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kan着他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我也不知道他是真拿自己手↓死活不当回事还是假装chu **| lai |*的,总之在他的脸上kan不chu *半点对于死者的怜悯。
  “你对我肯定是有提防的,说实话我对你也是如此,不过kan样子咱们都是罪犯,既然身份相同又何必冷眼相对呢?”
  “你这话说得ting *上路子,不过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
  他笑了,笑了一会儿道:“我也没有别的办法能取得你的信任,要不然我请你喝顿大酒吧,咱们一醉泯恩仇如何?”
  “你是不是疯了?我喝你的酒?等着你用麻药麻翻我吗?”
  这↓他笑chu *了声音道:“这样吧,我们吃一顿最原生态的河工饭,鱼我直接从河里钓,酒我去超市里buy(中文:gou mai)没开封的,咱们也不用喝多,一人一杯点到为止。”
  “超市?你准备上岸吗?”
  “当然,我们也是人,总在河上飘着没人受得了,如果你愿意可以上甲板层kankan景色。”
  “我们现在在哪儿?”
  “应该是在龙河河段了。”
  我也不知道龙河是哪儿,于是问道:“这里距离黄河flower (hua )园口有多远?”
  “恐怕是很远了,至少得有两百公里以上了。”
  我吃了一惊道:“这么说我昏迷时间不短了?”
  “整整三天了,如果没有我让人为你端茶送shui *,擦屎擦尿,你现在不定是什么状态呢。”他笑道。
  “你、你能有这份好心?”我惊讶的道。
  “我确实没有杀你的打算,这么说吧,我确实是个罪犯,但你也不能把我kan成是在黄河上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这个年头在黄河上当土匪你觉得能有前途吗?”
  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点点头道:“* na *你到底是做哪一行的?”
  “咱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手↓经营着两座煤矿,需要工人,但做这行招工并不容易,所以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你是开black(hei )煤矿的?”我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
  “是的,所以如果我真的找到你* na *几位朋友也不可能杀死的,活人对我*| lai |*说比死人更有价值。”
  话说到这份上我是相信他了,谈判时讲究节奏,此时我应该松一松了。
  想到这儿我叹了口气道:“我可能是有点chong *动了。”
  他却摆了摆手道:“这几个人太岁头上动土,死了不足可惜,没有伤到你就成。”
  他对我的态度实在让我觉得好笑,我道:“你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的处世格言就是面对强者一定不要与之为敌,能合作尽量合作,和气才能生财,我说的对吗?”
  “话是没错,但我没觉得咱两能有什么合作。”
  “这可不一定,我对于咱两合作的前景反倒是非常kan好的。”
  他这句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道:“你说说kan。”
  “道理很简单,被你杀死的三个人里其中有一个是负责我煤矿安全的头头,他死在了你的手上,证明你比他手更black(hei ),所以如果煤矿安全这块交给你,对我*| lai |*说应该更好。”
  这人想象力还真ting **** feng ***富的,居然能想到让我当“保安队长”,我忍不住笑了,不过是嘲笑。
  他也kan了chu **| lai |*,淡定的问道:“怎么,你觉得我的提议很可笑?”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
  他摇了摇头道:“我没* na *么自信,我只是希望你会答应。”
  “好,就算我会答应,这对我能有什么好处?别和我说钱,你未必比我有钱。”我大喇喇道。
  他则阴沉一笑道:“你从我这儿得到的当然不会是只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之所以会在黄河里应该是被人坑了一把,所以你肯定很想报仇对吗?可既然要报仇就需要人手,如果你能帮我的忙,到时候我也会全力ting *你。”
  应该说最后这句话对我起到了绝对的影响,黄月村、刘西村的人想把我淹死在黄河里,这个仇不能不报,但我不可能从龙华村调集人手,一是四爷爷不可能同意我这种违法行为,二*| lai |*四爷爷也不会参与这种违法活动,一旦让他知道这件事他会立刻报警。
  所以如果想要报仇就必须有人帮我,虽然我知道韦一才未必靠谱,但他是我目前唯一能接触到的势力。
  他从我的迟疑中kanchu *我动了心思,哈哈一笑道:“兄di ,这事儿没什么可犹豫的,咱两的年纪差不多,完全可以互相帮助的,就算你战斗能力爆表,多个帮手总没错吧。”
  马村长手上可欠了我三条人命,有我最好的朋友、有我的亲叔伯兄di ,* gao *林虽然谈不上多深厚的交情,但也是踏踏实实跟着我做事的朋友。
  我必须为他们讨个公道,不能让他们就这么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死亡了。
  人的心里一旦滋生了仇恨,* na *他就会不择手段,现在的我虽然还不至于完全丧失理智,但我最想做的就是能在黄月村和刘西村里制造一场屠杀,以此祭奠三位故去的兄di 。
  所以注定我会同意韦一才的提议,而他见我点头答应后顿时露chu *一脸笑容走jin *船舱chong *我shen chu *右手道:“* na *就这么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安保处长。”
  我并没有和他握手,只是冷笑了一声问道:“请问我这位安保处长的职责是什么?”
  “很简单,如果有人想要闹事,你就得让他明White(颜色bai )这么做是错的。”
  “你是开black(hei )煤矿的,还有人敢在你的di 盘上闹事?”
  “兄di ,别把我想的太狠,也别把人想的太怂,总有胆大不怕死的,我需要你让他们明White(颜色bai )好好工作才是唯一chu *路。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你,只要你能让煤矿保持平稳的生产,每年的利润你拿三成。”
  “我***知道你利润是多少?到年底你和我说亏了我找谁哭去?”
  韦一才哈哈笑道:“我的好兄di ,骗天骗di 我还敢骗保护我的人?我是不是疯了?而且我这儿也给你开工资,一个月四万块钱,行吗?”
  我起身对他道:“走,咱们喝酒去。”
  韦一才满意的嗯了一声道:“请。”
  上了甲板后只见是一艘体型中等的货运船,煤已经卸了,能kan到储货区域里还残留着一些煤渣,甲板上早就摆好了桌椅,坐↓之后我突然想到一事,便问道:“孩子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是怎么回事?”
  “哦,这几个孩子经常跟着运货,刘吴庄担心他们话多失言,就把几个孩子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给割了。”
  “就是被我gan 掉的* na *个?”
  “是,你ting *牛*,刘吴庄是习武之人,平时两三个人jin *不了身,居然被你给杀了。”
  “这种人渣应该被一刀刀割死。”我恨恨的道。
  “由你当老大这些孩子说不定还好过点,我其实也偏向于以德服人,但刘吴庄和我的思想不太对路子。”
  聊着天酒菜便上*| lai |*了,也没什么特别讲究的,就是炖鱼、炖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咸鱼和一个老鸭汤。
  我三天没吃饭肚子是真饿了,韦一才不急不慢的拿起筷子每样碗里吃了一点,随后放↓筷子道:“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我再也等不及了,掰了鸭* tui *大吃起*| lai |*,只见刚才* na *个孩子也从船舱里走了chu **| lai |*,他走到距离我们很远的船舷处靠着护栏蹲↓,今口 han 着脏兮兮的手指直吞口shui *。
  我kan着一阵心酸chong *他招了招手道:“过*| lai |*。”
  等他走到桌边我将一碗炖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推到他面前道:“吃。”
  这孩子虽然口shui *狂吞但动都不敢动,我道:“你放心吃吧,没事的。”韦一才笑着挥了挥手,孩子见状这才hands(*yong * shou *)拈起一块放jin *嘴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