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你是不是威胁我?”我恼huo *的问道。
  “咱们是合作伙伴,我怎么可能威胁你,我是在解答你的疑问而已。”
  “用威胁的语气解答我的疑问?这么kan咱两的关系很难处理协调好。”
  “也别扯淡了,就说怎么办吧?事情办完咱们赶jin 告别。”
  阴长生倒是不急,他稳稳的坐在草皮上道:“你放心吧,肯定有你忙的,不过今天的路也就走到这儿了,明天咱们继续。”
  我虽然一肚子不* gao *兴,但走了这么远的路肚子是真饿了,等阴长生烧好汤后我饱餐一顿躺在di ↓就睡着了。
  昨晚一夜没睡,今天自然睡得很好,足足睡了一夜没醒,第二天再起*| lai |*阴长生已经把早饭做好了,是烤馒头和烤鱼,他做饭菜的手段确实很* gao *明,无论是炖汤也好是烧烤也罢都很和我胃口,睡好了吃饱了自然是精神抖擞,我道:“今天如果继续走山中险道我估计是不太行了。”
  “放心吧,到这里了可以直接走山hole(dong )。”听他这么说我暗中松了口气。
  吃过饭后他用土填了烧huo *的坑,我们jin *了山hole(dong )内继续向上走,山hole(dong )里就是一圈圈的盘石山路比之hole(dong )外上山的路* na *就是仙境了。
  因为体力恢复的较好,所以我们走的也很快,五个小时后我们终于穿过了hole(dong )顶的hole(dong )口,站在另一块山di 之上。
  这片山di 比起↓端的*| lai |*要开阔许多,因为没有了巨石的阻挡。
  即便是像我这样有恐* gao *症的人站在这处山顶xiang ↓()眺望,都不免有“一览众山小”的豪气,我突然间“一股气概”充溢xiong 间,只觉得要从body(* shen | ti *)内蓬bo (孛力)而chu *一般,要不是我文采太差,真想奋笔疾书一首七言律诗,并大声朗诵chu **| lai |*以抒心意。
  只见这个di 方立着一块石碑,石碑上用Red(* hong *)字刻着“望龙阁”三字。
  我道:“这个石碑上写的三个字ting *霸气的。”
  “这可不是随便写的,这是chu *自于一位风shui *大师的手笔。”阴长生道。
  这块石碑并没有落款,我就问道:“这位风shui *大师为什么不留↓自己的姓名呢?”
  “或许是因为他低调吧,不过我恰好知道他的名字。”
  “哦,能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这也不是什么不能告人的秘密,这位大师姓于,叫于万成,江湖人称于老仙。”
  我一听这人姓于就问道:“这人和我不会有关系吧?”
  阴长生道:“姓于的人又能被称之为风shui *大师的,好像不是很多吧?”
  “难道是我老祖?”
  “是的,于先生就是五老太爷的父亲,应该算是近代人公认的风shui *大师,这片望龙阁就是他发现的。”
  “望龙阁的意义何在呢?”我道。
  阴长生指着东北面道:“你往* na *边kan。”
  我朝着东北面望去只见是一片灰色的漭漭山原,一股又一股的山脉纵横交错,形成了一股股气势磅礴的山脉di 形。
  要说di 形雄伟这里kan*| lai |*确实不同凡响,但要说究竟好在哪儿我也没kanchu **| lai |*,当然我作为于家后人绝不可能质疑先人的决定,所以我装模作样的连连点头道:“果然不凡。”
  阴长生并没有说话,只是* gao *深莫测的笑了笑。
  吃过饭之后我问接↓*| lai |*怎么办?他道:“休息一会吧,我们晚上起*| lai |*做事。”
  “什么事儿还得晚上做?”我道。
  “别问了,马上就要做的事情我也懒得再说。”说罢他选了一块石头盘膝坐↓闭上双目。
  他打坐* na *我就只能睡觉了,不过这片山di 土质坚*ying *,睡在* shang * mian *很不舒服,所以翻*| lai |*覆去好一会儿我才睡着,感觉也没睡多一会儿,就听阴长生在我耳朵边道:“小子,起*| lai |*kan好戏了。”
  我rou了rou眼睛睡意盎然的从di ↓爬起*| lai |*道:“kan什么?”
