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你真打算举报小四叔?万一这里面有你爸在呢?”
  “如果有我爸* na *他就是咎由自取,这可怪不了我。”听了这话我瞬间有点崇拜他,没想到这小子虽然有点卑鄙,但还是有正义感的。
  想到这儿我道:“不管怎样,这件事上我都支持你。”
  “谢谢于哥了,能交到你这样一位朋友也算是我三生有幸。”
  “别这么说,咱们是朋友,应该互相帮助。”于是乘着夜色,我两背着一袋*chu *了hole(dong )口。
  往↓比往上要难走,一路爬的胆战心惊,总算是平安无事的到了底部,双脚踏实的踩在土di 上我终于能松口气了。
  虽然很累但我不敢有丝毫停歇,chu *了hole(dong )口后绕着村子一侧返回龙华村。
  到了村口已经是深更半夜,我两又累肚子又饿,整个人疲惫不堪,* gao *林道:“于哥,这*只能由你暂时保管了,我不可能带去四爷爷的屋子,明天早上我再决定如何处理。”
  “你不是说报警吗?又后悔了?”
  “唉,我还是先问问老爸kan是什么情况,然后再做决定吧。”
  他这么做我也能理解,于是拎着一袋*去值班保安* na *儿申请开房间门,填完了登记表后保安陪我去开门终于jin *了屋子。
  关上房门后我忍耐不住好奇心,打开帆布袋取chu *ak步*,做瞄准状嘴里发chu *“突突”声。
  “she 击”一番后我有取chu *格洛克,这把手*里可是装着**的,而且我知道如何开保险,拉*栓,虽然she 击能力我肯定是个渣,但是把*打响的能力我绝对有。
  男人都有*械情节,拿着格洛克和ak虽然明知这东西是杀人利器,但我还是愿意把玩,沉重的*械给我一种厚重感,*着它冰冷的body(* shen | ti *)让我有一种仪式感。
  玩了好长时间我才把*械装好收了起*| lai |*。
  说实话我真不想把这*交chu *去,留在身边当个玩具收藏ting *好。
  洗过澡后睡觉,一夜无语,第二天早上我见到* gao *林后问他到底如何处理这件事,他满脸无奈的告诉我道:“想了一夜还是决定不告发小四叔了,因为他不想父亲受到牵连。”
  他肯定是打过电话给他爸了,否则不会变卦的,想到这儿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能理解,* na *就不说这事儿了。”说实话我还是希望这*能留↓*| lai |*的,他这么做正合我意。
  吃过早饭后我们各自学习,但我始终有点心不在焉,四爷爷坐在我对面的躺椅上kan书,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不安,他放↓手上的书道:“小震,kan书的时候要心静。”
  我意识到自己小动作有点多,赶jin 控制住手脚装模作样的kan起书*| lai |*,过了一会儿我忍不住问道:“四爷爷,您在这行做了这么多年遇到过难抉择的事儿吗?”
  “做我们这行经常遇到麻烦事,现在我是不理麻烦了,但年轻时经常会遇到难以抉择的事情。”
  “遇到这种事情通常您会怎么处理呢?”
  “其实很简单,问心无愧即可,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只要明White(颜色bai )将*| lai |*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na *就是正确的选择。”
  “明White(颜色bai )了。”我笑道。
  “年轻的时候确实很容易遇到难以抉择的事情,这是因为你的阅历还不足以让你判断整件事的对与错,但这时候的选择尤为重要,因为这极有可能会改变你将*| lai |*人生的走向,有的人之所以会堕落,可能就是因为几次选择不当,最终会在错误的道路上一路滑去,最终彻底失去自我,所以千万不要盲目选择,草率决定。”
  “四爷爷放心,孙儿不是傻瓜,我一定不会违背自己的良心。”
  其实这件事和我没什么关系,唯一让我担心的就是* gao *浣女,她失去了父亲这个唯一的亲人将*| lai |*的生活可不容易了,所以必须得找到她。
  想到这儿我心里安稳了,随后kan书便投入jin *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为了和* gao *林商量事情,我特意避让了楚森。
  “你决定不报警了?”
