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这就是男女谈恋爱的di 方,吴婷她妈让我们*| lai |*这儿gan 什么?”楚森问道。
  “我也不知道,她没明说,应该是希望我们能自己发现其中的吧。”
  “没事儿gan 还和我们打哑谜。”楚森笑着端起酒杯正要喝酒就见一个稀奇古怪的男人在我们身边坐↓了。
  之所以说他稀奇古怪是因为这个男人穿着,也说不好他穿着一套什么衣服,一条jin 身的皮ku 子,上半身则从肩膀斜过两条巴掌宽的铜钉皮带,两边肩头的位置各有一根white(* bai se *)的长角,此外他身上全是纹身,纹着一些稀奇古怪的图案,嘴上、耳朵上甚至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上都带着小铜环,我kan着都替他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疼。
  这人模样实在不像是好人,我警惕的道:“你gan 什么的?”
  他头发染得五颜六色,虽然是个男人,但纹着眉、涂着口Red(* hong *),要多难kan有多难kan。
  这个怪人嘿嘿一笑道:“我这里有上等的鬼胎你们要不要?”
  我愣了一↓暗道:不是遇到精神病了吧?
  楚森比我直接道:“你是不是有病?没事儿别在我们这儿瞎掺和。”
  他却一点不生气,娘里娘气的“吆”了一声道:“*| lai |*这还装什么正经人,好像谁不知道一样,放心吧,我是这里的老卖家了,难道你们这些人没听说过卖鬼胎的杰克吗?* na *就是我。”说罢他从Behind(shen hou)拿chu *一颗White(颜色bai )森森的骷髅头咚的一声敲在桌子上。
  虽然我不是专业的医生,但还是一眼就kanchu *这骷髅头是真人骨头,不是石膏或是塑料伪造的。
  楚森眼一瞪就要发作,我忽然想到吴婷的母亲让我*| lai |*这儿肯定是有原因的,如果这里的一切都是四平八稳没有问题,* na *她又何必让我*| lai |*这儿?
  想到这儿我赶jin 制止了楚森道:“卖鬼胎的杰克,确实是大名鼎鼎,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幸会。”
  他道:“玩这个圈子的人要说不认识我就相当于听摇滚的人不知道甲壳虫乐队,还真没遇到过。”说罢他捂着嘴一脸mei(女眉)笑,kan的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这↓他们三个也都明White(颜色bai )了,楚森道:“* na *就让我们开开眼吧。”
  “先说说你们想要什么样的,我不可能把所有种类都堆在你们面前。”
  虽然我们做的是土工这行,但对于鬼胎却毫无了解,我假装想了想道:“就给我kankan你这比较有代表* xing *的鬼胎吧,如果确实值得购buy(中文:gou mai),我不会小气的。”
  他得意洋洋的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道:“杰克手上的鬼胎是绝对值得收藏的,不过要说最具代表* xing *的吗……”说罢他弯腰从脚旁拎起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木头箱子,他放在* tui *上打开箱盖随后从中取chu *两个大玻璃瓶,玻璃瓶的形状也就是大的shui *果罐头* na *种,放在桌面上时因为酒吧里的光线实在太暗,也kan不清楚玻璃瓶里装的是什么。
  只见杰克又从巷子里取chu *一个长条形的物体,他道:“几位,瞪大了你们的眼睛瞧好戏吧。”说罢他将长条形物体对准玻璃罐子按动按钮只见亮起了一道雪青色的暗光,虽然是暗光,但足以照亮桌子所有区域,只见两个玻璃罐子里满是暗黄色透明的液体,有点像是尿液,分别泡着两个类似于未成人形的胎儿尸体。
  但这胎儿尸体尸体实在是太古怪了,一个长了三条胳膊三条* tui *,一个居然是人身象面,* na *一条象鼻子一直延shen 到胎儿的肚皮位置。
  在冷光灯的照she ↓,胎儿body(* shen | ti *)的每个部位都kan的清清楚楚,因为刚成人形,胎儿body(* shen | ti *)的血管都能kan的清清楚楚,泡在福尔马林液体里的死胎表情安详,眼睛半睁半闭,根本不像是死胎。
