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虽然我身处五楼,但这段时间的修炼让我觉得身轻如燕,这种* gao *度对我而言不会造成任何伤害,落di 之后我尽量往草堆茂密的区域走,很快到了一处有阴影的墙边,这些人肯定是无法发现我的,于是我纵身从墙边跳了chu *去。
  此时正是深夜,马路上也没有几个人,虽然已经立春,但深夜的小城还是十分清冷的,步行到一家ktv前只见有几辆的士停着等生意,我上了其中一辆道:“你送我去市郊的山脚。”
  谁知道司机一听这话立马就拒绝了,我奇道:“有生意你不想做吗?”
  “就怕这钱我有命赚没命flower (hua )了。”他不咸不淡的道。
  我不免做贼心虚,难道这司机已经知道我是通缉犯了?想到这儿我却又觉得奇怪,他一个chu *租车司机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呢?
  我脑子里一想事情不免就犹豫了,坐在车上一动不动,司机见我也不↓车也不说话这↓疑心更重,打开车门↓了车道:“我这有点事,你们都过*| lai |*一趟。”
  这些司机非常抱团,一听他招呼所有人都从自己的车上↓*| lai |*围到了我所坐的这辆车子边上,见这些司机都表情十分不友好的对着我,我我不免觉得好笑道:“就我这样的能当杀人犯?你们也实在* gao *kan我了?”
  “杀人犯的脸上也不刻字,这段时间泉山湖至少被杀了四个的士驾驶员,案子到现在还没破,这深更半夜的你一外di 人去泉山湖做什么?”
  “泉山湖?”我愣了一↓。
  “就是你说的市郊* na *片大山区。”
  “* na *di 方没有湖shui *啊?”我不解的道。
  “* na *片湖shui *在山的背面,你是真不知道吗?”另一名司机面带怀疑的问道。
  “我也是刚*| lai |*,* na *个di 方我根本不熟悉。”
  “既然不熟悉你深更半夜的跑哪去为什么?”没想到这些驾驶员真ting *懂行的,一句话问的我无言以对。
  见我被问住了,他们情绪更加激动,一人hands(*yong * shou *)指着我鼻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lai |*这儿有什么事情?”
  我给他问的哭笑不得道:“我为什么*| lai |*这好像不需要对你有交代吧?”
  “你必须说清楚,否则你就别想走了。”
  我就是脾气再好话说到这份上也就恼huo *了,于是我↓了车子,这些人虽然让开了一些,但还是把我围在当中。
  我眈眼kan了kan,大约有七八个人的样子,此时每个人都虎视眈眈的瞪着我,kan样子他们已经认定我是杀害的士司机的连环凶手了,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嗓子道:“报警,让警察过*| lai |*调查他。”
  这人的话引起了绝大部分司机的附和,听他这么说我不免着急了,毕竟身上背负着“人命官司”,虽然都和我无关,但毕竟我还没有“洗tuo *冤情”,想到这儿我试图往外走,司机中居然有人动手了,几个人将我推回了原味,* na *手劲使得还真不算小,这↓我是真恼huo *了道:“你们仗着人多欺负人嘛?”
  “他就是杀司机的连环杀手,揍死他。”话音刚落就见一堆拳头朝我打了过*| lai |*。
  以我现在的眼里,这些拳头的拳路每一个我都kan得清清楚楚,如果是单练不可能有谁碰到我,可现在有一堆拳头,有道是“好汉敌不过群狼”,面对这么多打*| lai |*的拳头我只能是抱头挨打了。
  想到这儿我↓意识的hands(*yong * shou *)捂住了脑袋,随后就觉得七手八脚的碰触在我身上。
  说也奇怪我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只不过是有轻微的被碰触感,随后我就听到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当我放↓手超前望去只见身边只剩↓两个kan样子就“人畜无害”的老实头,其余的司机全都飞chu *了数米开外摔倒在di ,爬都爬不起*| lai |*,由此可见摔得有多狠。
  kan*| lai |*我body(* shen | ti *)前确实已经形成了一道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眼无法kan到但确实存在的“保护壳”了,之前lie *huo *无法烧伤我,包括这些人击打我时被反弹的力量,都足以说明这点。
  当然对于这些人我并不怨恨,他们只是想要抓到伤害他们同事、朋友、亲戚的凶手。
  想到这儿我道:“我怎么说你们都不相信,但我肯定没有伤害过无辜的人,杀的士司机,我为什么要伤害这些人?目的何在呢?”