  “我肯定不能报警,否则我老爸也难逃其咎。”
  “但* gao *家村的人卖*是会害死人的,你不报警就是纵容他们犯罪?”
  “不是我纵容,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将*| lai |*如果chu *事就怪不得我了。”
  “可如果他们chu *事了不一样还是会带chu *你爸?我意思是不如现在自首,还能得个宽大处理。”
  * gao *林皱了皱眉头道:“于哥,不是我没有正义感,而是我爸没几年寿了,就让他太太平平的过几年舒坦(曰)ri 子吧。”
  我诧异的道:“你爸怎么了?”
  “胃癌晚期,幸亏是有钱,还有台湾的医疗技术比咱们这儿要* gao *明,flower (hua )钱保了一条命,但医生说最多只有三年寿命,我*| lai |*这儿也是希望能学点真本事替老爸延寿,你说这时候把他交chu *去坐牢可能吗?”
  我没话可说了,人心都是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长的,何况这件事的对与错我和其实没多少关系,就算是将*| lai |*有人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na *也是* gao *林,和我没关系。
  想到这儿我就心安理得的“收藏”了两把*,当晚我特意弄了点机油,保养了*身,本*| lai |*我还想把手***给退了,但想着过两天带*去山里打猎,把**用完最安全,也就没退了,将手*藏在床↓休息不提。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我特意召集了楚森和* gao *林,虽然他两不对眼,但也得一起商量如何把* gao *浣女接回*| lai |*。
  楚森并不知道* gao *浣女的苦衷,加上这两天我和* gao *林走的很近而疏远了他,这小子满心不快的道:“这事儿你愿意去是你的事儿,和我没关系。”说罢他端着早饭走开了。
  “他不去算,就咱两去更好。”* gao *林道。
  “话不能这么说,都是革命同志,要☆ɡao 扌高☆好团结。”我道。
  话音刚落我听到了几声“空空”的爆裂声,刚开始我还没反应过*| lai |*道:“大White(颜色bai )天放什么pao仗?”
  这时“空空”声犹如爆豆般接二连三响了起*| lai |*,随之而*| lai |*的是人的惊叫、惨叫声。
  声音简直凄惨到了极点,听得我心一阵发颤。
  这时罗天宝就站在食堂入口处,他应该是kan到了什么,目瞪口呆的站着没动,随后就见他脑袋一阵血光迸she 半个脑袋就这么没了。
  因为事发太突然他没了半个脑袋后还站立片刻这才摔倒在di 。
  饭店里几乎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都吓傻了,我脑子甚至chu *现了一片空White(颜色bai ),居然↓意识的起身朝门口罗天宝的尸体走去。
  突然只见一个脑袋上zhao着black(hei )色头套手持ak47的匪徒chu *现了,此时所有人都躲在食堂里只有我最突前,所以他的*口自然就对准了我。
  正当我魂飞魄散时就听轰然一声,这人突然间浑身被烈焰包裹,而且这团huo **| lai |*的极其猛烈,将他chong *的腾空而起摔倒在di ,随后这人痛苦的在di ↓连连打滚并发chu *惨叫声。
  这团huo *焰是从我Behind(shen hou)she chu *的,我回头望去只见楚森手里拿着弹弓面色苍White(颜色bai )的站着。
  他救了我的命。
  但现在不是说谢谢的时候,我透过窗户kan到另有三名手持ak的暴徒正在*杀龙华村的人,而其中一人见到同伴的惨状正朝这里赶*| lai |*。
  我当时真不知道哪儿*| lai |*的勇气,弯腰就chong *了chu *去。
  暴徒立刻举起*朝我she 击,但他准头欠佳,所以我绕着一路向前他始终打不中我,之后他停止she 击拎着*朝我追*| lai |*。
  生死存亡*| lai |*不及思考太多,我一路狂奔chong *jin *了房间里,随即他也跟了jin **| lai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