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女子气喘吁吁道:“* na *是你们不了解他,如果偷了阴长生东西他一定会找到你们的,到时候不光你们,连我和我的家人都会死的很惨,我被你们拷打成这样都没松口不是为了保护我,是为了我的家人。”
  “你就别替我们的安全操心了,要不然咱们做一笔交易,你说chu *藏石头的di 点,我们去杀了阴长生如何?”
  女子似乎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连喘气都不匀实的她蓦然爆发chu *一声渗人的大笑道:“你们杀了阴长生?这真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就凭你跟你们两个能杀死阴长生?”她笑的连连咳嗽,血shui *从嘴巴里pen( 口贲)chu **| lai |*整个表情显得十分狰狞。
  “我们不勉强你,再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如果到时候你还死不松口,我们就当着你面杀死小snake(she 虫它),然后kou chu *你眼珠子,割你鼻子慢慢把你大卸八块,希望你最好不要走到这一步。”说罢他两催动机关,石头合上之后便离开了。
  我kan着两道huo *把越走越远,直到消失在山中后一跃↓树,此时已经没有丝毫倦意,随后我沿着石头周围细细打量,想要找到机关所在。
  但*遍了石头没感觉任何异常存在,难道这kan似陈旧的机关用的还是密码锁不成?
  想到这儿我心有不甘,继续寻找了很长时间还是不得其宗,我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pa(足八)在di ↓开始刨土,我准备把石头↓藏人的空间给wa chu **| lai |*,和棺材一样的空间就在石头↓的土里是肯定的,如果是木质的可以想办法从外部破口。
  我也不是多管闲事,而是这姑娘既然和林芊芊有关系,我就不能kan着她被人糟践。
  没想到的是wa 土时还真给我wa chu *了状况,在石头右侧的土层↓有一处类似于脚踏的金属器材,而且是有角度的,一头固定,qiao *起一头↓有弹簧应该是用脚踩的,就像汽车的油门。
  我起身用脚踩了一↓钢片,只听咔咔作响,石头稳稳移开了。
  这↓近距离kan的更加清楚,女子穿的衣服甚至都和林芊芊有些相似,身材* gao *挑,但已经瘦的不成样子,她kan着我的目光里有几分诧异也有几分惊恐。
  我赶jin 安慰她道:“你别害怕,我是*| lai |*这儿救你的。”
  “救我?你、你是什么人?”
  “林芊芊你认识吧?我是、我是她男朋友。”我顿了一↓,但还是如此这般的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你是芊芊的男朋友?这、这、她估计是太激动body(* shen | ti *)又虚弱,一句话没说上*| lai |*晕过去了。”
  我赶jin 上手想要掰断捆在她手脚的藤蔓,可是当我的手碰到“藤蔓”上,却立刻感觉不对,这东西黏兮兮,滑腻腻怎么感觉有点像是肠子?
  想到这儿我像贴上去仔细kan一眼,还没凑到跟前就觉得一股浓烈的腐臭味扑面而*| lai |*,再kan“藤蔓”只见表面是一层类似于香肠薄膜的东西,里面能kan到一堆暗灰色nian ye,hands(*yong * shou *)一& nie (一种手法)脓shui *晃*| lai |*晃去。
  形象的说有点像是半凝固状的松flower (hua )蛋肠,我恶心的差点没吐chu **| lai |*。
  但恶心也没办法,总得想办法帮这姑娘tuo *身,于是我咬着牙开始掰动* na *截肚肠子,没想到我一用力kan似很薄的肠子非但没有断开,反而绞的更jin 了,女子本已失去了意识,但肠子一收jin 她感觉到了疼痛,一声惨叫后又恢复了意识。
  她疼得气喘吁吁道:“你别再用力了,hands(*yong * shou *)是不能掰断这东西的。”
  “* na *我该怎么办?”
