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  “要我说还是女儿呢?”林芊芊↓意识的hands(*yong * shou *)**肚皮道。
  “我就是随口一说,儿子女儿都一样,只要健康就好。”
  话虽然这么说但龙华村确实是一个重男轻女的di 方,这一点从分房子上就能kanchu *,如果生的是个儿子会立马分一套小别墅,如果是女儿,* na *原*| lai |*住哪还是住哪儿,当然龙华村重男轻女并不完全是考虑到传宗接代,而是因为土工这行女人是没法做的,因为一旦遇到杀女flower (hua )女的就会没命,而土工只能由家族人传承,所以男孩对于这一行而言是非常重要的资源。
  林芊芊当然也明White(颜色bai )所以她*着肚皮幽幽道:“虽然我是个女儿,但我还是希望能给你生个儿子。”
  “你现在就别想太多了,把body(* shen | ti *)调养好才是你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至于儿子也好女儿也罢就交给老天爷了,这本*| lai |*就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无论是男是女都是极其美好的结果。”
  说罢我背着包chu *了房间,爸妈在睡觉并不知道我回*| lai |*后不久就再度离开了龙华村,这次我也没有带楚森他们,毕竟一场活做↓*| lai |*大家都辛苦,他们也应该放个假,尤其是楚森还有女朋友要陪。
  开着车子我离开了龙华村,上了black(hei )漆漆空无一人的国道,其实这件事我也没什么头绪,也不知道究竟应该去找谁,只是↓意识的开车往上海方向驶去。
  一直等我到了上海才想起*| lai |*这座城市根本是毫无*| lai |*由的,因为林芊芊的母亲肯定不在上海否则的话也不会整个人突然就失踪了。
  既然如此,我跑上海*| lai |*gan 嘛呢?
  坐在车子里等了很长时间,我突然意识到既然*| lai |*都*| lai |*了也没必要lang费时间,还是应该找关系问问这件事,万一老丈母娘,要真在上海呢。
  我本*| lai |*是想联系吴老怪的,可是转念一想我还是拨通了赵传成的手机,我还是想和这个人正面交锋一次,借着这件事探探他的底,kan他到底在玩什么flower (hua )样。
  虽然是半夜三更但赵传成的手机还是开着,接到我的电话后他特别客气连声问好之后道:“半夜三更的找我肯定是有比较重要的事情吧?”
  “没错,我找你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想麻烦你帮我找个人。”
  “找人可是我的强项,你说吧要找谁?”
  离开龙华村时林芊芊把老丈母娘的个人特征,信息包括相片都交给了我,于是我对赵传成道:“你现在方便见我吗?这件事必须当面说。”
  “当然方便了,对于先生我是24小时全天候接待的。”他笑呵呵的道。
  从他说话的语气我大致的感觉赵传成并不觉得亏心,要么是他装的太像,要么是他心理素质太好,这个老狐狸比我想象的要难对付。
  我也没有*bao & lu*自己的情绪,淡淡di 一笑道:“赵老板这么给面子,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于先生可千万不要和我客气,您是世外* gao *人我打心底里佩服,不像我们这些人就算赚了点钱但从根子上*| lai |*说,无非就是个流氓而已。”
  我俩客气了几句之后就约定好了见面的di 点,是市中心一处茶馆,* na *个di 方专门卖羊眼珠,早上四五点钟就开门迎客,很多起早锻炼的老头会在* na *儿点杯茶,要两个羊眼珠,一边吃早饭一边聊天,生意确实很好。
  我到的时候赵传成已经到了,他点了一个靠里的座位要了两笼huo *烧一壶茶,早饭在聊天一起解决了。
  等我坐↓后他替我倒了一杯茶道:“于先生半夜三更的找我,这事儿可是小不了啊?”
  我喝了一口茶道:“赵老板说的没错,要真是小事我也找不到你身上,既然*| lai |*找你肯定就是一件麻烦事儿。”
  他小眼微微一眯闪烁的眼光似乎有些阴晴不定,思索片刻后他道:“什么事儿能让于先生觉得麻烦,我还真要听听。”
  “赵老板可不能光是听听,我既然找到你就是求援*| lai |*的,还希望赵老板能在这件事上给我支持。”
  “这个你绝对放心,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会尽全力帮你☆ɡao 扌高☆定。”他倒也没今口 han 糊,shuang XX大XX快的道。
  于是我从口袋里掏chu *了老丈母娘的照片和整理chu *的信息放在他的面前道:“这件事说起*| lai |*我也ting *无奈,我丈母娘人在上海给弄丢了。”
  其实我和丈母娘见面的di 点并不在上海,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第六感让我觉得她人现在应该就在上海,当然我的第六感很可能不准确,但我所能动员的关系无非也就是赵传成、吴老怪这些人,所以我只能把上海做为最主要的搜索di 。
  赵传成拿起照片和资料仔细的kan了一会儿问我道:“你的丈母娘kan年纪应该不是老年痴呆走丢了吧?”
  “肯定不是老年痴呆,而且我的这位丈母娘还特别的厉害,所以她为什么突然间失去了联系我也觉得很奇怪,赵老板老板如果有关系的话帮忙问问我丈母娘的信息,kan是否能找到人,我也不是装糊涂的人,如果,能找到她老人家我算欠你一个大人情,将*| lai |*有机会一定还你。”
  “我们都是朋友就不用说这些见外话,你放心我一定调动所有我能调动的资源找人,别认为我不敢chu *去,如果你丈母娘现在就在上海,我肯定能把人给你找到。”
  “好,有赵老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两天我人就在上海,如果有消息你第一时间告诉我。”
  谈完了正事我们就开始吃早点,之后我假装漫不经心的随口问了一句道:“在我家放huo ** na *个人你后*| lai |*是怎么处理的?”
  “这我还真不知道,我把人交给副手了是他善后道,我估计杀人的可能* xing *不大,毕竟也没到这份上,这人可能已经离开上海了吧。”
  我心中暗骂赵传成是个老狐狸,这个人不在上海* na *就是死无对证,我估计人十有**已经被赵传成杀人灭口了,否则这个人是绝对不会离开上海,他肯定会去找吴老怪的。
  于是我用假装闲聊的口吻道:“赵老板这些天我在龙华村听到了一些谣传和你有关的,今天正好咱俩坐在这儿我就想问问你,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儿。”
  “和我有关的,你说给我听听,什么事情?”
  “我听人说赵老板曾经做过*huo *生意,而且卖的还不是一般的军huo *是大批量的,ak突击步*,而你当时藏*的di 点就是龙华村,这个说法我觉得实在是太玄幻了。”
  本*| lai |*我以为赵传成肯定会否认,可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微微一笑,然后点了点头道:“这可不是谣传,当年我确实往龙华村送一批*,不过你听到的话也有一点chu *入。这批*可不是我用*| lai |*卖钱的,我赚的是运送的路费钱。”
  “什么?buy(中文:gou mai)这批*的是龙华村?”我假装吃惊。
  “我可没说buy(中文:gou mai)*的是龙华村,我只是说我是一个送*的人,至于buy(中文:gou mai)*的人是谁我就不知道了。”他又是一句话把关系推的gan gan 净净。
  “和你刚才说*是送龙华村的,如果buy(中文:gou mai)*的不是龙华村,你为什么要把*送去龙华村?”
  赵传成的一对小眼又眯成一条缝,这次透she chu *的眼神中已经带了几分怀疑,他放↓手中的茶杯想了一会儿道:“于先生你是龙华村的人,按理说有些事情告诉你也不为外,可就算说也轮不到我*| lai |*说。我算是个什么东西,敢在背后嚼龙华村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