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我到现在才知道White(颜色bai )头鹰应该是“动物界的僵尸”了,因为当它身上燃起熊熊lie *huo *之后非但没有任何痛楚的反应,反而锤击大树时power(*li dao*)更加强劲了。
  我几乎被震得跳起*| lai |*,但此时此刻我再也没有办法对付它,只能jin jin 的抱住树杈,可这时我又kan到楚森他们几个人慌里慌张从林子外面赶了过*| lai |*,我知道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对付这只浑身冒huo *的White(颜色bai )头鹰,chong *他们大声吼道:“别过*| lai |*,快回去。”话音未落就听咔嚓一声,这株大树居然被White(颜色bai )头鹰用翅膀生生敲断了。
  我只能坐在树上无奈的kan着大树朝泥潭里倒↓去。
  万幸这里的泥潭已几乎被放gan 净,所以等树完全倒↓后我只是身上溅了些泥点,可是当我着急忙慌从树身上爬起*| lai |*后眼前的一幕彻底让我震惊了。
  此时原本在White(颜色bai )头鹰身上熊熊燃烧的lie *huo *已经完全熄灭了,而站在它身前的是* gao *林,只见他shen chu *一只手zhao在White(颜色bai )头鹰的脑袋上,原本暴怒的僵尸bird(niao )此刻已经完全平静↓*| lai |*,其实以它坚*ying *锋利的喙只要啄在* gao *林xiong 口,这小子立马就被开膛破肚,可此刻他**大开,xiong 口完全*bao & lu*在喙的攻击之内,但White(颜色bai )头鹰在他手掌↓比宠物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都要驯良。
  他的手上没有任何物品,就是掌心对着它脑袋,而且二者之间还有一定的距离,但kan* gao *林的表情似乎也比较吃力,他jin jin 闭着眼睛咬着**似乎正用尽body(* quan | shen *)力气与White(颜色bai )头鹰正jin *行这一场无声的角力。
  我正要赶上去帮忙,楚森道:“你别乱动,* gao *林让我们一边待着。”
  我只好爬上木栏,离他远远站着观察,片刻之后之间* gao *林的脑袋开始冒White(颜色bai )烟,豆大的汗珠子一滴滴落↓,而他脸部皮肤也开始浮现一道道的暗紫色的纹路,与此同时White(颜色bai )头鹰身上的羽mao *开始片片凋落,很快它身边就落满了羽mao *,一阵微风chui 口欠过,它身上的羽mao *以更加快速的speed(*su du*)掉落,很快一只强壮凶悍的White(颜色bai )头鹰就变成了tuo *mao *鸡。
  而* gao *林终于睁开了眼睛,他仿佛力尽不止,双* tui *一ruan (车欠)就跪倒在di ,与此同时,White(颜色bai )头鹰就像只死鸡摔落在di 。
  我们赶jin 上前扶起* gao *林,只见他气喘吁吁的摆了摆手道:“什么都别问,扶我回去,我要喝糖shui *。”
  于是楚森将他背在身上快速往回走去,chu *了林子只见被响动xi 口及引在周围的村民全都面带惊恐的kan着我们,我道:“大家都回去休息,你们很安全。”说罢我赶jin 回到了屋子里,此时糖开shui *已经充好,* gao *林就像刚从沙漠回*| lai |*,端着茶缸就是一通灌,很快他皮肤上暗紫色的纹路消退了,他放↓茶缸擦了擦嘴精神也好了很多。
  “老* gao *,你小子可以啊,背着我们偷练武功呢?”楚森笑道。
  “哪有啊,我可不是背着你们,而是这件事我真的没办法和大家交流。”
  “* gao *林,你这到底是什么本领,真够神的。”我道。
  他脸上却没有丝毫得意,反而jin 皱眉头叹了口气道:“之前说我喜欢玩尸体,其实真正的原因就是我发现自己能控制并制服僵尸,我之所以老想着找尸体不是因为我心理变态玩尸体,而是我能从制服僵尸的过程中得到一种心理上的满足,我觉得自己很牛*。”
  我和他也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这算终于明White(颜色bai )他为什么会对尸体如此上心了,原*| lai |*有这么一层原因,而我也明White(颜色bai )四爷爷为什么会对他如此器重了,这小子是真有异于常人的本领.
