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一听这话我立马又要发飙了,他却稳稳的道:“先别急着发飙啊,我说这话是不好听,但我可没有瞎说。>
  “好,* na *就请你解释清楚,你到底是怎么实事求是的。”我都快气疯了。
  “我说你老婆是"biao zi"是绝对有根据的,今天你上门兴师问罪也ting *好,我如果你想知道真像我可以证明给你kan,只要你心里能承受住。”
  我kan他说的煞有介事,满腔的愤怒也渐渐平息了一些,我尽量压低声音道:“你说这话到底什么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让你老婆jin **| lai |*和我当面对质不就行了?如果我侮辱了她立刻像她赔礼道歉,可如果我说的是真的又该怎么办?”
  “你……”我一时语塞。
  罗天金可不是混蛋,虽然他* xing *格* gao *傲自负,对人总是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情,但他可从*| lai |*没有背后瞎说过谁,* xing *格* gao *傲的人首先不可能是坏人,其次不可能是个八婆,所以他既然能把这句话骂chu *口,* na *绝不是随口乱骂的。
  想到这儿我不在吵吵了,转而望向了罗天金,只见他表情淡然的望着我,一副“悉听尊便”的模样。
  “你究竟听到了什么消息?”我思考良久后问道。
  “如果你不把* na *个女人叫jin **| lai |*与我当面对质,就算我现在告诉你,到头我说的依旧不过是句假话,所以既然你没有做好面对的准备,又何必追问?”
  我思*| lai |*想去真的是不敢把林芊芊叫jin **| lai |*,可就这么退chu *去我又不甘心,这种不甘心并非是要替林芊芊讨个公道,而是我想知道在这个女孩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震,说*| lai |*说去你是龙华村的人,是我的亲堂di 兄,侮辱你肯定不是我的本意,但我也不希望你侮辱自己,尤其是这种事还有可能牵扯上龙华村,我知道林芊芊是个漂亮女孩,你对她动心也是人之常情,但说起*| lai |*龙华村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好歹也有几百年的清誉,总不能毁在这样一个女人手上吧?四爷爷没有在你被通缉时追问这件事是因为他需要你能聚精会神的对付麻烦,现在你的事情都☆ɡao 扌高☆定了,应该拿chu *自己的态度了。”
  这↓帽子扣的太大了,我不仅代表我自己,更是代表了整个龙华村,我还能怎么说?
  不过这件事也关系到林芊芊的清誉和我们将*| lai |*的生活,想到这儿我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和我先说一↓吗?”
  “我手上维护着很多客户,做生意的人常年在外跑*| lai |*跑去手上又有钱,所以经常会chu *入一些风月场所,你的老婆就是我的一位客户认chu **| lai |*的。”
  “他会不会认错人?”我似乎感觉到一根尖刺直刺入我心脏,* na *种撕心裂肺的痛不身处其中的人根本无法体会这种感觉。
  “我们是一家人,没人愿意kan你受到伤害,但有些事情是没法逃避的,你必须要面对,懂我的意思吗?”
  我叹了口气点头道:“明White(颜色bai ),不过我还是想确定一↓他有没有kan走眼?”
  “你想知道的话其实很简单,去问你老婆去年五月份在杭川明王孔雀酒店做什么工作?小狐狸又是谁的名字?”
  说罢罗天金起身对我道:“虽然我知道这话你听了不舒服,但我还是这句话龙华村决不允许一个"biao zi"jin **| lai |*。”
  我一句话没说起身从他的房子里走了chu *去,楚森他们几个蹲在外面抽烟,kan见我立刻起身围了过*| lai |*道:“事情怎么说?”
  “没事了,走吧。”我心里烦透了,耷拉着脑袋往回走去。
  “你们为什么事情打成这样?”楚森道。
  “这事儿你就别问了,我现在烦着呢?”我皱眉道。
  “要我说咱们gan 脆回去把这小子按住一通打,打服了他。”
  我转身对楚森道:“今天这件事你们谁都别往外说,谁要是说了我就翻脸。”
  这三人愕然的望着我,过了会儿于开问道:“小震你到底是怎么了?如果这件事不需要我们参与你说就是了,何必急眼呢?”
  我实在没心情说话了,转身继续走,很快就见到站在村口的林芊芊,今天她男人为她chu *头,这姑娘心情明显不错,笑* yin ** yin *的望着我,或许是见到我鼻青脸肿的状态她从包里取chu *了手帕。
  走到她面前这姑娘要替我擦去脸上的血迹,我一把推开她的手,直接把她拉近了车子里。
  “你gan 嘛,弄痛我了。”她皱眉抱怨道。
  关上车门后我直接发动汽车就走,一直开到很远的di 方才刹车问她道:“去年五月份你人在哪里?”
  听了这个问题,她的面色立刻就变了,有点惊讶有点慌张,甚至有些苍White(颜色bai )。
  她表情每一丝细微的变化都被我kan在眼里,kan到她的反应我知道罗天金说的十有**是真的。
  我叹了口气道:“我着急huo *燎的*| lai |*这儿为你讨公道,你怎么好意思kan着我做这件事的?”林芊芊突然hands(*yong * shou *)捂着脸发chu *了渗人的哭泣声,由此可见她对于过去的生活确实是充满了悔意,但这并不代表我就能原谅她,我*ying *着心肠一动不动的坐着。
  林芊芊哭的是梨flower (hua )带雨,但这次我是真被气疯了,完全没有安慰的她的心思,脑子、心里都是乱成一团。
  “小震我错了,求你原谅我好嘛?”
  “我不是一个喜欢纠结过去的人,可你这不是曾经交往过男朋友,你这是……”说到这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知道现在无论怎么解释都无法让你原谅我,但我对你的爱是真诚的,当年我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以至于被人被迫做↓了这辈子都无法挽回的错误,小震,我明White(颜色bai )配不上你,咱们回去离婚吧,我不想让你难做。”
  说实话上车之前我还是满肚子的怨气,恨不能一巴掌“拍死她”,自觉这事儿必须离,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一起了,可当她把这话说chu **| lai |*,我心里又是一阵酸楚,并没有我之前想象的* na *样恨不能一觉就把她踹chu *家门。
  或许我还是心思不够成熟,遇到这种棘手的事情根本不知道正确的处理方式,所以心里、思想上才会如此混乱。
  想到这儿我叹了口气也没再说话,发动汽车返回了上海,路上楚森他们打了十几个电话我都没接,最后我把手机给关了。
  到上海后已经是晚上了,我找了个餐厅jin *去后或许是我一副“猪头样”,引得众人纷纷侧目观kan,我找了个最靠里的角落,点了两份简餐。
  到这份上我两都没吃饭的心情,林芊芊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学生,body(* shen | ti *)僵*ying *的坐着。
  毕竟她是我爱的女人,我也不想让她再度受到二次伤害,可如果就这么“认了”我又觉得不甘心,毕竟娶一个曾经的“小姐”当妻子从我的内心里是完全无法接受的,所以我是越想越乱。
  “先吃点吧。”想了半天也只能说这句话了,本*| lai |*今天chu **| lai |*是开开心心吃喝玩乐的,没想到……
  我越想越懊悔,还不如不问,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也行啊,重要的是她爱我我也爱她,可现在知道了这些屁事,想要装糊涂也无从装起了。
  林芊芊无力却顺从的拿起筷子吃了两口菜就不再动了。
  “你也别难怪了,人生总是会面临困境的,一起携手度过吧。”我最终说chu *了这句让自己释然的话。
  “你……能不介意吗?”她有些诧异的望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