  这↓是没人敢反驳我了,但kan他们的样子反而怀疑的神色更加浓郁了。
  既然说不清了我也就不说了,还是靠自己吧,于是我迈步朝山泉湖走去,以步行的speed(*su du*)估计明天↓午就能走到目的di 。
  一路向前走了有半个多小时我在一个路口kan到一辆的士在等Red(* hong *)绿灯,我抱着试试kan的态度招了招手,的士车随后开*| lai |*停在我面前,只见车子里面还坐着一名乘客,司机的脸大多在阴影中kan不太清楚,没等司机说话车后的乘客说话了,虽然是个男人但他的声音很好听,说话的语调也颇为温* rou *道:“大晚上的打不着的士真是特别急人的。”
  “是啊,问题是我要去的di 方也偏僻,司机不敢送我。”
  “哦,你是去哪儿呢?”
  “山泉湖,听说* na *个di 方最近被杀了不少的士司机,所以他们觉得我是杀人凶手。”
  听我这么说车后座的乘客笑了,他问道:“* na *你是不是杀人凶手呢?”
  “我当然不是,但这话从我嘴里说chu **| lai |*没人相信。”
  他若有所思的嗯了一声道:“我相信你,正好我要去的di 方路过山泉湖,就让我送你一程吧。”
  没想到还能遇到这好事,我道谢后坐jin *了副驾驶。
  他拍了拍司机的肩膀道:“走吧。”
  车子继续开动,我转头对车子后座的乘客道谢道:“真是太感谢了,如果不是你帮忙我估计要走到明天↓午了。”
  “都是在外漂泊的人,能帮就帮一把,我也不多chu *一mao *钱的成本。”他笑道。
  这人大约四五十岁年纪,面相清瘦,戴着一副眼镜,外形和说话的语气都颇为儒雅,我随口问了一句道:“您贵姓,*| lai |*这儿是chu *差吗?”
  “是啊,chu *门在外就是赚钱,否则大半夜的还在外面跑图什么呢?”这人微笑着道,却并没有告诉我他的姓名。
  既然他不说我也不会追着问的,毕竟大家萍shui *相逢,有戒心也不奇怪。
  “* na *你又是为什么*| lai |*这儿的?”中年人问道。
  “我是路过这里,但被一些小事情给耽误了。”
  他点点头随后也没再问我话,而是仰着头闭目养神,我识趣的闭上嘴,kan着车窗外。
  穿过一处颇为开阔的环城河后我们chu *了市区,不远处的大山已经kan的是清清楚楚,夜色↓大山四周black(hei )压压的毫无半点人气,也没有一点声音,我感觉自己就像身在di 狱中。
  对我*| lai |*说只要到了此di 我在* na *↓都一样,于是我对司机道:“麻烦你停一↓。”
  司机却恍若未闻,继续往前开车,我不免觉得有些奇怪道:“师傅,麻烦停↓车,我就在这儿↓车了。”
  话音未落就觉得肩头被人拍了一↓,随后我鼻子里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气息,闻到这股气味我脑子顿时一懵就失去了意识,但很快我又恢复了意识,只见中年人的手还是按在我的肩膀上没动,他喃喃低语着说这话,声音很低沉,似乎在念一段咒语。
  此时车子已经停住了,但我用余光都能kan到司机以一种很奇怪的姿势坐在座椅上,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似得。
  我心里暗暗一动,kan*| lai |*这人是对我使用邪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