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韦老板,我不是公安局的刑警,也不是为了把谁绳之以法,我希望能帮你的忙,但前提是你要对我实话实说,否则我帮不了你。”
  “我发誓* na *三个人绝对不是我雇*| lai |*的凶手。”
  “但他们去矿场肯定是有事,如果你不说清楚这点我就无法判断你和这件事到底是否有关联,如果不能确实排除你的悬疑,我就没法帮你到底,因为我心里也没底,既然没底我就没法放开*| lai |*发挥,韦老板,你大概不希望我对你有所保留吧?”
  “唉,这事儿你非*着我说吗?”
  “不是*,我不能让别人当我是傻*,如果你确实是凶手,* na *我就会以别的手段处理这件事,你明White(颜色bai )吗?”
  “好吧,我和你实话实说,* na *三个人是我们老家很有名的盗墓贼,我请*| lai |*他们*| lai |*这儿是为了开一口棺材。”
  也难怪我入了土工这行,我和这行的活儿是真有缘分,无论到哪儿都能遇到棺材。
  想到这儿我问道:“什么样的棺材,你在哪儿发现的?”
  “这棺材就在、就在……”
  kan他吞tun tu吐的样子我问道:“就在* na *座煤矿里对吗?”
  他诧异的kan了我一眼道:“你怎么知道的?”
  “如果不在煤矿里你也不会这么结巴。”
  “唉,你说的没错,就在* na *座煤矿,这是开矿井是无意发现的,当时是实施一处爆破项目,结果炸开石壁后发现一处墓*。”
  “你的意思是在wa 矿井的过程中发现了墓*?”
  “是的,这墓*没有任何陪葬物品,就是在墓*中摆了一口大棺材,但棺材确是纯金打造的,kan这口棺材葬于其中的必然是极有身份之人,普通人绝不可能以金棺↓葬,可是墓*本身却没有任何陪葬或是装饰物品,两者特点格格不入,而后我kan金棺的边角发现四角是用机括触发的,知道自己没本事开这口棺材,所以就想到了找人。”
  “于是你请*| lai |*了三名闻名遐迩的盗墓贼,问题是棺材打开了吗?”
  “我不知道,但这三人我再没见到。”
  “虞胖子的di di 呢?是不是和他们一起消失的?”
  “是的,虞城是住在矿上的,除非有事否则他不会离开,他等于是* na *个矿实际的管理者,所以* na *三人晚上↓矿时我特意告诉他们一定要小心,别让虞城给发现了,当时我想的就是把棺材打开,里面肯定还有baby(bao bei ),就算没baby(bao bei )就这口金棺也够我吃喝一阵了,结果这三人从我这儿离开后就再没见到,同时失踪的还有虞城。”
  “所以你心里其实也怀疑虞城很有可能是被这三人给做了对吗?”
  韦一才犹豫很久道:“其实我心里觉得是这三人偷了东西后没*| lai |*找我,在离开时被虞城发现后他们三杀了虞城灭口,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见到虞胖子我很心虚,但后*| lai |*我通过关系了解到* na *三人离开家后再没回去过,我就知道这四个人恐怕都死在* na *里面了。”
  “凭什么认为他们死在墓*里?”
  “因为* na *具棺材上用墨斗帮着一面八卦牌,我听* na *三个倒霉贼说这是典型的镇墓设置,说明棺材里的死尸尸变了,其实听他们这么说我心里也是犹豫的,问他们是不是放弃行动,但这三人不同意,说他们有镇尸的法门,后*| lai |*我为了小心起见就让人把矿里和墓室相连通的hole(dong )口给炸了。”
  “要这么说也没有jin *入墓*的通道了?”我道。
  “还真有,当时距离矿井边是有一处枯井的,* na *枯井可以通往墓*,我是担心人会掉入枯井所以就把这口井给封了,但从di 形上kan* na *口井就是通往墓*的一个入口。”
  “你这么确定?”
