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不是怪您,我只是觉得我的运气真是太差了,差之一步人生从此天di 之别。”
  “你就别光发感慨了,你是走错了一步,后期的工作量全部是我们的,修补hole(dong )顶和路将军遗体的重新安葬,这可都是我们*| lai |*做。”
  “老爷子真是对不起你,这件事你kan需要多少钱。”
  老头摆了摆手道:“这个社会怎么了,怎么一张口都是钱,难道没钱就不做事了?”
  “我只是觉得拖累了大家,想要表达一↓心意。”
  “不需要表达,你最好的回报方式就是以后再别*| lai |*就行了。”说罢老头呵呵笑了。
  阴长生似乎是有点不太好意思道:“您放心,我以后绝不会在贸然jin *山了。”
  老头点点头道:“小子,这座山确实有龙腾之像,但话说回*| lai |*以你的能力是否能把握这样一处顶级的风shui *di 形?我说难听点的,不过是为了虚名、利益可如果因此而丢了* xing *命真的值吗?”
  一句话典型梦中人,阴长生影视被他说服了,连连点头道:“您说的没错,这件事是我做的不聪明,以后我再也不会强chu *头做超越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了。”
  “这就对了,话说*| lai |*这次幸亏是我还活着在,如果我死了,换了一个不认识你的人当族长,我可以肯定的说你们两就已经死在di 宫中了,哪还有chu **| lai |*的机会。”
  “是的,这件事我做的确实鲁莽了,希望您能原谅。”
  “不知者不为罪,就算要怪* na *也是kan守di 宫入口的孩子受罚,和你没什么关系。”
  “您千万不要为难他了,毕竟山里除了我一般人也jin *不*| lai |*,孩子们也不可能整天保持* gao *度警惕,如果非要责罚您就罚我,我不能让别人替我背black(hei )锅。”
  老头呵呵笑道:“你就别替别人操心了,这件事我肯定会秉公办理的,否则族长公信力何在?这也是个好事,提升孩子们的警惕* xing *这总是没错的。”
  话说到这份上也没必要在多说什么了,毕竟这是人家的si 禾厶事,而且老头说的也没错,他可以在这件事上做文章,重新提振大家的警惕心,否则再往↓去这里就会变成公共的旅游场di 了。
  之后我们便离开了,有当di 原住民的帮忙,我们↓山的路虽然有惊,但没险,最终踩在上山之前的入口处,我能松口气了道:“阴叔,不是我打击你的信心,想要夺藤须甲的控制权恐怕是要再想办法了?”
  “是的,任重而道远。”
  我道:“您在di 宫里点燃的* na *团蓝色huo *焰是什么本领?”
  “这叫炼huo *,其实原理也不复杂,就是从空气中提炼chu *可燃烧的di 气点燃后的现象,不过由di 气点燃的huo *焰状态是不一样的,有橘Red(* hong *)色的,有天蓝色的,甚至还有纯white(* bai se *)的,炼huo *在人身上点燃之后是不会将人烧成灰炭的,但会令人窒息而亡,其实炼huo *并不难学,只要能够操控di 气,就可以使用炼huo *。”
  听他这么说我顿时就激动了道:“阴叔,我是懂得一些基本操控di 气方法的,要这么说我也可以学习炼huo *了?”
  听我这么说他脸上浮现chu *一丝笑容道:“你居然懂的操控di 气?”
  “是的,如果你能传授我炼huo *的方法,我觉得肯定能学会。”
  “我当然相信你的智商,不过学习炼huo *是需要承担风险的,从此以后你可就不能再抽烟了,你有把握能把香烟给戒了吗?”
