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我虽然闭着眼,但或许是因为xi 口及收了多人精华,我的听觉变的异常发达,他的每一个动作虽然我kan不见,但却听得清清楚楚,包括取手帕时布条之间mo ca (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发chu *的响动。
  我清楚的听到他脚步声朝大伯走去,于是我调整呼xi 口及方向,对准他一口口呼xi 口及着,说也奇怪,起初我呼xi 口及的空气和平常一样没什么味道,但渐渐的空气里开始有了一股类似于咸鸭子的怪味,而随着怪味越*| lai |*越重,包括大伯在内所有人咳嗽的越发频繁。
  “我操,这怎么回事?咱们几个人同时咳成这样?”
  “谁知道,工di 上呛了灰吧?”
  “这老头又没去工di ,他怎么也咳嗽了?”这些人逐渐发现情况不对,我知道时间有限越发ji cu *的呼xi 口及着,没想到的是捆我手的麻绳或许都受到呼xi 口及术的影响,变的越*| lai |*越松垮,我能清楚的感觉到组成麻绳的草条居然一根根绷断了。
  kan*| lai |*在我这种催命式的呼xi 口及↓,不光是人,这屋子里所有的一切都受到了影响,于是我再度提升呼xi 口及speed(*su du*),过了一会儿麻绳完全绷断,我早有准备,稳稳站在di ↓。
  睁开眼只见除了我外所有人都虚弱的瘫坐在di ,尤其是赵传,他* na *头“ting *立饱满”的杀马特发型就像是霜打的茄子,全部萎了贴在头皮上,但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是他们的皮肤,皮肤gan 皱的就像是龟裂的黄土di ,一块块几乎要从身上掉落↓*| lai |*一般。
  我不敢kan大伯和楚森,他两的状态不会比这三人好多少,我现在心急如*,只能是以最快的speed(*su du*)制伏三人,然后重新滋养大伯和楚森。
  三人见我掉落↓*| lai |*连喊人的力气都没有,一个个就像是痨病鬼,面色青紫蹲在di ↓呼呼喘着粗气。
  我走到赵传面前,他只能勉强举起匕首,* na *动作慢的与其说是刺我,倒不如说是准备把匕首送给我。
  我shen 手就夺过匕首道:“你大概没想到吧?”说罢我小心翼翼的凑到门口朝外kan了一眼,只见门外有六七个人在空di 上抽烟聊天。
  这孙子带*| lai |*不少人,我悄悄将门关上反锁之后又检查了窗户,确保锁上之后我回去就把三个早就虚弱到极点的人推倒在di ,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可是当我翻遍三人的口袋后傻眼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三人身上居然都没有带手机。
  我气得抬脚就给赵传一↓道:“你们三个是不是知道要倒霉,所以连手机都不带在身上?”
  没辙,我将大伯和楚森放↓*| lai |*,在放楚森的过程中我觉得他呼xi 口及已经变的十分微弱,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呼xi 口及术对他的影响最大,以至于他受伤最严重。
  而大伯比楚森也好不到哪去,几乎已经处在了昏厥的状态,不像* na *三个人至少还能勉强坐在di ↓。
  我急的团团转,就算是制服了这三人又有什么用?情况还是很危急。
  我实在想不chu *破解这事儿的办法,只能是*ying **| lai |*了,于是我用绳子捆住已经无法动弹的三人,搀起赵传拖着他走到门口我一脚踹开门用匕首抵着他的脖子道:“MD,赶jin 给我送部手机,否则我刺死他。”
  这些人没想到chu *了这种变故,纷纷从身上掏chu *各种款式匕首,虎视眈眈盯着我,我只能是揪着他后脑勺头发,让他脸* gao ** gao *扬起,如果让这些人kan到脸,估计没人相信他会是赵传。
  我用刀抵着他的脖子吼道:“赶jin Ta Ma的送一部手机过*| lai |*,五分钟后如果收不到手机,我就宰了他,反正我手上还有两个人。”说罢我将赵传拖了回去又将门关上。
  或许是因为过于jin 张,我心跳的极快,呼xi 口及都有些不太匀实了。
  赵传却发chu *了一声惨笑他声音嘶哑的道:“你真以为我们能算是筹码?这些人会因为我们三人在你手上就怕了?你想的太简单了,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样一群人。”
  我道:“反正已经这样了,我只能试试。”
  他咳嗽了两声勉强道:“说实话我ting *佩服你,有本事有胆量,就是脑子蠢了点,你们明明可以活↓去的,却非要自找死路。”
  我道:“你不会真疯狂到杀了自己孩子吧?”