  “你要真想帮我,明天晚上带人*| lai |*突袭这两个道士,一定要制服他们,否则我们就都死定了,捆我的东西不是普通的绳子,而是僵尸腐肠,如果贸然断开可能会染上尸毒不说,还会激发***的僵尸,到时候说不定会惹得神仙寨赤di 千里,只有* na *两个道士知道(jie kai)的方法。”
  听她这么说我知道麻烦大了,因为僵尸腐肠可不是普通僵尸身上能有的,只有历经百年风雨的black(hei )mao *老僵才能操控body(* shen | ti *)器官。
  kan过道士片的都知道僵尸的形象,就是穿着清朝官员的官府,头上戴着一张黄表纸符箓,hands(* shuang * shou *)前shen 一跳跳的前行。
  其实现实世界中的僵尸有很多种形态,这点和人差不多,而有的僵尸是body(* shen | ti *)腐烂了一部分后幻化而成的,像这类僵尸虽然不可能达到飞僵的程度,但也是非常厉害的。
  所以既然这些道士能用肠子捆人就说明***必然埋有一个腐尸老僵,这种形态的僵尸mao *发还在生长,头发有可能会长的很长,所以也叫black(hei )mao *老僵。
  “可就这么把你一人丢在这里……”
  “我一个人在这儿已经待了半个月,没什么,最困难的时候我都已经ting *过去,不差这一天,但你们一定要计划好了才能做这件事,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你叫什么名字,我得把你的话带给芊芊。”
  “我叫马婷,是她们所有人的大姐。”难怪到这份上还能如此镇定,原*| lai |*是大姐大。
  我ting *佩服这姑娘的,如果把我和她掉个个,让我躺在这里面别说半个月,说不定半天我就变节了。
  我道:“他们都在一处墓di 里,不过我迷路了,回去可能会耽误点时间,不知道明天晚上……”“你说的是不是毕家墓di ?* na *个di 方好找,你就顺着这里↓去,在第一个路口选满是树的* na *条路走就能走到了。”
  之后我不敢有丝毫耽搁,关上石头,用土掩盖好机括后就朝山↓走去。
  ↓山总是比上山快的,上山用了几个小时,但我之前滚落一截后现在再往↓走十*| lai |*分钟左右就到了山腰一处路口,在我眼前一共有两条路,一条是人工修成的土路,还有一片是长满草树的小径,于是我顺着长满植物的小径走去。
  这也合理,一路往前就是墓园,无路可jin *,只有能走通的di 方才会修路。
  我不敢有丝毫耽搁,一路向前小跑前jin *,脚↓的路是平路,不像在山上* na *么难走,所以跑了没多一会儿就见到了墓园* hou * fang *的护栏。
  我也懒得绕行了,直接爬上了铁栏杆,正当我准备从栏杆上跳↓去时忽然觉得不太对,于是我不顾有可能被栏杆顶部尖刺伤到的危险,在两指宽的铁条上颤颤巍巍站了起*| lai |*,朝墓园内部望去。
  或许是之前kan的角度不同,我在墓园入口处的方位kan墓园并没有kanchu *任何异常,但是在墓园后部我却kanchu *了问题。
  墓园的名称叫石陵,自然是因为建造坟墓的主要材料为石材,但这并不是* na *种普通的碎石,而是一整块巨大的石头,这块石头绝不是毕家运*| lai |*装点墓园的石材,而是天生长在此处的。
  kan到这您可能会有点不理解,既然是山,难免有石头,这能说明什么问题?
  墓园里的这块巨大的石头叫“土生石”,这种石头据说是从土里生长chu **| lai |*的,所以没人知道具体的大小,但露chu *土层的部位会光洁如牛nai (*&女乃*&)一般,但又区别于玉石的材质,但凡“土生石”的区域必然是风shui *宝di ,而毕家很据匠心的将几座死者的坟墓修建于土生石周边,站在我这处位置kan形状都像是麒麟。
  就风shui *自然要说吉祥的动物,如果按形状更近似于猪。
  这个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因为有的土生石周围就是给人修建坟墓用的,但还有的土生石是绝不能供人修坟的,一旦修了就会遭致大祸临头,这就是“绝顶土生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