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  确认四周没有尸妖,我们起身朝chu *口处迅速跑去,眼见chu *口就在我们前方不到五十米的距离,突然间我们正前方的林间小路中开始有一团white(* bai se *)的淡雾开始形成。
  罗天金立刻停住脚步对我们道:“往反方向跑。”
  我心脏吓的自然是咕咚咚的直跳,没人希望自己变成一堆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糜,可我们没有完全没有对付这个怪物的办法,一旦被它抓住,* na *就是死路一条。
  也没别的办法,只有逃跑了,楚森逃跑是还对* na *怪物she chu *了一枚磷huo *弹,只是White(颜色bai )雾里并没有实际存在的固定物体,所以磷huo *弹穿透了White(颜色bai )雾撞击在对面的一株大树树身上。
  不过这次还是chu *现了异象* na *就是磷huo *弹并没有燃烧。
  磷的燃点很低,而且可以在shui *中燃烧,所以是一种非常易燃的化学品,即便是在暴雨天这东西只要封皮破裂就会瞬间燃烧,直到烧光所有可燃成分huo *焰才会自然熄灭。
  然而这次只是沾染了一些雾气,便完全失效了,只见磷huo *弹撞在树上后溅chu *一滩类似于胶shui *的透明nian ye。
  “MD,又遇到个鬼东西。”楚森边跑边骂道。
  “你说的没错,这可是个正宗的鬼东西。”罗天金道。
  我百忙之中回头朝林子里忘了一眼,只见White(颜色bai )雾已经越*| lai |*越浓,就像是一团漂浮在空中的棉flower (hua )团。
  尸妖的移动speed(*su du*)可不是快,而是瞬间转移,一旦White(颜色bai )雾成型之后瞬间就会移动到它想要到达的区域,所以对我们而言眨眼就是血光之灾。
  我们也没有别的路可走,跟着罗天金跑jin *了吴家的祖坟区,之后我们躲在一处灌木丛后,虽然明知道这根本没用,可总比直接*bao & lu*在空旷草di 上要有安全感。
  我们jin 张的观察着墓园的入口处,就等着尸妖jin *入了,不管它有多强的本领,我们肯定是不会闭目等死,至少也要在它身上掰↓一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lai |*。
  只见楚森就像是拉满的弓弦,body(* shen | ti *)ting *得笔直,弹弓皮筋拉的满满,因为过于用力手都在微微chan dou (颤抖吧!凡人!)。
  罗天金小声道:“也别太jin 张了,这会导致你失准的。”
  “jin 张?我才不jin 张呢,真是笑话。”楚森嘴*ying *道。
  罗天金当然也jin 张,我甚至怀疑他没有听到楚森的回答,与此同时只见一团White(颜色bai )颜色的雾气已经悄无声息的飘动到了墓园的入口处,这次雾气没有嗖呼*| lai |*去,只是缓缓飘动着,只是雾气太浓,kan不到里面被被包裹的尸妖。
  “MD,和他拼了。”楚森说话时声音都有些chan dou (颤抖吧!凡人!)。
  想到之前两名司机的惨状,我心里自然也是惴惴不安,虽然明知道寻常武器对它没用,但还是弹chu *了盾牌,准备殊死一搏。
  可虽然雾气椅子盘旋在入口处,却并没有飘入墓园中,眼kan着天就要亮了,罗天金小声道:“只要天亮,尸妖就会躲入阴暗之di ,吴老怪不过是刚形成尸妖,无法抵抗阳光直she ,到时候咱们只要能找到尸妖巢**,引入阳光这怪物必死无疑。”
  “但愿我们能有命熬到天亮吧?”我叹了口气道。
  “菩萨保有,千万别过*| lai |*。”楚森小声祈祷着。
  正在这时就听咕噜一声轻响,接着就传*| lai |*一阵咕噜噜的响声,就像是壶shui *开锅了一般。
  “坏了,难道尸妖钻shui *塘里了?”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又转向shui *塘,只见无数shui *泡在shui *塘中爆炸,shui *珠四溅而起,随后就听哗啦一声响动,shui *塘里钻chu *了一条巨大的black(hei )黝黝的ruan (车欠)体虫。
  这虫子大约能有成人大* tui *粗细,纯black(hei )色,body(* shen | ti *)皮肤就像大象的皮肤,露chu *shui *面的一截body(* shen | ti *)约有近一米长度。
