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这个时候我手疼的简直都想把它给切了,我咬着牙道:“医生,我这手还能不能保住。”
  他戴上口zhao道:“放心吧,这伤口没伤到肌腱经脉,只要缝合伤口不发炎症就没一点问题了。”
  我道:“麻烦你了。”他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
  之后就是手脚麻利的替我处理伤口,楼↓林芊芊道:“我肚子饿死了,有什么吃的吗?”
  “方便面huo ** tui *肠,shui *瓶里的shui *是晚上烧得。”阿德道。
  “又吃方便面,我都快变成方便面了。”林芊芊撒jiao (女乔)似的抱怨道。
  kan*| lai |*她和这个阿德的关系是很熟的,我肯定不是她第一个带*| lai |*的这儿的“病人”了。
  我想想又觉得奇怪,一个开超市的小老板怎么会有如此齐备的外科医疗设备,而且他处理伤口的手段也很娴熟。
  想到这儿我道:“我该称呼你老板还是医生?”
  他微微一笑道:“叫我老陈吧,我既不是老板也不是医生。”
  “我觉得你应该是个医生,否则缝针的手艺不会这么娴熟。”他一句话没说,呵呵笑了两声。
  我知道他这是不愿意说过去的事情,一名医生如今沦落到要靠做小卖部为生,这其中的痛苦与落魄可想而知。
  只见他↓针如飞的很快将我手上的伤口缝合,之后上了药裹上纱布他起身对我道:“一个礼拜不能洗澡,能洗澡时伤手也千万不要碰shui *,辛辣刺激的食物不要吃,烟酒最好戒它一个月。”
  随后我两↓楼,林芊芊已经帮我泡了一碗泡面,老陈笑道:“好你个长外心的丫头片子,我是最累的* na *个,也不帮我泡一碗面。”
  “你晚上不是吃过了吗?gan 吗吃* na *么多,lang费粮食。”林芊芊在他面前就是个十足的小女生。
  老陈也没说什么,笑着坐在椅子上kan着她一口口的吃面,* na *表情很有点奇怪,让我☆ɡao 扌高☆不太清楚两人的关系。
  我伤的是右手,用左手吃面条有点不习惯,操作不熟练掉了一撮面条,碗里的方便面汤溅了我一脸,我骂了一句将塑料叉子丢回面碗里。
  “kan你笨手笨脚的样子。”林芊芊走到我面前端起面碗搅了一叉子面条,随后撅起粉tender(nen)tender(nen)的嘴巴轻轻chui 口欠了几口,才将面条送到我嘴边道:“吃吧。”
  我顿时感激涕零,用力一口将面条嘬jin *嘴里,老陈端着茶杯饶有兴趣的kan着我道:“小伙子,今天这方便面味道是不是很特别?”
  林芊芊顿时Red(* hong *)了脸道:“你都什么年纪了,别像年轻人* na *么不稳重好吗?”
  老陈乐了道:“我们林大小姐还会脸Red(* hong *),这可太稀罕了。小子,你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能吃到我们林大小姐喂的方便面?”
  说实话我现在心里真的是“有一股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流在流淌”,从小长这么大,异* xing *除了我妈喂过我饭,林芊芊算是第二个了,之前对于她的放dang 、随* xing *等等负面的印象随着这一口面条同时咽↓了我的肚子里。
  林芊芊一直喂完面条自己才端起有点浓汤的方便面吃了起*| lai |*,我kan着她吃面条的姿势真是kan呆了,觉着怎么kan怎么好kan,反正我也不管老陈就坐在边上,一个劲的盯着姑娘使劲kan。
  过了一会儿林芊芊似乎是觉察到了有一双“huo *辣辣的目光正盯在她身上”,↓意识的朝我望了一眼,我两四目相对,她chong *我露chu *一丝笑容,我不由得小心脏噗通通用力跳了几↓。
  三人就这么相顾无言的坐在陈旧肮脏的小超市里,气氛有点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有点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有点温馨。
  过了一会儿默默喝shui *的老陈站了起*| lai |*道:“给我吧。”
  林芊芊从口袋里掏chu *一张纸条递给他,两人没有任何交流,老陈揣着纸条就chu *门了。
  我有点莫名其妙道:“他gan 嘛去了?”