  “你在往东北方向kan。”于是我继续朝中午探望的方向望去。
  此时已经是傍晚,太阳从金黄变成了深Red(* hong *)色,天边挂着一片片的晚霞,说也奇怪,在阳光最强烈时通体泛灰的大股山脉在晚霞的辉映↓由远及近,居然显chu *一条Red(* hong *)中泛金的龙形di 带。
  在这条龙形di 带里有山脉有农田,有河流有平原,可是不同的di 形居然反she chu *的光芒是完全一致的,而且恰好形成了龙形,这绝不能以“凑巧”二字解释,这就是风shui *上说的大龙脉之di 。
  所谓大龙脉指的就是呈龙形的区域,有很多山shui *湖泊处如果站在* gao *处俯瞰都能呈现chu *龙形,而这次是我the first time(di yi ci )亲眼见到这种极其特殊的di 形。
  一般*| lai |*说只要是大龙脉之di ,说明当di 龙气旺盛,只有龙气旺盛之di 才会生长龙形之di ,但如此明显的龙形之di ,并且在晚霞中以Red(* hong *)、金二色显现chu **| lai |*,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我kan着这片龙形区域道:“当年我家老祖发现这片di 时造成的影响有多大?”
  “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因为当时正处于抗战时期,这一片夺天di 造化之功而形成的风shui *宝di 即便被发现了也没人会大肆宣扬,而且你仔细kan这条龙的龙首位置。”
  只见这条金Red(* hong *)色的“巨龙”龙首正对着宝塔山我所眺望的方位,kan的真切只觉得这条龙恍惚真的能动了,我赶jin 用力闭住眼睛,再睁开时只见有一段金Red(* hong *)色确实在上↓起伏的波动,这应该是龙身中shui *的部位。
  “每天早上金龙所在雾气沼沼,就像是神龙入云一般。”说罢他转而对我道:“我虽然不是中国人,但对此等壮丽山shui *还是心生敬畏的。”
  “你仅仅只是敬畏吗?难道没有想着做点什么?”我道。
  “当然有,风shui *宝di 也是无主之di ,谁先见到* na *就是谁的,宝塔山为千山灵秀所起,却是于老先生毕生心血,如果此di 由你*| lai |*定,* na *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我也不是傻瓜,(曰)ri 本人找我肯定没有好事,所以我不可能轻易相信他是*| lai |*给我讨公道的,话说回*| lai |*就算真是为于家讨公道,* na *chu *面应对的人也该是五老太爷,论辈分论资历怎么可能到我身上,如果这是一件公办的事,一旦传chu *去龙华村反而会被笑话无人了。
  所以他在这事儿上就是给我↓套,如果我上当,结果就是丢了整个龙华村的脸。
  我毫不犹豫拒绝道:“谢谢你对我的关心,这座山我老祖早已立碑,就算我再没有自知之明也不可能越过五老太爷定此di 形,感谢你的好意,但我肯定不能接受。”
  他也没有继续劝我,微微一笑道:“这个我不勉强,但无论你需要做也好或是不需要做也好,我都全力支持配合你。”
  “你说的好听,其实你的行为就是把我绑架到这儿帮你做事,我有拒绝的余di 吗?”我恼huo *的问道。
  “话不可以这么说,我从*| lai |*没有想过要利用你,我只是希望咱两能有一次精诚无间的合作。”
  我冷笑一声道:“阴叔,我其实并不反对与你合作,但我也希望你别把我当傻瓜,总想着坑我就没意思了。”
  “你怎么总觉得我要害你?难道中国人和(曰)ri 本人之间除了尔虞我诈就没有别的了?”
  我不屑的笑道:“* na *你说咱们还能有什么?难道还能手拉着手一起排排坐吃果果吗?”
  “好吧,你非不信我也不说什么了,等事情做完以后我们kan结果再说。”
  我也懒得和他多交流,等夜色逐渐降临之后* gao *处风寒,我躲jin *两块石头的凹di 道:“明天还要继续往山上走吗?我kan是没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