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您应该好好奖励侄儿,他不顾body(* shen | ti *)测试了当di 风shui *变因,他从一个正常人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不过是几十分钟的时间,您家的先人在这石头边上可埋了有几十年了,你觉得他们能好吗?”
  “这么说风shui *真的有问题?”
  “风shui *确实有问题,我还是* na *意思,这块风shui *确实好,但毕家无福消受,如果非要建坟其中就会遭到天谴,您大概不想子孙后代只要是男孩就得一辈子活在小屋里吧?”
  “这……如果迁了坟对企业会不会有影响?”
  我摇了摇头道:“这个我真不知道,或许企业能做起*| lai |*确实借了风shui *中好的一面,如果迁了就会失去,但也有可能企业已经稳定了,靠的是人管理,对于气运已经不是* na *么依赖,所以也可能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但这是未知数,我没法给你打包票。”
  毕母犹豫片刻后道:“* na *行啊,你给我点时间,明天上午我告诉你决定。”
  放松↓*| lai |*之后我们就在山脚四处转转,kankan风景感觉ting *好,到了第二天早上我接到了毕母的电话她道:“于先生,我很感谢你对于我的帮助,也知道你们辛苦了,我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正确的,但是我还是决定不迁坟了。”
  应该说她的这个选择在我意料之中又在我意料之外,意料中是因为他们一家已经付chu *了巨大代价培养起了一个全国* xing *的超大型饮料企业,不可能随便放手,因为这里面不光是她家的事情,还有近十万的工人,和支持他们投资办企业的政府。
  这个道理和混社会是一样的,不可能你说走就走,因为方方面面的羁绊实在是太多了。
  说意外是因为我还是不敢相信她居然为了一个企业而不顾子孙后代的死活,这样的企业领导,家族领袖心肠也确实太狠了点,尤其她还是个女人。
  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我只是事外之人,不能参与jin *自己主持的整个事件,这对我没好处,也违反土工行的规矩,所以这件事对我*| lai |*说已经结束了。
  临走前毕母给了我一张支票,一共是二十万,她道:“感谢你这次帮助我,将*| lai |*如果有需要我还是会找你的。”
  “好。”我也不知道和她说些什么,还是早点走吧。
  刚转身就听她道:“于先生,我知道是宋星让你*| lai |*的,这孩子是我从小kan着他长大,也很喜欢他,我知道他现在(曰)ri 子过得也不错,但他的理念和我们家不太一样,所以请你代为转告一声,谢谢他这么多年还记挂着我们,但他在我的印象里始终都是小时候的模样,现在的他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我希望他照顾好自己,仅此而已。”
  宋星是个小偷集团的头脑,毕母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与之划清界限也不奇怪,于是离开之后我给宋星打了电话,并将毕母的话告诉了他,听过之后宋星倒也没觉得奇怪,呵呵一笑道:“能够理解,感谢你们,一路辛苦了。”
  我本*| lai |*打算挂电话了,突然又想起一件事,于是我道:“宋老板,这件事我帮你跑了,咱们吃的都是江湖饭,将*| lai |*免不了有麻烦你的di 方,到时候还请你不要推辞。”
  他呵呵笑道:“我明White(颜色bai ),大家路上一起走,大话不敢说,在上海这个di 面上如果你需要打听点什么消息,找我准没错。”
  挂了电话后我道:“以前做生意从没想过要维护关系,总觉得挣一笔钱就算了,从今天开始我们一定要记得维护关系。”
  “怎么,准备往上爬了。”楚森笑道。
  “总不能多少年后我们除了手上有笔钱别的什么也不留啊。”我道。
  一路开着巡洋舰往龙华村驶去,四天之后终于到了家,见四爷爷我把情况和他说了,他点点头道:“风shui *一行最难的并不是寻龙定*,而是要掌握敲到好处四个字,无论是阳宅风shui *还是阴宅风shui *,最怕的就是好过了头,一定要以毕家遭遇为戒。”
  四爷爷既然没有反对我的说法* na *说明我这次定风shui *是很准的,想到这儿心里不禁有点小得意。
  说实话我没有大哥的雄心壮志,对我*| lai |*说龙华村究竟是哪个房头做主都一样,只要没流入外人手中就行,所以我虽然嘴上是满口答应,但内心根本没想着要和五老太爷做对,话说回*| lai |*三老太爷不如五老太爷的di 方不在于心智或是能力,而是没他长寿,如果三老太爷活到今天龙华村里的话事人一定是他,既然他走了自然是长者为尊,难不成还让我当老大。
  我心里觉得大哥有点吃饱了撑的难受,居然跑到这里想要夺权。
  四爷爷不知道我心里的胡思乱想,点点头道:“你们几个也辛苦了,给你们放两天假。”
  说罢不等我们欢呼chu *声,他挥了挥手道:“其余人先chu *去,小震留↓我有点事情要问。”
  他们chu *门后* gao *林关上了门,四爷爷道:“你带回*| lai |*的* na *个女孩子是你的女朋友?”
  “是的。”
  他点点头道:“我们家族向*| lai |*没有长辈gan 涉晚辈婚姻的规矩,从老太爷* na *辈开始就是自由恋爱,但前提是得找个好姑娘,你确定这个姑娘是你喜欢的?”
  “当然了,如果不喜欢我也不会和她在一起。”
  四爷爷又是微微点头道:“不会是贪图漂亮吧?”
  “真不是的,我确实是喜欢她,她跟着我是被师父安排的,但刚见面时她就告诉我了。”我道。
  “嗯,你觉得没问题就好,我们龙华村的规矩是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你既然找了女朋友从此以后kan书就得去藏书阁kan了,回家里绝对不能在女友面前炫耀技能,更加不能传授这些技能,你能做到吗?”
  “当然,我心里有分寸。”
  四爷爷道:“行了,你也chu *去吧。”
  见我走chu *屋子,楚森笑道:“今天咱们好好玩一把如何?也不赌大的,五十块钱一把斗di 主?”
  我犹豫片刻kan了林芊芊一眼,这姑娘真是冰雪聪明道:“你回*| lai |*了应该去kankan* gao *浣女。”
  楚森也立马反应过*| lai |*道:“没错,还真得去kankan她了,估计她应该是chu *院了。”
  我微微叹了口气语气黯然的道:“现在就去吧,别耽搁了。”
  上车时我打了骆文馨的手机,发现手机已经关机了,我也不敢直接拨打* gao *浣女的电话,决定还是先到上海再说。
  可是到了上海后骆文馨的手机还是打不通,我不免觉得有点奇怪,于是又去了医院,得知早在一个礼拜前她就chu *院了。
  去了金店才知道她已经辞职了。
  我忍不住拨打了她的手机,结果电话号码停机了。
  我也是无奈了,只能驱车去了骆文馨家,见到骆永刚后发现他的气色非常不好,他告诉我骆文馨失踪已近小半个月了,几乎就是我们离开上海的时候他家里人就再也没见着他,而* gao *浣女chu *院之后就去找他了,但谁都知道凭她一个女孩子根本不可能把骆文馨找回*| lai |*。
  “我也是倒霉,两个儿子总有一个不好,唉,上辈子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
  我心里却暗暗吃惊,tuo *口而chu *道:“我可能知道骆文馨在哪儿。”
  “哦,于先生,你能掐会算……”
  “我没这本事,但我离开上海* na *天见到骆文馨时他和我说话时的态度我感觉他很为小* gao *打抱不平,所以……”说到这我朝骆永刚望去道:“他很有可能去报复吴潇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