  “在世洋村孩子只是赚钱的工具,我这样能长大的只是运气最好的* na *个。”说罢赵传惨笑了两声。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惊讶的道。
  这时只听屋外不断有人捶门道:“赶jin 把人放chu **| lai |*,否则老子把你们碎尸万段。”
  此时我也顾不得害怕了,对他吼道:“有种你们闯jin **| lai |*试试,老子既然能gan 翻这三个人,就不在乎多gan 几个,尽管*| lai |*,弄死一个够本,弄死两个老子赚一个,kan你们谁运气不好陪我一起死。”
  听了我这句话屋外的叫嚣声忽然消失了,捶门的人也住了手,只听有人小声道:“咱也别*ying *闯了,围他们几天,屋子里没shui *没吃的,这三人能撑多久?”
  “可赵传三个在他们手里呢?”
  “管Ta Ma的,死就死了呗,关咱们屁事。”听到这句话我明White(颜色bai )赵传没瞎说,这帮人是真的没人* xing *。
  赵传又挤chu *两声轮胎漏气似的笑声道:“听见了?我们的死活他们根本不管的。”说罢他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也不担心我会对他↓刀子。
  kan*| lai |*制服他们三个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最终还是死路一条,我绝望的坐在di ↓,只觉得嗓子一阵阵发gan ,估计用不了多久我就得喝尿*| lai |*解决问题了。
  刚想到这儿就听门外响起了一个老头的声音道:“chu *事了?”
  “赵叔你儿子给人扣做人质了。”说这话的人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的语调。
  “我也是听说了所以过*| lai |*kankan情况。”
  “没什么好kan的,他说五分钟后杀人,你儿子估计已经被他宰了。”
  “是吗,你们让我jin *去kankan,或许我能把人带chu **| lai |*呢?”
  “你别想好事了,屋子里没一点动静,估计人都死了。”
  “不管死活让我jin *去kan一眼,我*| lai |*和他们谈判。”
  “你jin *去他们不放你chu **| lai |*咋办?”
  “* na *也不需要你们营救,踏实在门口守着不就行了,gan 吗挡我的路呢,里面倒霉的是我儿子,我当爸的怎能见死不救?”
  听他这么说没人再阻拦他,随后就听老头敲门道:“小伙子开门让我jin **| lai |*成吗?咱们谈谈。”
  我担心老头使诈,贴着门缝往外kan只见门口就他一个人,别的人都离他远远的,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想了想还是决定让老头jin **| lai |*,关键时刻他也算个人质,于是我手持匕首打开门放老头jin **| lai |*后又关上门。
  老头kan到儿子和另两人的模样叹了口气道:“我早就和你们说过别惹龙华村的人你们不信,现在吃亏了吧?”这三人只能heng(哼哈二将)heng(哼哈二将)了。
  老头又对我道:“小伙子,你没↓死手吧,他们三人还有救吗?”
  “只要你保证我平安的chu *去,我保证你儿子恢复原状。”我似乎kan到了一丝活命的希望。
  可赵老盼摇了摇头道:“我没法保证你能活着离开……但是你可以选择自救。”说罢他居然从口袋里掏chu *一部手机递给我。
  我都傻了,kankan手机又kankan他不知道赵老盼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你不能直接拨打110报警,否则你们可能还是走不chu *去,我建议你打电话给龙华村的人,让他们报警过*| lai |*接应你们是最安全的做法。”老头表情极其诚恳的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