  这哪是什么鬼胎,无非就是畸形的胎儿,不过畸形到这份上也算是世间罕见了。
  杰克脸上露chu *近乎神经质般的笑容,他hands(*yong * shou *)轻轻摩挲着玻璃瓶,就像是**爱人的脖颈,打量瓶子的眼神就像是艺术家kan着自己刚刚做成的艺术品。
  我kan着他和瓶子里的两怪胎后槽牙都发冷,但还得假装露chu *一脸笑容道:“真是难得一见的极品。”
  “果然是识货的,这是我的镇店之宝,千手佛陀和玉象仙,请一尊回去保证你大赚横财。”
  “多少钱一尊呢?”我道。
  “八十万,谢绝还价。”他对着楚森抛了一mei(女眉)眼。
  “我去,这price (中文:jia ge)可有点吓人了。”我道。
  “你这个土老包现在市场上鬼胎的行情越*| lai |*越* gao *了,现在这price (中文:jia ge)你这别嫌贵,估计过了年底至少翻一翻,到时候你就会*| lai |*感谢我让你赚到钱了。”
  “这我知道,但我身上没带这么多钱。”
  “切,没钱你这拿老娘穷开心呢?”说罢他满脸不忿的要走。
  “美女,别急着走,我请你喝一杯成吗?”我道。
  或许是“美女”二字打动了他,杰克lang笑一声道:“本*| lai |*是ting *讨厌你们的,kan你嘴甜就陪你喝一杯。”说罢他特意拉动椅子朝我靠近了点。
  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但只能是咬牙忍住,我kan到楚森低着头无声的笑着。
  他点了一杯上等威士忌我道:“你在这酒吧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了,我也不瞒你*| lai |*这儿其实是为了一个孩子,这小孩前些天死了,但死的有些蹊跷,我是安排她↓葬的殡葬执事,这孩子之前应该常*| lai |*贞子酒吧,所以*| lai |*这儿了解↓情况。”
  “这些个小屁孩不是我说一个个胆大的不得了,不好好学习整天就想着见鬼见神的,他也不想想鬼神是能轻易见的?招鬼容易送鬼可就难了。”
  我听他似乎是话里有话道:“这些孩子难道在招鬼?”
  “你还不知道呢?现在这些孩子纯粹吃饱了撑的,流行玩什么找鬼游戏,这酒吧原*| lai |*叫游侠酒吧,* na *生意差的差点关门倒闭,后*| lai |*改成贞子酒吧专门☆ɡao 扌高☆些神神鬼鬼的东西,还就xi 口及引了一票铁粉,其中以学生为主,这些小孩虽然buy(中文:gou mai)酒shui *的不多,但喜欢*| lai |*这儿buy(中文:gou mai)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主要就是招鬼的灵异物品。”
  “你说的* na *些个小孩就是前些天死在老伞厂* na *几个吧?”杰克喝着酒问道。
  “没错,他们*| lai |*这儿你应该知道吧?”我道。
  “我上哪知道,这里光线太暗,而且*| lai |*的小孩也特别多,我是不关注他们的,因为找我buy(中文:gou mai)东西的都不是小孩。”
  “* na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这起死亡事件报纸上没报道过?”
  “我还需要kan报纸吗,前些天专门卖碟仙的老吴跑了,一问不就知道为什么了。”
  “碟仙是什么?”我不解的道。
  “就是现在特别流行的灵异游戏,小孩都喜欢招碟仙,据说是一种附在碟子上的神仙,说实话我原*| lai |*是真不信,觉得这些人就是骗人,但老吴卖chu *去的碟仙还真chu *了人命,而且一↓死了三个,我现在觉得碟仙这种事还真ting *邪的,这几个小孩还真把鬼给招chu **| lai |*了,否则怎么可能一↓死三个呢?”
  今天*| lai |*这儿简直是太对了,一条极重要的消息就聊chu **| lai |*了。
  我想了想道:“杰克,你一定有老吴的联系方式对吗?”
  “还真没有,我和他卖的东西不一样,在这个酒吧里多个卖东西的也算是竞争对手,不打架就算不错了,不过我还认识个卖碟仙的,你和他聊聊也行啊。”
  “行,他现在在吗?”
  “今天正好生意不怎么样,就陪你聊一瓶威士忌的吧。”他笑着道。
  我立刻让吧台的人送一瓶上等威士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