  “处理尸体了,阿德不光是个优秀的外科手术医生,也是专门处理尸体和凶杀现场的人,我给他的纸条上记着埋尸di 点的经纬度,通过gps就能找到尸体。”
  “我去,你还认识这样的人才?”
  “阿德是个好人。”说了这句话后林芊芊表情难测的笑了笑。
  我想了想越想越觉得奇怪道:“芊芊,你怎么会认识这样一位人物呢?”
  “我为什么不能认识他?”
  “我原*| lai |*kan过一部电影叫《低俗小说》里面就有个专门处理尸体的人,电影里描述的这种人好像是……”
  “犯罪分子是吗?你害怕犯罪分子吗?如果说我就是犯罪分子的话你害怕吗?”我顿时就惊呆了,* na *种美好的情绪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极度震惊。
  kan着我瞠目结舌的模样,她冷笑了一声道:“怕了吧?”
  “怕?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屁,你算什么犯罪分子,今天可是我杀了人。”我道。
  “别岔开话题,我问你的是如果我是犯罪分子,你怕不怕我?”说着话她走到我面前,双目直勾勾的望着我。
  “芊芊,别和我开玩笑。”我勉强挤chu *一丝笑容。
  “我没和你开玩笑,我说真的。”她表情严肃的道。
  “你、你……我……”
  kan我结结巴巴的说不chu *个因为所以然,她叹了口气道:“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你的意思了。”
  “你别误会,可是在我的印象里你就是个跳钢管舞的漂亮姑娘,怎么会和犯罪分子四个字扯上关系呢?”
  她又笑了,突然笑得很灿烂,我又松了口气,跟着她笑道:“我就知道你和我开玩笑呢,你这丫头真调皮。”
  她接着*| lai |*了一句道:“谁告诉你说跳钢管舞的就不能是犯罪分子了?”
  我觉得脑子都快给她☆ɡao 扌高☆炸了道:“你别老这么神神秘秘的,到底怎么回事你就给我交个底成吗?”
  “我凭什么和你交底?你是我什么人?”
  “我……”愣了会儿我灵光一现道:“芊芊,今天我可是为你做了一个人,你对我不该有怀疑吧?”
  果不其然听了这句话后她不再像之前* na *么咄咄*人静静的坐在我面前道:“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愿意为了我而这么做,不过我怎么觉得你不像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杀人,事后kan不chu *一点恐慌的状态呢?”
  “说实话这是我第二次杀人了,不过之前* na *次是自卫,为了从两个流窜犯手中救人,无奈杀了一个,其实这次也算是救人加自卫吧,就像你说的如果他不死我们两家就永无宁(曰)ri 了。”
  “难怪呢,其实就算你不动手我也会杀了他,迟早的事情,本*| lai |*是想*他知难而退,至少还能给他留条命,但赵大路真的是作死,无论是谁都救不了一个该死的人,不过甘心为我做违法犯罪事情的你是第一个,你说我该如何奖励你?”
  “这事儿不说了,只要以后咱两保守秘密,这件事就神不知鬼不觉了。”我道。
  “只是保守秘密?你不觉得对我要求太低了点?”说着她距离我有靠近了点,饱满的xiong 部几乎就贴着我脸,阵阵幽香涌入我的鼻子里,让我感到有种喝酒上头的微醺感。
  我也不是傻子,当然知道她要做什么,但我也不是圣人,要说这个关头我能将林芊芊一把推开* na *我真是有病了,况且我现在已经没有推人的power(*li dao*),只有抱人的力气了,我强忍着不让自己有唐突的举动,但林芊芊似乎没打算点到为止,她的body(* shen | ti *)已经和我的完全零距离了。
  我脑子一阵阵发懵,浑身一阵阵(zao 。re ),要说还能继续忍住,* na *真是见了鬼,我噌的一↓站起身,感觉自己眼珠子都Red(* hong *)了,林芊芊却丝毫不退,脸Red(* hong *)的如蜜桃一般大眼睛简直要滴chu *shui **| lai |*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