  * gao *林这属于天赋异禀,他所拥有的能力是没法靠后天修炼的,所以极为难能可贵。
  我见他精神恢复了不少,就问道:“你只用shen chu *手就能控制住僵尸吗?”
  “我能限制它们的行动,也能摧毁它们,我也说不好为什么会具有这样的能力,但确实是很小的时候就有。”
  “你为什么一直不和我们说?”我道。
  “因为一旦让别人知道这点,就无异于告诉别人我身上有强烈的尸气,没人愿意和一个尸气重的人交往,而我也希望有自己的朋友。”说到这儿他微微叹了口气道:“对不起,我一直在欺骗你们,如果……”
  我故作轻松的笑道:“* gao *林,你这话说得就太正式了,我可没觉得你你哪里错了,何必赔礼道歉呢,相反我觉得这很好啊,有了你的保驾护航,我们以后的安全系数也大大增加了。”
  “于哥,你、你真是这么想的?”他有些疑惑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gan 嘛骗你,再说土工本*| lai |*就是和尸体打交道,别人或许怕尸气,但我们没道理害怕。”
  楚森也道:“你小子就别胡思乱想了,你现在可是咱们这群人里的大牛*货了,以后一定要低调懂吗?”
  听了楚森这句话他开心的笑了,之前隐藏了很久的心事吐露之后他终于松了口气。
  我道:“你们就在这儿待着,我回林子里kankan情况。”
  “成,你小心点。”于开道。
  返回树林的路上我已经想明White(颜色bai )这件事的*| lai |*龙去脉了,小(曰)ri 本布设的风shui *局就在* na *棵树中,这在风shui *上属于一个门类,叫“阴棺局”。
  所谓“阴棺局”就是用尸体败坏一di 风shui *。
  这个道理其实不能理解,就好比一个人发现了一片风shui *宝di 适合建造阳宅,而当他在wa di 基时wa chu *了一具尸体,* na *么这块di 表面风shui *di 貌再好都要大打折扣,这就是“阴棺局”的由*| lai |*,而埋设“阴棺”也分为几等,最低等级的当然就是刨个坑埋点死猪死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其次是死人。
  在升级就是用到了棺木,当然棺材必须是特殊制成的,最顶级的阴棺是要在漆层外再刷一层尸油的,尸油这东西虽然算不上多难得,但毕竟“材料难得”所以量也不多,能凑道刷满一个棺材必须得要↓血本,但效果比直接埋尸体更好。
  而更升一级的就是这种空心窨子棺。
  所谓窨子棺就是竖埋的棺材,而空心窨子棺就是天然长成的空心树,这种树虽然空心但并未死亡,将尸体藏入其中就会对当di 风shui *造成极坏的影响,而藤须甲在这里就埋了一口空心窨子棺,不过是bird(niao )而非人。
  空心树里藏了一只尸变的White(颜色bai )头鹰也就难怪林子里没有别的bird(niao )jin *入了。
  不过这道风shui *局并非我破的,而是得人指点,不用说肯定是三星道长了。
  于是我转而chu *了林子找到马村长将风shui *局已破的消息告诉了他,他松了口气道:“真是太感谢了,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些引渡的(曰)ri 本人。”
  “咱们都是中国人,这件事我不会袖手旁观。”我道。
  “接↓*| lai |*怎么办?”
  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好该怎么办,只能道:“兵*| lai |*将挡shui **| lai |*土屯,但眼↓只能是按兵不动,我们肯定没有主动jin *攻的实力,但可以让这帮(曰)ri 本人知难而退。”
  马村长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总之能不破脸尽量不破,维持现状吧。”
  确定了之后的计划我回到了屋子里,像他们通报了村长的决定,楚森道:“马村长我感觉是被民意顶上去了,否则以他的个* xing *根本不敢和(曰)ri 本人翻脸。”
  “也不能说他就是错的,谁想死呢?”
  “* na *我们怎么办?谁知道小鬼子会什么时候*| lai |*?咱们不能总在这岛上待着?”
  楚森话音未落就听一个声音阴测测的道:“用小鬼子代称大和民族的人不太合适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