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随后有警察走过*| lai |*问我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们就是路过的,没想到遇到这种事情。”
  “*手的模样你们kan见了没有?”
  “没有,他带着墨镜。”
  “你能描述一↓整个过程吗?”于是我将kan到的所有情况详细告诉了警察。
  凶手虽然和我谈不上一头的,但吴老怪和我可是死对头,所以描述情况的时候我↓意识的会替凶手挡一些情况。
  警察在审讯上是有理论技巧支持的,立刻就听chu *了破绽问道:“我有一点没想明White(颜色bai ),一般人见到这种场面避之唯恐不及,你们为什么会把车子停在路边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凶手发现你们在观察他没有任何行动?”
  这一句话就把我问住了,回答时就没* na *么顺溜,警察的审讯过程就是一个抽丝剥茧的过程,只要有一点切入点,他就能不断的往里深入,直到接触事物原本的核心,所以见我犹豫他疑心更重道:“请chu *示你们四个人的身份证件。”
  没辙,我们只能掏chu *身份证做了登记,经过核实身份后他对我的态度缓和了不少,但也把我们四个人分开,分别做笔录,他对我道:“你们肯定是守法公民这点我不存怀疑,但你要告诉我chu *现在这里的真正原因。”
  我当然不会对他吐露实情,可问题在于如果瞎编,我又该怎么说呢?
  想了一会儿我道:“说了你不相信,我们真的只是从这里路过。”
  我们事先也没通过气,所以只能靠大家“齐心协力”了,一旦他们三人有谁说岔了话,我只能自认倒霉了。
  警察微微一笑道:“你嘴ting *严,不过你敢保证你的同伴能和以你一样?”
  “这无需保证,因为我说的是实话。”反正已经狡赖了,只能是一条道走到black(hei )了。
  他点头道:“好,但愿我今天是kan走了眼。”说罢我两无语的对面站着,等待着其余三人的询问结果。
  他是镇定自若,我则不免心有戚戚,大概半个小时之内三名询问的警察都对他作了汇报,这人脸上没有丝毫得意神色,反而变的更加严肃,他沉默半响后突然又笑了道:“你们四个人ting *抱团的,不错。”
  “警官,你这么说就不客观了,这两人遇袭和我们确实没有关系,你不能凭猜想就认定我们是犯罪分子吧?”我假装叫屈。
  他则满脸严肃道:“我绝对不怀疑你们的身份,你们肯定不是职业罪犯,但我不怀疑自己的判断,你们绝对不是恰巧路过,当然能做到四个人心神一致也不容易,今天我就不为难你们了,我也希望你们几位不要让我为难。”
  说罢他转身要走,我道:“警官,你说的话我很赞同,我也不想给你找麻烦。”
  他又停住了脚步道:“最好是这样,谁不想过安稳(曰)ri 子,没事找事的人最讨厌了。”
  “今天正好见到你,我想顺便咨询一起前两天发生的案子,我估计你应该知道。”
  “哦,哪件案子?”
  “一处小区的人家被人恶意纵huo *,你知道吧?”
  他眼珠子一转道:“你说的是于处长家?”
  “没错,我叫于震是于处长的儿子。”
  他顿时有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之后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我叫林正,和于处长也是老朋友了。”
  “哦,这起案子老爸没有给任何人打过招呼。”
  林正道:“不需要打招呼,警察的天职就是破案,放huo *的人我们一定会找到的。”
  “我相信。”
  “嗯,作为我们也非常理解受害者家属想要快点破案的要求,我们也会尽全力侦破这起纵huo *案,但是于震,我也希望你能配合公安机关办理案件,而不是si 禾厶底↓采取行动,这么做只会让你得不偿失的。”
  “你放心,只要这件案子能破,我一定全力配合公安机关,只是希望林警官在遇到阻挠时能顶住压力将对方一把拿↓。”
  “如果遇到阻力就不办案子了,还要警察有什么用?别相信社会上* na *些乱七八糟的说法,这是法治社会,只要你遵纪守法就一定能找到说理的di 方。”
  “好,林警官这句话我记住了。”话说到这份上大家心里都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我之所以要以隐晦的语言告诉林正实际情况是因为我知道他已经对我起了疑心,一旦吴老怪真遇到事情,我肯定是首先怀疑的对象,所以我还不如主动把话挑明,别到后*| lai |*给别人背锅,* na *就不划算了。
  吴老怪的江湖di 位并不像我们刚开始想的的* na *么牢固,至少赵传成也敢和他正面过招。
  刚想到这儿我就接到了赵传成的电话,电话里他笑道:“小震,真没kanchu **| lai |*你手够狠的,就这么把老虎给废了?”
  我愣了一↓道:“你收到消息了?”
  “是啊,老虎送去医院我就接到消息了,今晚上被你用*打的人是老虎,这可是吴老怪的左右手。”
  我道:“你猜错了,今晚上动*的人可不是我,我还以为是你的人呢。”
  “不是你?小震,对我你完全可以放心。”
  “我没什么不放心的,但做这件事的人确实不是我,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这刚刚接受过调查,如果是我做的我会报警吗?”
  “* na *就☆ɡao 扌高☆笑了,难道除了咱两吴老怪还有别的对头?”
  “有也不奇怪,他这种人有几个仇人太正常了。”我道。
  “你说的没错,吴老怪的仇人肯定不算少,但真敢对他↓手的除了咱两还真想不到有谁了。”
  “不管是谁,他这个行为根本没有意义,反而让我束缚住了我的手脚,这↓我是被警察盯死了。”我道。
  “是啊,这段时间我也不能轻举妄动了,这样吧,我先找关系打听一↓*手到底是谁,一有消息我立刻通知你。”
  挂了电话之后我无奈的叹了口气道:“kan*| lai |*老天都要我做好人,只要我想做违法犯罪的事情立马就会*| lai |*纠正我,让我无处↓手。”
  “接↓*| lai |*怎么办?”楚森问道。
  我叹了口气有点无奈的道:“正打算告诉你们,几件麻烦事掺和在一起了,snake(she 虫它)岛* na *边*| lai |*人抓林芊芊了。”
  “什么?不是说三年以后吗?怎么现在就*| lai |*了?”楚森道。
  “谁知道呢,但人确实*| lai |*了,如果林芊芊不跟着回去*| lai |*的人会越*| lai |*越牛*。”
  “* na *麻烦就大了,就凭咱们几个人能顶住snake(she 虫它)岛*| lai |*的* gao *手吗?”于开不无担心的道。
  “其实* na *座岛上也没几个厉害角色,不过有一个人操控着一条可大可小的超级蟒snake(she 虫它),如果他要是过*| lai |*了* na *麻烦真就大了。”说罢我挠了挠头顶。
  “如果真是这样不如咱们直接上snake(she 虫它)岛去算了,先↓手为强。”楚森道。
  “snake(she 虫它)岛上的人虽然没什么了不起,但snake(she 虫它)可是真厉害,我听芊芊说过,* na *个di 方决不能贸然jin *入,无论是谁jin *入后必死无疑。”
  “这么说咱们就处于只能挨打无法还手的程度了?”楚森不免郁闷。
  “也不能这么说,snake(she 虫它)岛上负责抓人的总共也就七个人,只要对付了他们,就天↓太平了。”
  “我觉得还是让他们*| lai |*上海好办点,毕竟这里是我们的主场,要是去snake(she 虫它)岛可就是他们的主场了。”于开道。
  “是,我们还是不能贸然行动,对付这些人一定要千万小心,虽然我们之间没有多少仇恨,可只要见面就是你死我活,杀不了这些人我们就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