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对于这个人的chu *现我没有丝毫准备,因为chu *现的却是太过突然,随后我才反应过*| lai |*这个忍者是之前受伤的三名忍者之一,由于对掌心雷power(*li dao*)的自信,我完全忽略了这个人的存在。
  之前被我打倒在di 的这两名忍者或许是因为我所使用的di 气并不强烈,所以只是受了伤,并没有生命危险,而这两名忍者应该是差不多时候恢复意识的,只不过一个人想活命所以第一时间和我交流,而另一人kan样子十有**是为了捍卫“帝国的荣誉了”,只见他左手拿着一个装着紫色液体的小瓶子,正是邪恶的“天液丸”。
  我心中狂叫一声不好,只见他将天液丸朝我们丢*| lai |*。
  由于我们之间的距离太近,而且我又放空了体内积蓄的di 气,所以根本无法阻拦迎面而*| lai |*的玻璃瓶,只能无奈的kan着小瓶子撞在我身上,薄薄的玻璃碎裂后里面的液体流淌而chu *瞬间引起一股强烈的huo *焰瞬间就将我而人裹夹其中。
  lie *huo *缠身的后果可想而知,虽然衣物不会在瞬间被lie *huo *烧穿,可luo 露在外的皮肤就遭了秧,只听我扶着的忍者发chu *凄惨的嚎叫声,甚至不顾身负重伤,朝溪shui *处跑去,此时他的皮肤皮肤已经被烧chu *无数shui *泡,并且shui *泡已经爆裂,平层↓的脂肪和血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都在lie *huo *的炙烤↓瞬间萎缩变色。
  kan着他body(* shen | ti *)表面chu *现的恐怖状况,我甚至忘记了自己也被huo *焰*烧,可反应过*| lai |*后我又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丝毫感觉不到lie *huo **身的痛楚?
  毫无疑问我身上正燃烧着熊熊大huo *,我的衣物正在lie *huo **烧↓逐渐化为灰烬,但我的body(* shen | ti *)却没有丝毫的损伤。
  我抬起手只见熊熊huo *焰中的皮肤甚至连颜色都没有变,而且奇怪的是我丝毫感觉不到hot(英文:hot,中文:re )量。
  按理说即便是修炼了呼xi 口及术,我身有异状足可以抵御普通huo *焰的*烧,可至少我该察觉到温度的提升,可此时此刻我丝毫感觉不到任何hot(英文:hot,中文:re )量,甚至能感觉到一股明显的凉意。
  感觉到了这种异常后我shen 手在body(* shen | ti *)上燃烧着的熊熊huo *焰上*| lai |*回摩挲了几↓,去发现我似乎无法感受到手与body(* shen | ti *)的接触,仿佛在我皮肤外层又多了一道保护壳。
  此时跑到半路的忍者已经因为伤势太重摔倒在di ,他不停发chu *痛苦的哀嚎声,足足过了很长时间才被lie *huo *烧死,而我则一动不动的站在原di 完好无损的等着huo *焰的消失。
  虽然我无法kan到自己body(* shen | ti *)的全景,但我估计此时的自己应该是像身上燃烧着di 狱之huo *的恶魔,偷袭我的忍者则跪在我身前匍匐pa(足八)在di ↓,嘴里也不知道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但kan样子对我的“辟huo *术”他应该是彻底拜服了。
  此时我背在Behind(shen hou)的背包在lie *huo *的燃烧↓掉落在di ,包里装着两颗极其珍贵的宝珠,所以我几乎是二十四小时贴身携带,眼见背包也要被lie *huo *烧成灰烬,我担心珠子受到损毁于是拉开拉链准备将珠子倒chu **| lai |*。
  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拉链刚拉开一条缝,只见包裹上包括我身上所燃烧的huo *焰瞬间就被xi 口及入包中,之后我身上就像被大shui *浇过连一丝huo *焰都不见了。
  不但没有huo *甚至连烟都没了。
  我惊讶的拿起背包朝里望去,只见老松吐chu *的宝珠此刻闪烁着一层怪异的荧光,说不好是什么颜色随机yuan *球表面渐渐chu *现了一个暗褐色的类似于符文的图形。
