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唉,我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做?”我心里都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选* na *天和她表White(颜色bai )了。
  “她是凌晨三点被发现在皇都KTV里xi 口及毒过量的,吴潇庭人不在,留了一个马仔顶罪,这是我能给你的所有消息了。”
  我rou着太阳*觉得脑袋都快炸了,喃喃自语道:“我该怎么办呢?”
  骆文馨一把将我推在墙上,他说话行为虽然娘,但力气可比一般男人都要强得多,我整个后背疼的感觉骨头都要碎了。
  骆文馨道:“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去找到吴潇庭为小* gao *讨个公道,是这个混蛋*迫她xi 口及毒的,目的是想qiang (弓虽)jian (女干)她,如果不是小* gao *拼死fan kang 也不会被注she 过量的毒品,你但凡还有一点良心就亲手抓到吴潇庭。”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每个喜欢我的女孩Behind(shen hou)都有一个恶棍需要我铲除?
  但我没有道理推辞,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吴潇庭害了小* gao *他就必须为这件事付chu *代价,不管他的父亲是谁。
  想到这儿我对骆文馨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小* gao *一个交代,这段时间麻烦你照顾……”
  “你少在* na *装她亲人了,我不照顾还你*| lai |*照顾啊?你媳妇能同意吗?”
  我给骆文馨说的无di 自容,取chu *身上所有现金交给他道:“无论如何医疗费用算我的……”
  “你别想用钱赎罪,抢救小* gao *的医疗费是吴远山让人送*| lai |*的,他已经调用了一切关系请最好的医生在这儿抢救小* gao *,你现在也别管这里的事情了,找到吴潇庭,让他付chu *相应的代价。”
  我点点头道:“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返回车上* gao *林很关切的道:“人怎么样了?”
  “目前暂时还不知道。”说罢我道:“有件事情我们三个要商量↓。”楚森和* gao *林心领神会,我们走到车后面我压低嗓门道:“我要找个人,如果找到的话我可能要做了他。”
  “是不是害小* gao *的* na *个畜牲?”* gao *林咬牙切齿道。
  “就是他。”
  “MD,于哥,你找到他,把他交给我,老子要把他碎尸万段。”* gao *林说这话时眼珠子都在放光,就像饿极的公狼。
  别人说这话我最多当气话,但* gao *林说的我估计十有**他能做到,这孩子自从毙了个black(hei )社会的*手后不知道为什么心肠变的相当刚*ying *,经常把打打杀杀这种话挂在嘴上。
  我也不敢过份刺激他,以免他chong *动之↓会犯大错道:“这件事该怎么做我们必须商量仔细了,伤害* gao *浣女的这个人渣不是普通人渣,他爸旗↓经营着一个大型的海运公司,号称船王,我觉得气话再怎么说都不为过,但要落实到行动上必须从长计议,否则只会把我们自己置入险境。”
  “老于,这事儿我听你的,要不然咱们就挑他上班的必经之路给他*| lai |*个huo *神弹,烧死这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楚森阴着脸道。
  “这绝对不行,首先对方根本不上班,其次他也不会去* na *些荒郊野di ,上海市区里到处都是监控设备,真做了他我们也跑不了,得想个两全之策。”我话刚说到这儿就见大哥走了过*| lai |*,我使了个眼色住了口。
  大哥走到我们面前道:“兄di ,你kan有没有什么忙是需要我帮的,你尽管说,赴汤蹈huo *在所不辞。”
  我故意假装轻松的道:“没什么事儿,你就别管了。”他点点头,表情十分失望转身走开了。
  望着他的背影楚森道:“要不然把你大哥也xi 口及纳jin **| lai |*算了,这种事情多个人多份力。”
  我道:“我们之间说的话如果我不对他说你们谁也别说。”
  楚森有些诧异的道:“你不相信他?他可是你血缘最近的叔伯兄di ?”
