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  老爷子很难得的笑了,他道:“很多没jin *行的人总把这行想的有多神秘,确实也有很多有钱人雇佣我们去做这些事情,一块风shui *宝di 为什么能称之为风shui *宝di ?其实最大的安慰是在人的心里,而非风shui *本身,天金、小震,你俩是聪明人,应该懂得我的意思。”
  我道:“可是书上说的风shui *确实说了很多神奇之处,而且举了很多例子,难道这些先人传↓*| lai |*的东西都是假的不成?”
  四爷爷摇了摇头道:“要说假的也不尽然,但如果你把这些东西全当真的kan。* na *也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你们知道谁最相信风shui *之说吗?”
  罗天金依旧是皱着眉头不说话,我只能是“当仁不让”道继续回答道:“很多人都相信这个说法,否则还有人找我们做生意吗?四爷爷,如果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na *我们龙华村岂不成了骗子?”
  “我们当然不是骗子,我没有骗过任何人,所有的客户在我们这里flower (hua )的每一分钱都是值得的,无论如何他们的心理得到了安慰,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你得到安慰更重要?这可是你flower (hua )钱都buy(中文:gou mai)不*| lai |*的福气。”
  我想了想道:“四爷爷,我也赞同您说的这些话,可我就是想不明White(颜色bai ),如果风shui *不是像书上说的* na *么神奇,* na *为什么我亲眼kan到过一些风shui *阵法对人以及对他的后人所造成的* na *些影响,这些影响都是真实存在的。”
  四爷爷微微点了点头道:“是的,很多时候这些事情确实存在,但有一点你们都得记在心上,土工绝对不是道士,我们所做的这一切,是替人修坟建坟,我们所经历的这一切不是道术,更不是什么神乎其技,我们只是按着老祖宗留↓*| lai |*的手法,技能去完成一件伟大的事情,* na *就是送人在自己人生的路上最后一程,让她们走好走的安心,这绝不是什么神奇之事,这是凭良心做的事情。”
  说到这儿四爷爷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三老太爷组的镇鬼局,其实从他最早做这件事我就知道,这个风shui *局我也参与做一些事情,所以我比你们每个人都清楚这里面的事情,这次之所以会安排你们两个人*| lai |*做这件事,其实我没有任何目的和打算,但这件事对于你们两个人的重要* xing *而言,就在于今天是你们跨入土工这一行的第一天起,从今天起你们不再是打游击的小组,你们是真正的土工匠。”
  “我今天*| lai |*到这里其实也不是解决你们的困难与矛盾,我只是作为一个引荐人,把你们带入这一行。我相信你们会做得非常chu *色的,因为你们两个都是我所见过这个年纪当中最聪明的年轻人,所以关于风shui *你们一定要有自己最清醒的认识,这不是我们骗人钱财的手段,这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根本。”
  话说到这,我似乎明White(颜色bai )了四爷爷的意思,于是我尝试着对四爷道:“按您的说法,吴家人后世的富贵与繁华其实和这处镇鬼局没有太大的关系?这就是他们自己努力所得到的结果?”
  四爷爷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嗯了一声道:“小震你总算是明White(颜色bai )了我的意思,我们不是神仙,也不是命运之神,我们不可能改造任何人的命运,如果他就是个扶不起*| lai |*的阿斗,即便是给他最顶级的风shui *宝di 也没有用,自古寒门chu *俊彦富家chu *败子,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其实暗今口 han 到风shui *上,这些道理都是一脉相通的,任何人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有靠自己,风shui *不过是一种心理安慰吧了,所以别人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你们吃这行饭的人,一定对风shui *要有最清晰的认识,如果将*| lai |*有一天,你们自己深陷其中,* na *就是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
  这时罗天金终于说话了道:“四爷爷,我不是一个很能听得jin *别人劝的人,太自信的人就是有这样的缺点,所以刚才您说话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您说的这些话,我尽量让自己接受您说的这些观点,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抵触,但是当我真想明White(颜色bai )了,我觉得您说的非常非常有道理。”
  四爷爷微微一笑道:“好,如果我能让你接受我的观点,* na *今天这番话也就算是没有White(颜色bai )说了。”
  自尊的人也就意味着他非常顽固,因为他过于自信,所以听不jin *去别人的劝说,我确实很少,甚至是从*| lai |*没有过见到罗天金能说别人说的话是对的,但今天他赞同四爷爷的说法,虽然和四爷爷尊崇的辈份有一定的关系,可如果不是从心底里接受四爷爷道这套说法,不会有现在这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罗天星也是微微一笑道:“其实我也说不chu *什么道理,我只是明White(颜色bai )了一点,* na *就是真正的土工绝不一味的追求风shui *布局,我们不应该只想着如何在风shui *布局上有突破,如何去找* na *些天↓最顶级的风shui *宝di ?其实我们最应该想的是如何让人平平安安的走完他最后这一程。”
  听了罗天金说的这番话,我其实是从心里佩服他的见识,这个人的确比我聪明,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这就是事实,四爷爷今天和我们说的这些他的核心目的并不是让我们去了解风shui *布局,有多么的假,有多么的不堪,他是想让我们知道我们到底是gan 什么的,难怪之前我们一直都不算是土工,只有今天我们才算是真正jin *了土工这一行,道理和差距就在于此。
  此刻* na *四具人体虫蛹早已烧成了灰烬black(hei )灰色的灰在清风chui 口欠动↓,四散飘入泥巴的缝隙中已不见了踪影,四爷爷指着* na *片土di 道:“这di ↓必然藏着一座大墓,早在三十年前我和你们的三老太爷就知道了这件事,可是我们为什么不把这座大墓开采chu **| lai |*,而是要去赚修建坟墓道钱?难道我们不知道这座大墓里会有价值连城的宝物?甚至有可能我们把这种墓开采chu **| lai |*,龙华村几辈子吃喝都用不尽,赚* na *点辛苦钱对我们而言有什么意思?”
  “你说这个di 方风shui *好,确实好,否则* na *位大人物也不会在这里修建大型陵墓,甚至他不惜害死* na *么多人,*| lai |*建人体吃虫蛹,可现在的情况是一个black(hei )社会的流氓,就* gao *悬在这位大人物的头顶之上,甚至这个流氓的pi *gu *很可能就对了这位大人物的脸,想到这一幕你们觉得好笑吗?”
  听了四爷爷这番话雏森还真笑chu *了声音,可随后发现除了他别人没有任何一个人笑chu *声,楚森只能尴尬的把笑容收起,我也是灵光一现道:“四爷爷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四爷爷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也没有问我的打算而是道:“the first time(di yi ci )经历这些事情,我知道你们肯定会有些茫然,但我*| lai |*这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替你们解围,我只是希望你们明White(颜色bai )自己应该要做的事情。”
  我和罗天金对视了一眼,这次由他开口道:“四爷爷您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土工一定是独当一面,而今天是两个最chu *色土工的合作,我想这里面应该没有我什么事情。”
  我一听四爷爷这句话,浑身骨头都不知道轻了几斤几两,强忍着不让自己笑chu *声道:“您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老头拍了拍我和罗天金的肩膀,再也没有说什么转身上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