  kan*| lai |*shui *↓冒chu *的气泡就是这条black(hei )色的大虫子了,难道吴老怪的爷爷已经从尸体变成了一条大虫子了?如果真是这样这世界就实在太乱了,人变尸妖我还能理解,可尸体变成虫子我就真心无法理解了。
  “这是一条蛞蝓。”罗天金道,似乎并不觉得奇怪。
  话音未落只见这东西的脑袋上竖起了一对类似于天线的触角,就像是一个特大号的没有长壳的蜗牛。
  “这么大的蛞蝓不会也是尸体变的吧?”楚森道。
  “当然不是,这叫阴蛞蝓,也叫di 狱蛞蝓,是墓**里比较常见的生物之一,对于我们土工是极具危险* xing *的。”他小声道。
  其实他说到蛞蝓我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因为四爷爷是说过这种生物的,阴蛞蝓其实就是蛞蝓,只不过这是一种生活在坟di 中靠食用腐烂棺木为生的蛞蝓,谁也说不好食用棺材的蛞蝓为什么会长的如此fei *大,但它就是确实存在。
  这种蛞蝓对于巫师*| lai |*说非常有用,因为常年生活在坟di 里所以带有极重的阴气,只要撒一把盐在蛞蝓身上这种kan似可怕的巨型ruan (车欠)体虫会在瞬间失去体内的shui *分,将它的body(* shen | ti *)晒gan 后磨成粉末点燃之后产生的烟雾会令人产生幻觉,所以土工发现的巨型蛞蝓基本上都会卖给巫师,而巫师会用这种粉末做成一种香,在“做法时”便会点燃,这样一*| lai |*闻到气味的人就会产生幻觉。
  阴蛞蝓算不上什么邪恶的生物,但它本身今口 han 有极重的尸气,当它活着时,人与之靠近必须要千万小心,否则极有可能中了尸毒,难怪shui *泡里的气体会这么臭,原*| lai |*是阴蛞蝓呼chu *的尸气。
  刚有这个念头,我就觉得背后背着的双肩包开始不停dou dong起*| lai |*,我心念一动,肯定是血虫感受到了尸气,所以要从包里chu **| lai |*。
  我赶jin 打开双肩背包,果然血虫振翅就从中飞chu *,它急速飞到阴蛞蝓的上方,一圈圈的盘旋,阴蛞蝓起初还没有感觉,后*| lai |*似乎是觉察到了血虫的存在,于是fei *硕的脑袋缓缓扬了起*| lai |*,随机pen( 口贲)chu *一口浓black(hei )的气体,这应该是毒* xing *非常大的尸气,但对于血虫这可是最好的“食物”,随着它一阵盘旋,所有black(hei )雾瞬间被它xi 口及了个gan gan 净净。
  随后蛞蝓似乎是想要逃跑,只见血虫仍旧是不停的在它身边旋转,渐渐的只见血虫转动的区域青草开始冒chu *青烟,di 面逐渐显现chu *一道暗Red(* hong *)色的斑纹,这就像是画di 为牢,当蛞蝓被圈在yuan *圈中它的body(* shen | ti *)居然生生被这道Red(* hong *)色的斑纹给断成了两截,不过蛞蝓断体后是可以继续存活的,所以shui *中的body(* shen | ti *)滑入shui *中后岸上的body(* shen | ti *)可是走不了了。
  蛞蝓应该是知道自己被困住,于是它的body(* shen | ti *)* gao ** gao *昂起后不停的shen 缩着,似乎想要捕捉血虫,只是以血虫飞动的speed(*su du*),它根本连mao *都沾不了一根,僵持片刻蛞蝓*cu && da*的body(* shen | ti *)又是咕噜一声pen( 口贲)chu *一口black(hei )色的浓烟。
  虫子的智商近乎于零,它只会依照本能做事,所以接二连三的以尸气喂养血虫。
  血虫属于精灵,它和蛞蝓的智商肯定是有天壤之别,否则以血虫的能力杀死一只蛞蝓无非就是眨眼而已,它之所以留着蛞蝓无非就是为了xi 口及收它体内的尸气。
  而* na *团White(颜色bai )雾在尸气的xi 口及引↓开始缓慢的朝墓di 中移动,这才是我们的心腹大患,于是所有人将注意力集中到尸妖的身上,以防它突然暴起展开攻击。
  然而尸妖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打算,它只是缓慢的飘动到了蛞蝓和血虫附近便再度悬空不动了。
  而此时的蛞蝓已经是油尽灯枯,pen( 口贲)chu *的雾气也不像刚开始* na *么black(hei )了,而是变成了咖啡色。
  即便如此血虫还是极其贪婪的**着尸气,而它通Red(* hong *)的body(* shen | ti *)此时已经发chu *了鲜Red(* hong *)色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