  此前这忍者是pa(足八)伏在di ,所以突然的变故他并没有发现,但我身上lie *huo *熄灭之后他应该是感觉到了异样,于是头微微抬起。
  我可不想让他知道身上揣有异宝,赶jin 将拉链拉上。
  或许是因为宝珠的缘故,背包除了肩带被烧断,其余部位没有明显的损毁,于是我假装若无其事的拿起后夹在腋↓,这人和我对视了一眼赶jin 又低↓了头。
  我当时真想用砖头把他脑袋砸烂,但还是强忍住了怒气,和这样的小角色纠缠没有任何意义。
  于是我转身朝车子走去,不远处就是已经被lie *huo *烧成焦尸的尸体,但lie *huo *依旧持续的燃烧着,由此可见“天液丸”的燃烧效力有多强大。
  我叹了口气,从燃烧着huo *焰的焦尸旁绕了过去,或许是因为背包的口袋处留有缝隙,lie *huo *很明显的chong *我这边被xi 口及入口袋,我不想被* na *个忍者kanchu *破绽,加速走了过去。
  车子上的四人再度被我“耐烧能力”震惊的目瞪口呆,而Behind(shen hou)也不时传*| lai |*沙沙声响,我回头望去只见* na *名忍者跪在di ↓,亦步亦趋的跟在我的Behind(shen hou),kan样子他是打算跟着我了。
  也不是不可以,因为我需要从他的身上得到藤须甲的一些情报,而kan他现在对我五体投di 的崇拜样,估计我问什么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告诉我。
  想到这儿我打开车门道:“大侠,请上车吧。”随后他规规矩矩给我磕了个头,这才爬jin *了车子里。
  我担心他会伤害车子里其他人,所以坐在了他的身边,而他则弓着腰不停对我说着,虽然我听不懂(曰)ri 本话,但从他的语调中能感受到他对于我的崇敬。
  “你gan 嘛带个小鬼子上车,刚才他还想烧死你?”楚森发动汽车后问我道。
  “我们应该能从他嘴里问chu *一些消息*| lai |*。”我道。
  “对了,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练了《葵flower (hua )宝典》怎么突然间就如此生猛了?”楚森道。
  “去你大爷的,你才是东方不败呢。”我们嘻嘻哈哈开了一会儿玩笑后我道:“今天晚上遇到三星道长了,他又传授了我一些很实用的本领,现在的我没什么大本事,但一般的小脚色肯定不是我的对手了。”我有些洋洋得意道。
  “你kan见三星道长了?有没有问他俞清秋的事情?”
  “当然问了。”
  “他怎么说?”
  “回答的很今口 han 糊,但我感觉他带走俞清秋是有原因的,但这个原因他没对我明说。”
  “所以你就信了?”楚森差异的道。
  “废话,否则我还能质疑三星道长吗?他对我是有恩的,我能质疑他吗?”我恼huo *的道。
  “说的也是,这说明鹰哥没有骗我们,他真是被三星道长雇佣做事的,所以也没必要担心了,小俞在三星道长的手上肯定不会受委屈的。”楚森道。
  “* na *肯定是,所以我也不担心了。”
  “接↓*| lai |*我们该做什么?”于开道。
  我想了想道:“首先把钱给鹰哥,然后报警,这些人都是吃过人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这种罪是不可原谅的。然后找个懂(曰)ri 语翻译的,得和我的(曰)ri 本粉丝好好聊聊。”
  这个人此时还是毫不厌倦的对我喃喃低语着,kan样子不像是说话,更像是祈祷。
  我心里好笑,小鬼子就是喜欢☆ɡao 扌高☆盲目崇拜这一套,否则当年* na *些愚民也不会被军国主义分子蛊惑,争先恐后的为别人当pao灰。
  于是车子开chu *山里后我在最先到达的城市里找到了当di 规格最* gao *的大浴场,jin *去后我故意在监控视频前留↓了影像,随后我在存包柜里存了三十万后便chu *去在街边电话亭拨通了110。
  我的目的可不是直接报警,而是通过110询问到当di 警方一把手的联系方式,随后我拨通了* na *位姓卫的局长手机号。
  手记响了几声后被接通了只听一个声音浑厚的人道:“你好,我是卫小龙。”
  “卫局长允许我自我介绍一↓,我是一名负案在逃的杀人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