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你就别在* na *装纯了,我可以百分百的告诉你,一旦chu *了这种事情女人永远是受害者,所以你还有脸叫屈,我真佩服你。”
  “kan*| lai |*我是说不清楚了,要不然我找小俞赔礼道歉去?她现在在哪儿呢?”
  “在王莉娜的房间里,我kan她哭的* na *么伤心,还以为你gan 什么缺德事了。”
  “天di 良心,* na *么短的时间我能gan 什么缺德事,我这真是哑巴吃黄连了。”
  但也没辙,只能给人赔礼道歉,于是我去了王莉娜房间,敲了敲门后她道:“谁啊?”
  “我。”我感觉自己说话的声音是从牙缝里挤chu **| lai |*的。
  门打开后王莉娜表情怪异的望着我,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意思,总之* na *副表情让我心里很没有底,我尽量让自己显得不是* na *么亏心道:“听说小俞在你这儿,我、我过*| lai |*kankan她。”
  王莉娜hands(* shuang * shou *)环抱在xiong 前,表情颇为严峻的对我道:“你到底对她做什么了?”
  问的问题和楚森一样,我无奈的耸了耸肩道:“估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的,让我和小俞谈谈吧,就我和她两个。”
  “你们男人啊就是猴急,一点耐心都没有。”她忍住笑说完这句话后昂着头从我身边走过。
  我是灰头土脸的jin *了房间,将门关上后kan见俞清秋坐在chuang shang 低声啜泣着,kan*| lai |*她是真的感受到了侮辱,我从心底里产生了负疚感,甚至都不敢靠近她,尽量站的离她远点道:“小俞,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但我肯定不是主观故意的,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我肯定没有侮辱你的意思。”
  要命的是这姑娘还不能说话,此时她肯定不想写字,所以我们之间的(gou)通并不顺畅。
  其实我心里也委屈,这事儿说到底错不在我啊。
  等了一会儿这姑娘没有任何反应,就是在* na *儿不停的抽泣,我道:“无论你需要我做什么形式上的道歉我都同意,你别再哭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她还是不停的哭泣,我也是无奈了,叹了口气道:“如果你真要是心有不忿,我有办法解决你的愤怒。”说罢我走到她面前半跪在di ↓后从腰间抽chu *一把用用*| lai |*削shui *果皮的弹簧刀道:“我这一刀↓去手掌就是个hole(dong ),这样你心里就能好受点了?”说罢我将手掌平shen 在chuang shang ,随后举起刀就要捅,没想的是这姑娘突然一把攥住我持刀的手腕,随后就抱住了我的脖子,并将她千jiao (女乔)百mei(女眉)的脑袋贴在我xiong 前。
  不得不说这一↓变故可实在chu *乎我的意料,我的body(* shen | ti *)瞬间就僵*ying *了。
  或许她对我早有好感只是一直在找机会表达,今天算是一个契机,所以就借着这件事彻底挑明了。
  有了这个念头后我又觉得自己特别无耻,俞清秋虽然不能说话,body(* shen | ti *)有残疾,但是就凭她的模样长相* na *绝对是一等一的人才,她要想找绝对能找到比我有才有貌的男人,我这实在是有点恬不知耻的感觉。
  但她抱着我的感情是真挚而hot(英文:hot,中文:re )烈的,甚至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她ji cu *跳动的心跳,如果她对我没有感觉是不可能有如此剧烈心跳的。
  其实在这之前我就多多少少预感道这姑娘很可能对我产生了好感,只是我有家室,而且我也实在不好意思往这方面去想,毕竟人家一个如flower (hua )似玉的大姑娘,凭啥就kan上我了?我还真不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
  不过我的感觉还真没错,这姑娘确实对我有了好感,但我是真没有丝毫沾沾自喜,反而觉得挠头,所以我也不敢hands(*yong * shou *)抱住她,只能让她抱住我,俞清秋一抱就抱着我很长时间,等她哭泣声稍微停止了一些后我在她耳边小声道:“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心……”不等我话说完她hands(*yong * shou *)按住我的嘴巴。
  随后她从口袋里逃chu *纸和笔写了一行字递给我,只见* shang * mian *写着“其实我从内心里感激你对我的帮助,我不是怪你,我哭是因为心疼你受到的伤害。”
  她之前应该是kan到我* tui *上的伤了,想到这儿我内心一阵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甚至我有点心动,想要把她揽入怀中,但理智让我没有这么做。
  只见她继续在本子上写道:“你晚上和他们一起离开时我就特别担心,现在哭只是情绪压抑久了的施放,你不要责怪自己,我真的没有怪你。”
  “你没我怪我,我就放心了,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好嘛?”我道。
  “我不想睡觉。”她直接在纸上写了这么一句话。
  我kan到只觉得脑袋一阵阵发zhang (**月长**),我其实心里明White(颜色bai )这件事必须和她当面说清楚,我不可能再接受任何女孩子的好意,否则我要么当个脚踩几条船的混蛋,要么就再当一次负心汉,这两个结果无论哪一种都是我不想体会与经历的。
  人生就这一世,我的理想虽然谈不上崇* gao *伟大,但至少想做一番让人羡慕的事业,又何必在男女之事上给自己留↓一个永远的污点让人戳着我脊梁骨骂呢,这可是非常不合算的事情。
  想明White(颜色bai )这点我扶着她的双臂将她送到一个与我相对“安全”又不见外的距离,随后我抽过一张凳子坐在她身边道:“小俞,我的情况从*| lai |*没有瞒过你,你知道我已经有老婆了,感谢你对我的青眼,我也不想说什么特别矫情的话解释我现在的心情,我的愿望其实特别朴素,就是希望你能过得越*| lai |*越好,而不是被一个混蛋毁了你的人生,你也应该相信自己肯定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爱人,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哪曾想到她在纸上写了一个让我目瞪口呆的话,她道:“我知道自己是个哑巴配不上你,我也不期望你能正经八百的娶了我,但是我心甘情愿的和你一起过(曰)ri 子,服侍你和大姐,可以吗?”
  我也是醉了,这都解放多少年了,她怎么又过会了万恶的旧社会?这也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但这也让我颇感心疼,这姑娘实在是太缺关爱了,以至于我只是对她有* na *么一点点的好意,她就要用一生回报我,甚至不惜当小妾。
  想到这儿我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劝慰俞清秋了道:“你很漂亮,也很善良,不要因为一点挫折就轻kan自己,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一位公主,即便是在人群里你也是鹤立鸡群的佼佼者。”我也不是说客气话,俞清秋稍微穿好点的整个人气质各方面立刻就凸现chu **| lai |*,绝对是个如假包换的大美女。
  她一对shui *汪汪的大眼睛目不转睛kan着我很长时间,最终露chu *了一丝笑容,美女的笑是能感化人心的,之前我心情还有点小沉重,此时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心情也瞬间变好了。
  当人心情变的阳光时也就好开解了,甚至不需要说什么话,只需要拍拍她的肩膀,这姑娘就明White(颜色bai )我的用意了,她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我松了口气,起身离开了房间回到我的屋子后对王莉娜道:“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女人在这方面比男人*(咸心)min gan 的多,小俞kan你的眼神早就不对了,只是你太木头,对此没有感觉。”王莉娜笑道。
  “你就别开玩笑了,我这种结了婚的男人最怕的就是遇到这种事,你可千万别在她面前提这件事了,让她自己慢慢淡忘吧。”
  “你以为女人能像男人* na *么绝情呢?女人是世界上最长情的动物,如果她真心爱上一个男人是很难忘记的,能忘记的也都是不爱的。”王莉娜认真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