  “当然有,真要能学到本领,不抽烟就不抽了呗,反而对body(* shen | ti *)有好处。”
  阴长生道:“除此以外,炼huo *每使用一次会耗费你大量的体能和精力,甚至有可能会让你的body(* shen | ti *)处于衰竭的可能,所以千万要小心谨慎的使用,否则悔之晚矣。”
  “你放心,这个道理我明White(颜色bai ),学了这个本事无非就是为了保命,也不是因为好玩,所以我不会轻易使用的。”
  “你帮了我一场,我也应该还你的人情,所以我愿意把炼huo *的本领交给你,但千说万说就是一句话,一定要小心谨慎的使用它。”
  我联系了楚森,得知刘西村* na *边暂时没有任何变动,也就安心了,回去后在竹屋里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清早阴长生把我带去了一处风景秀丽的flower (hua )园,这里面的植物明显有别于山中别的区域,是能清楚kanchu *人工栽种修剪痕迹的,所以应该是美女栽种的后flower (hua )园。
  “你之前所学的操控di 气的手段大概到何种程度了?”他问我道。
  “应该就是最基础的本领了,呼xi 口及术。”我道。
  “嗯,呼xi 口及之法在操控di 气的手段里确实是最简单的手段,不过只要有基础学起*| lai |*就事半功倍,现在我需要你证明所学的呼xi 口及之术。”说罢他退开了五六米的距离。
  我四↓kan了kan,端起一盆小兰flower (hua ),这盆兰flower (hua )明显比别的苗要弱,草叶稀疏,叶片颜色也微微发黄。
  我盘膝坐在di ↓,闭上眼睛后意识逐渐归拢,很快我就觉得鼻翼周围清风习习,一股清气就像线一般从鼻子jin *入后在jin *入肺里,瞬间我觉得神清气shuang XX大XX,原本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也变的清醒不少。
  随后我(bie)住xi 口及入的清气,将兰草放在鼻子↓方后缓缓pen( 口贲)chu *积郁肺部的清气,当我再睁开眼后只见原本瘦弱洗漱的兰草颜色已经变的翠绿,且根根ting *拔而起,眨眼间植株的整个状态就有了翻天覆di 的变化。
  随后我将植株送到阴长生面前,他点点头道:“不错,虽然还谈不上huo *候有多深,但绝对不是门外汉了,而且炼huo *说White(颜色bai )了也就是呼xi 口及术的升级版,只有熟练掌握呼xi 口及的技巧才能施展炼huo *的法门。”
  “哦,呼xi 口及术对我*| lai |*说肯定没有任何问题,不光是对flower (hua ),我甚至可以xi 口及入人体的气魄。”
  听我这么说他有些惊讶道:“你连人体的气魄都能掌控住?”
  “是的,但我的本事也就仅限于此了,再有深入的能力和技术就不在我能力范围内了。”
  他点点头道:“ting *好,真的ting *好。”
  说罢他chong *我抬起左手竖着食指与中指,就见他的指尖隐约闪烁着一团细微的蓝色huo *苗。
  他并没有生成huo *焰,只是有一团团的huo *焰在手指指尖上liao 动,这么做既显示了技能,有可避免过多的耗费精力。
  不过我也从huo *焰的liao 动之间发现了一点规律,就是每当他呼气时huo *焰便chu *现,每当他xi 口及气时huo *焰便消失。
  随着他呼xi 口及恢复正常指尖上的蓝焰便彻底消失了。
  “其实当我呼xi 口及时就已提炼了空气中可以起到燃烧成分的气体,然后再通过指尖mao *孔释放chu **| lai |*,这一手法kan似简单,其实运用到了运气术,这是将xi 口及入体内的di 气在体内运转的本领,也是di 气操控术的第二层级,因为只有xi 口及入呼chu *是很难达到复杂使用目的的,只有操控di 气才可让di 气的效用发挥到极致,而炼huo *说White(颜色bai )了就是操控di 气的一种手段。”
  “明White(颜色bai )了,接↓*| lai |*您要教我的就是操控di 气的办法了?”
  “是的。”说罢他对di ↓招了招手,就见一片枯萎的叶子忽忽悠悠飘了起*| lai |*,随后稳稳的飞入了他的手掌中。
  我都kan傻了道:“这也是di 气操控术?”
  “当然,我皮肤的mao *孔呼xi 口及之间产生xi 口及引力,所以将枯叶xi 口及了起*| lai |*,如果你能产生巨大的xi 口及力,甚至可以xi 口及动一座山。”说罢他贴着树叶的手掌一震,就听扑啦一声,树叶被气流弹she 而chu *,飞chu *十几米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