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还有他们说的这个“老宋”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些人对于“老宋”如此上心?甚至不惜为了这个人杀人,而且还是连杀六人。
  人为了利益犯罪是永远存在的行为,这并不奇怪,我奇怪的是老宋究竟是何方神圣?
  随后就听有人道:“李哥,这件事我们一定要做,老宋决不能落在别人手里,有人*| lai |*抢我们的好处,* na *就让他有*| lai |*无回。”
  “* na *就拜托几位兄di 了,这件事咱们一定要齐心协力办成功,如果连自己家的东西都办不好,还有谁会kan得起我们?”
  就这位kan似已经毫无生气的李老板,si 禾厶底↓其实ting *有大哥范儿的,这三人对于他还真是俯首帖耳,说什么就是什么。
  就听秃头问李老板道:“什么时候办事,你说一声就行了。”
  “嗯……这件事宜早不宜迟,明天晚上,晚上两点之后动手。”
  “两点之后?我们在哪儿办他们?”
  “老巷子宾馆,明天晚上值夜班的前台接待是我一亲戚,你们就在宾馆里做了这些人。”
  “我操,在宾馆里杀人有监控把我们录↓*| lai |*怎么办?”
  “* na *宾馆比你年纪都大,哪*| lai |*的防盗探头,没事儿别在* na *瞎操心。”
  “* na *我们在宾馆杀人会不会给你亲戚招惹麻烦?”
  “你们能别瞎操心吗?”李哥的语气充满了不耐烦。
  “好,我们不说了,明天晚上就去办事。”
  之后几个人就在* na *推杯换盏的喝了起*| lai |*,我觉得没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了,于是悄悄返回了宾馆。
  此时正是晚上三点半,我也不管他们还在睡觉,挨个敲门将所有人叫醒后我让他们到我房间“开会”。
  俞清秋胆子太小我不敢告诉她过于惊悚的消息,所以她不在场,除此以外别的人都在,我先问王莉娜道:“你对李老板究竟有多了解?”
  “你不会晚上不让我睡觉就是为了听李老板的八卦?”
  “我没* na *么无聊,不过你最好把所有已知的李老板信息告诉我,这很重要。”
  从我的表情中她kanchu *了我绝不是在开玩笑,所以她rou了rou惺忪睡眼道:“我对他没什么了解,也就知道他的家人都死了,孤家寡人一个,另外就他的港式叉烧包做的味道很di 道,这个你们都吃过了自行评判。”
  “没了?”
  “是的,我知道的消息就是这些,我并不是当di 人。”她解释道。
  “你知道李老板的全名吗?”于开说话时已经打开了他的电脑。
  “这个我是真不知道,但有一次我听叔叔称呼他小文,会不会叫李文呢?”
  “我试试。”说罢于开对着电脑一阵敲打后道:“这人还真就叫李文,早年是个猎户,专门偷盗山里的珍惜动物,后*| lai |*因为偷猎了一条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同山蟒被判刑五年,chu **| lai |*后就开了一家包子店,之后数年间两个孩子和老婆全部死于癌症,李文也患上了重度失眠,虽然一直坚持治疗,但至今没有任何好转。”
  “他有重度失眠?难怪从不睡觉。”我道。
  “你调查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于开合上电脑后问道。
  “就是这样一位kan似人畜无害的人今天晚上雇佣了三名凶手,明天晚上两点会对我们↓毒手。”
  “什么?你是说他会杀了我们?”王莉娜原本还有些睡意盎然,这↓顿时瞪yuan *了眼睛。
  “这是我亲耳听到的消息,我叫你们起*| lai |*就是为了商量对策。”说罢我又补充道:“他之所以动了歹心是因为一个叫老宋的人,你知道洛松县有姓宋的知名人士吗?”
  “姓宋的知名人士?”她皱眉想了很久道:“我对洛松县其实知道的也不多,还是问问我叔?”说罢她拨通了光哥的电话之后将电话交给我。
  随着几声铃声响动,光哥* na *边传*| lai |*了迷迷糊糊的声音道:“小娜,这大半夜的你不睡觉gan 嘛呢?”
  “光哥是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我需要咨询你。”
  “是你啊,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得深更半夜的说?”
  “你们洛松县有没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人姓宋?”
  “姓宋的人?”他想了一会儿道:“好像新到任的县委副书记姓宋,怎么了?”
  “县委副书记?李文总不至于为了一个县委副书记要连杀六个人?我们甚至连这位副书记的面都没见过。”
  “杀人?你是说李文要杀你们六个?”光哥顿时醒了神。
  “是的,他为了一个姓宋的人要杀我们六个,而且听他说的意思这个姓宋的人你也认识,让我们*| lai |*洛松县就是为了和他争这个人。”
  “我肯定不认识什么姓宋的牛*人物,李文会不会是疯了?我知道他的精神状态一直不是很稳定。”
  “杀手明天晚上两点就会潜入宾馆杀我们,这个消息百分百不会chu *错,但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姓宋的到底是何方神圣,他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人去杀六个和姓宋的毫无关系的人。”我认为光哥有意隐瞒是,说话语气也越*| lai |*越*ying *。
  “我用我的人品担保,绝没有隐瞒你任何消息,在我的印象里确实不认识姓宋的人,就算是* na *位新*| lai |*的县委副书记我和他至今没有见过面,也没有(gou)通过。”
  我听光哥的态度实在不像是装糊涂道:“我们*| lai |*这儿是为你做事的,现在别人要杀我们,你准备怎么办?”
  其实我并不是担心* na *三个土包子一样的杀手,我只是想知道光哥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pao灰。
  按理*| lai |*说他把我们当pao灰的可能* xing *不大,因为王莉娜和我们在一起,他没必要让自己的亲戚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送死。
  光哥想了好一会儿才道:“我现在就安排人过去,如果明天他真的人派人过*| lai |*,我保证*| lai |*一个抓一个。”
  虽然我不怕* na *几个人,但我也懒得和这些人动手,于是道:“* na *你赶jin 派人过*| lai |*,否则我们真要chu *了事情这责任估计你扛不起。”
  “没错我的小太爷,就算我死在洛松县也不会让你chu *半点事情的,你尽管放心。”说罢他就挂了电话。
  光哥对于我的安全应该是非常上心的,听说有人想要动我手,他立马就派人过*| lai |*了,我把手机还给女孩后道:“你叔已经调人过*| lai |*了,我们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关键是这个姓宋的到底是谁我还不知道。”
  “只要叔能抓到其中一个,肯定就能问chu *结果。”
  于是我们商量了晚上行动的对策,毕竟还有两个女孩需要保护,这点绝不能chu *任何意外。
  俞清秋始终不知道这些事情,她脸上的肿已经完全消弭了,头发也长长了一些,已经到了肩头,如此更加楚楚动人。
  我甚至不敢直视,这倒不是因为我心虚,而是我实在不想再给楚森“刷存在感”的机会。
  到了中午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对方告诉我他是光哥派*| lai |*的保镖,不方便jin *宾馆找我,让我chu *去谈话。
  于是我chu *了宾馆,在宾馆背面的一条街上我见到了他,是一个身着运动衫三十多岁的年轻人,kan他样子实在不像是保镖模样,面皮White(颜色bai )皙,戴着一副眼镜,有点老师的气质,这人说话也是细声细气道:“于先生,请你放心,我们随后就会jin *宾馆定几个房间,到时候我们换一↓屋子。”
  “* na *你得小心,这些人可都是亡命徒。”
  他笑了,语气平静的道:“我这人怕老鼠怕蟑螂,总之畏惧的东西有很多,但我还真就不怕亡命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