动更不会走到有阳光的区域,于是我安安静静的躺在甲板* shang * mian *对着太阳等着夜晚与死神一起降临。
  真到这份上人反而变得坦然,心思也平静了↓*| lai |*,所以当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洋洋的太阳照she 在我body(* shen | ti *)之后,人只觉得越*| lai |*越舒坦,我居然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朦朦胧胧中我听到了于开的声音道:“小震醒醒。”
  我想肯定是在梦中,于是道:“大哥真没想到咱们还能见面。”
  于开道:“是啊真是恍若隔世一般。”
  随后我又听到* gao *林道:“于哥林汉生他们呢?难道都被你给宰了?”
  我心说这个梦做的真是特别真实,连人的语气都能唯妙唯俏的模仿chu **| lai |*,于是我笑道:“是啊,但不是我杀的,而是他们自相残杀。”
  说到这儿我恍然大悟,自己一定是已经死了,我们是在di 狱里重逢了,kan*| lai |*老天爷对我还是不薄的,让我死的毫无痛感。
  想到这儿我睁开了眼睛只见满天繁星而我身边站着一圈人,不光是于开他们还有我的丈母娘。
  我坐起身道:“阴间的景象原*| lai |*和人间是一样的。”
  听了这句话他们都笑了,岛主道:“谁告诉你说这里是阴间?这就是在飞豹号上,你别多想了,咱们都活着呢。”
  听她这么说我半天都没反应过*| lai |*,足足过了很长时间才试探着问道:“你们都没有死,咱们都是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