  “我和他很少交流,从小到大加在一起的时间还没有这段时间长,我对这个大哥毫不了解,没要jin 的事情算他一份我没意见,但事关jin 没有我的同意谁也不准告诉他。”
  他两人对视一眼随后坚定的点点头,于是在这件事上我们达成了一致,* na *就是无论如何要让吴潇庭付chu *代价。
  但首先是要找到他,这小子坑了* gao *浣女后就消失了,当然说是消失只是警方不愿意对我们透露他的行踪,这也不能说警方和吴家有什么暗中交易,因为* gao *浣女xi 口及毒过量这起案子已经结案了,凶手叫赵成,是一个坐牢两次并有解毒史的烂仔,在他短暂的二十五年人生中,除去前十二年滞后十三年几乎都是在少管所和监狱度过的,所以坐牢对他*| lai |*说根本无所谓,只要price (中文:jia ge)合适就行。
  公安局是执法机关,既然所有现场无证和两名“目击者”都证明做这件事的是赵成,而他自己也不否认,这起案子自然就结案了。
  所以我们没有吴潇庭的↓落,但我知道他现在一定过得依旧潇洒,还是每天chu *入各种烟flower (hua )场所,美女环绕身周,* gao *浣女只不过是他所交往过的众多美女中的一个罢了,她的生死早就忘之于脑后了。
  对于吴潇庭*| lai |*说玩残乃至于玩死一个女人根本就不叫个事,反正flower (hua )钱就能摆平,他爹钱多的根本flower (hua )不完,所以他可以过得如此放肆。
  这个人和我们之前遇到的所有对手都不一样,他是现实中的人,而且我们和他的矛盾不是说要他绳之于法* na *么简单,而是要他的命。
  直White(颜色bai )的说他爹不光是个商人,能做远洋航贸的绝不是一般人,这是关系到国家经济的战略项目,所以吴潇庭他爹Behind(shen hou)究竟有着一张怎样的关系网,我用pi *gu *都能想到。
  如果让他知道有人想动他的儿子,别说我们,就算是龙华村也未必能与之抗衡,所以我们首先确定一点就是绝不能拉龙华村↓shui *,其次我有点犹豫是不是该让楚森参与jin **| lai |*,毕竟他和* gao *浣女间的关系不像我和* gao *林* na *么深。
  但他的态度很明确,决不会退缩,除非我和他彻底翻脸,否则绝不离开。
  办大事自然是要肝胆相照的兄di 一起,我也没有非要他走,这么做不是在保护他,而是再伤朋友的心,总之一切小心为上吧。
  但我们也不是完全没有胜手,现在我们在暗吴潇庭在明,只要能找到他,并掌握他的行踪我有绝对把握能悄无声息的办了他。
  这次办的可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我当然知道这当中的风险系数,于是我让于开带着林芊芊先回龙华村,之后我打算去民房区租一套房子,因为在* na *种di 方租房多给点钱不需要签合同,这就不会留↓痕迹。
  我上车时于开道:“兄di ,我想回家一趟,你能送我吗?”
  “行啊,上车吧。”
  坐上车我驱车上路,开了一截后于开叹了口气道:“兄di ,你为什么就是不信任我呢?”
  他问的很直接,当时我正在路口等Red(* hong *)绿灯,我道:“没有不信任你,别多心。”
  “我虽然没你聪明,但好歹也在社会上待了几年,这要都感觉不到我是不是也太傻了点?”
  我想了想道:“既然你很直接我也不说虚的,这么做的目的其实是为了保护你,我不想你惹上麻烦。”
  “兄di 有了麻烦,我当哥哥的能置身事外?要不然这样你kan行吗?以后我也不用做事了,就等着你每月给我分Red(* hong *)行吗?”
  我道:“大哥,不是我小kan你,你没有经历过太危险的时刻,如果这次贸然让你jin **| lai |*说不定真会惹上大麻烦。”我想了想又补充道:“我指的是给我们惹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