  “嗨,做矿的人肯定认识几个懂di 理知识的人,要kan清楚di ↓hole(dong )*的走向不是一件多复杂的事,而且炸开墓** na *天井里的shui *瞬间断流,这说明井底与墓*之间是相通的。”
  我点了点头突然笑了道:“你演戏演得真好。”
  “我演戏好?你什么意思?”他有些愕然。
  “你之前和虞胖子见面时面Red(* hong *)脖子粗的撇清自己,我以为你是真不知道虞城的↓落,但你其实心里是很清楚的虞城到底怎么了。”
  想了想他点头道:“没错,虽然当天晚上我没有跟着三人过去,但发生的事情我大致能猜chu **| lai |*,无非两点可能,一是他们被虞城发现了,没辙就提chu *共同分赃,四人↓去后同时遭了难。二是被虞城发现后他们三人杀了虞城,之后↓井也没再上*| lai |*,无非就这两点原因,不会再有第三种可能。”
  “明White(颜色bai )了。”我若有所思道。
  “兄di ,你觉得我到底应该怎么办?虞城十之**确实是死了,但和我根本没关系啊。”
  我道:“你也别着急,我既然答应帮你做这事儿肯定会帮忙到底,但有这件事之后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只要你能让这煤矿正常运作起*| lai |*,甭管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你。”
  “杀人犯罪的事呢?”我很直接的问道。
  “我本*| lai |*就是个罪犯,所以你说的这个吓不倒我。”他端起酒杯浅酌一口。
  我shen chu *右手道:“* na *咱们一言为定。”
  握过手之后我道:“这件事要做但我也需要帮手和一些东西,你得想办法☆ɡao 扌高☆到。”
  “你写在单子上,东西我立马去buy(中文:gou mai)。”
  我所有的物品除了“星波流动”其余的全丢在黄河里了,但这些物品有很多是buy(中文:gou mai)不到的,而我也不是道士,什么铁剑神符的对我*| lai |*说从没用过,不可能靠这些东西去对付可能存在的僵尸,我所能使用的东西最直接有效的就是*械了,所以我要他给我弄一把ak和几枚手雷,还有潜shui *用的潜shui *服,夜光表、狼眼手电。
  kan到我的“要货清单”他皱着眉头道:“兄di ,别的都好办,你怎么想起*| lai |*要AK步*?这东西可不好☆ɡao 扌高☆。”
  我接触最多的就是这种*械,所以一说到*自然而然写的就是ak,我对他道:“对付僵尸最要jin 的是huo *力充足,用ak*效果最好。”
  “明White(颜色bai )了,我尽量给你弄吧。”说着他chu *去安排人buy(中文:gou mai)东西了。
  随后我自斟自饮一直到傍晚,喝了个晕头涨脑的回房间就睡了。
  一觉睡到第二天大天亮,吃过早饭后我招集所有“保安”开会,棍子对我已经是心服口服,得知消息后立刻通知所有保安第一时间*| lai |*我办公室开会。
  人还真不少,有二十五人,坐↓*| lai |*后我道:“咱们年纪其实都差不多,我其实没什么官瘾,也不想当这个队长,但事赶事把我驾到了这个位置,我也只能*ying *着头皮上了,总之呢今后的工作还请各位兄di 多多捧场。”
  棍子道:“于队长就是我亲哥,你们不听他的就是和我对着gan ,听见了没有?”
  所有保安异口同声道:“听见了。”
  我点点头道:“我这人也不难说话,平时兄di 们有事都能*| lai |*找我,只要能帮上忙我决不会拒绝,大家不是什么上↓级,都是兄di ,千万别和我客气。”说到这儿不少人都笑了。
  但我随即话锋一转道:“但兄di 归兄di ,有些话我还得提前说明White(颜色bai ),* na *些打工者我希望你们能把他们当人kan,不要动不动就拳脚相加,他们* na *小身板能挨的了几拳?万一打死了人还要chu *去再找,何苦呢?”
  却没人说话了,所有人都齐齐望向棍子,而棍子表情也变的十分尴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