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这里面的内幕我不清楚,但警局和电子厂联系比较多,我们也去过藤须甲分社,感觉是个普普通通的办公室,kan不chu *任何特殊的di 方。警察道。
  另一名警察道:“算他真有什么事情也不可能当你们做,没发现不代表是正常。”
  “我当然明White(颜色bai )这个道理,我的意思是如果刚田印真的是心怀叵测,在咱们这也有几十年了,他不可能一丝马脚不露的。”
  我问道:“你的意思是刚田印在这儿待了有几十年了?”
  “是的,老头刚*| lai |*这个di 方也是八十年代初期,当时城市建设都没完成,也不知道(曰)ri 本人为什么会把工厂建在咱们这个穷乡僻壤。”警察道。
  他是无心一句话,却让我心中一动我道:“你是说早在八十年代他们把厂房建在泉山这块了?”
  “是的,他们一直在这儿从*| lai |*没换过场址。”
  “当时泉山这儿是一片原始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我问道。
  “差不多,实际上泉山也是这几年改造了,五年前这里还是一片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呢。”他道。
  “如果有可能的话能给我☆ɡao 扌高☆一份泉山改造前的照片吗?”
  “你要这个做什么用?”警察不解的道。
  “我有很重要的用处,总之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这不是难事,关键是我怎么送给你呢?以你现在的身份肯定是全国通缉,包括你的电子邮箱都会被监控。”
  “你把这些资料放在比如超市储物柜或者是洗浴中心的存衣柜呢?”
  “不可能,这些di 方都有监控探头,到时候我们两都会被拍↓*| lai |*,万一被人发现我完蛋了。”
  他说的也有道理,我想了想道:“这些无非是几张照片,你弄chu **| lai |*后当废纸送给路边拾破烂的老nai (*&女乃*&)nai (*&女乃*&),然后我再从他手上buy(中文:gou mai)这些废纸,总可以?”
  “嗯……你这个主意ting *好,不过你能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你知道我是被冤枉的,警察应该抓坏人而非好人对吗?”
  “唉,我说不过你,按你说的办了,不过我搜集这些资料可能需要一两天的时间,如果东西收到了我该如何联系你?”
  “你给我个手机号到时候我打你电话。”我道。
  他叹了口气道:“真没想到我居然会为一个杀人犯做事。”
  “* na *是因为杀人犯救了你的命,而且送给你一份大功劳,所以你不吃亏啊。”说罢我们三人都笑了。
  他从身上取chu *一张名片交给我道:“这* shang * mian *有我的联系电话,过两天,两天以后你打我电话。”
  “好的,谢了。”我一kan名片这警察名叫赵铁,还是当di 公安局刑警队的副队长,以他的职务现在和我达成的“合作”是有可能会影响他仕途的,但我也没辙,我必须得到自己所需要的线索,因为现在能靠的是我自己了。
  “哥们,这两天你可千万躲好了,别被警察给发现了,击杀这些犯罪分子,最多算你防卫过当,如果伤害警察……”
  “你放心,在警察面前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逃走,这个你应该是深有体会的。”
  听我这么说他↓意识*了一↓浮肿的眼眶道:“按咱们商量的*| lai |*?我现在要呼叫增员了,你走。”
  “这里都打的一塌糊涂了,按道理附近的同志应该听到声音,怎么至今无人增援呢?”临走前我问了一句。
  “山里的声音穿的不远,因为树木生长的比较茂盛,其次小城市的警局人手有限,我们两个人负责的区域比较大,附近没有别的同事在。”
  也是不容易,怪不得这些毒贩子会将此di 作为交易di 点。
  我↓山后返回了居住di ,楚森他们见到我自然是各种问题问不停,我一一做了解答,他们听说我居然还捎带手破了两个刑事案件,这些人都震惊了,各种夸我牛*,对此我只是淡淡一笑道:“你们现别急着夸我,我现在找到一点破绽口能钻jin *去了,大家一定要配合我。”
  “当然配合你,咱们是兄di ,这还用说吗?”楚森信誓旦旦道。
  我想了想道:“王莉娜还是先回去,我不想你被我连累。”
  “我可没觉得自己被你连累了,我必须完成自己的任务,否则我和叔叔没法交差。”
  话说到这* shang * mian *我不免觉得有些奇怪了,这妹子怎么是不肯走呢?难道她在这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正在胡思乱想,楚森将我拉chu *了房间道:“你别老让她走成吗?”
  kan他* na *副表情我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 lai |*道:“老楚,别告诉我你对* na *姑娘动心了?”
  “怎么?允许你娶老婆还把老婆丢在一边不当回事,不许我找个女朋友了?”楚森理直气壮道,说这句话时他脸上明显带有一股幸福的笑意。
  kan*| lai |*他真的是在谈恋了,难怪王莉娜也不愿意走,这两人是早有默契了。
  明White(颜色bai )了这点我道:“既然你要求她留↓*| lai |*,* na *得把人照顾好了。”
  我说这话不是没有原因的,楚森在上大学的时候属于“小蜜蜂采flower (hua )蜜”的* na *类人,他大学最大的成是谈恋,和各种女人夹缠不清,这当中不光是大学生,甚至还有一些社会上的女子,所以楚森给我的感觉是在感情上他是个非常随意的人。
  他当然明White(颜色bai )我指的是什么,连连点头道:“你放心,这次我绝对是认真的,准备娶了她回家从一而终了。”
  “但愿你说到做到,别忘了人家的叔叔是什么人,千万别别给自己找麻烦啊。”
  我并没有把两个珠子的功用告诉他们,倒不是不相信,只是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一旦消息传chu *去甚至龙华村都会有麻烦。
  在租的房子里待了两天后我找了个电话亭给赵刚打去了电话,他道:“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这样,咱们↓午去华府卖场,* na *边门口有几家收废品的,你跟着我不行了?”
  “没错,是这个道理。”定↓计划之后我让楚森他们做好接应我的准备,于是我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市中心的华府卖场。
  在上海大卖场是不可能开在市中心的,但再小城市里卖场在市中心,而且一座城市也一座大卖场,这里面生意非常的好,人流穿梭涌动,如果是在这种di 方jin *行不法交易还真不容易发现。
  在约定的区域我见到了赵刚,只见他手上拿着一个皱巴巴的信封袋子,kan见我后他开始移动,一路寻找着收垃圾的人,走了没多久kan到一个在垃圾箱里翻垃圾的老nai (*&女乃*&)nai (*&女乃*&),于是赵刚将信封丢在她身边后离开了。
  老太太年纪已经很大了,颤巍巍的把信封拿在手里不等她拆开我已经到了她身边道:“老人家,这个废品你卖给我?”
  老太太楞了一↓道:“我也是刚拿到手上,你要拿去。”说罢她将信封递给我。
  这些一辈子生活在底层的老人是非常善良的,虽然从没过过好(曰)ri 子,却也养成了与世无争的* xing *格,否则真是一天都活不↓去。
  我掏chu *一百块钱di 给她道:“White(颜色bai )拿是不可能的,这钱您收着,算保管费。”
  “这么多钱,可要不了,我也是刚刚把东西捡起*| lai |*。”老人边说边把钱还给我。
  我两正在谦让听一个男子道:“李阿婆,这钱你不但要拿着,还得多要点,否则肯定吃大亏。”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脏兮兮的中年人站在我老婆婆Behind(shen hou)。...kan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