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说也奇怪,真到这一步我反而不jin 张了,因为已经退无可退,如果我不fan kang 就是死路一条,就像一个人在荒野里遇到一头狼,刚见到肯定害怕,可一旦遭到攻击当你明White(颜色bai )必死无疑后反而才会有勇气与猛兽输死一搏。
  这就是置之死di 而后生的道理,我从*| lai |*就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别说做chu *残暴的行为了,就是打架都不敢往人脑袋上捶,但现在我知道要么是我们死,要么是他们死,总之只有一方能活着离开。
  人生很多时候就是这么无奈,为了生存经常要挑战自己的道德底线,就像掏粪工人,他在最初jin *这行时一定是有抵触心理的,但又能怎么办?总得赚钱吃饭啊。
  而我现在面对的不只是吃饭* na *么简单了,而是事关生死存亡,所以在这件事上我不会有丝毫犹豫,必须制服他。
  他距离我越*| lai |*越近,我jin jin 握着螺丝刀蹲在树后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只见酒糟鼻子找了两棵枝杈茂密的树枝,他几次用力,发chu *唰唰声响终于将掰断了两棵树枝,随后捧在怀里转身要走,此时我已经悄悄走到了他Behind(shen hou),酒糟鼻子却丝毫不知,他累的呼呼喘气,所以并没有立刻过去,而是手叉腰站在林子里打算休息片刻。
  这是我们反败为胜的唯一机会,所以不能犹豫,必须立刻做chu *决断。
  我深深xi 口及一口气,屏住呼xi 口及后我悄悄走到酒糟鼻Behind(shen hou),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后用螺丝刀对准他脖子连捅了三四↓。
  鲜血瞬间飙she 而chu *,他想喊但我死死堵住他的嘴,只能发chu *呜呜闷响声,很快他就失去了fan kang 能力摔倒在di ,而我依旧是死死堵住他的嘴不敢有丝毫放松,只觉得他脖子处涌chu **| lai |*的鲜血hot(英文:hot,中文:re )乎乎的顺着我手朝袖管子里流淌而入。
  僵持片刻他终于没了动静,我将死尸从身上推↓去,说也奇怪这是我生平the first time(di yi ci )杀人,居然丝毫不觉得jin 张,反而松了口气,或许是之前挨打,所以我对他有了复仇之心。
  “赶jin 的,我这都快急死了。”大个语调轻松的道,仿佛我们就是案板上的鱼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我也没法说话,于是举起树枝晃了晃,这人kan到后哈哈笑道:“不错,赶jin 拿过*| lai |*。”
  楚森怒骂道:“你们这些丧心病狂的疯子,就是死都不得好死。”
  “我们本*| lai |*就是不得好死,这话还真让你说对了,所以临死之前得好好的放纵一次,这两姑娘ting *不错的,身材好,脸蛋也漂亮,能把她两睡了,我死也值了。”说罢他又发chu *邪恶的笑声。
  我*| lai |*不及多想,用最快的speed(*su du*)tuo *↓酒糟鼻的ku 子穿在身上后举着两根树枝朝他走去。
  这两株树枝枝叶茂盛,就像个大芭蕉叶,把我上半身遮挡严实,而大个的注意力又全在楚森身上,压根就没注意到我是个“李鬼”,于是我就这样接近了他。
  “你好歹掰掉几棵枝子,树枝太多了。”他边说边从我手中接过其中一棵树枝。
  我随即丢掉树枝,ting *着匕首对准他脖子刺去。
  如果我不是缺乏实战经验,这一↓不应该对他脖子↓手,因为两人之间有一定距离,而且他身前还拦着一棵大树枝,而我太急于一招制敌,所以chu *手时根本没有考虑过是否保险。
  大个虽然*| lai |*不及躲避,但他hands(*yong * shou *)里的树枝拦了一↓,螺丝刀就戳在树枝上,螺丝木头手柄很滑,而且沾了鲜血,我没拿住失手掉落在di ,他kan清我后脸上得意的笑容终于消失变成了惊愕状,随后他愤怒的吼叫道:“老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呢?你把老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怎样了?”说罢举起手中的树枝朝我兜头砸↓。
  到这份上也没什么可想了,就是一个字“gan ”,于是我举起手中的树枝和他对抽起*| lai |*。
  这人虽然kan似疯疯癫癫,但力气着实不小,大不了一会儿我就被他压制了,脸上被他的树条抽的全是血印。
  楚森这时候也上*| lai |*帮忙,但他手上的树枝舞的是虎虎生风,我两根本靠不近身,不过就凭他一人之力也无法同时制服我两人,就这么稀里哗啦打了一阵子他停了手,气喘吁吁的退后几步道:“MD,老子也算是杀过人的,拿你两个小屁孩居然没半点法子,老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呢,你怎么对付他的?”
  “他死了。”我到现在甚至都没觉得害怕。
  大个眼睛一眯,点头道:“老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没想到死在你的手里,算我两走眼,今天折在你们手上。”说到这儿他忽然又哈哈gan 笑一声道:“这就是报应吧,老子这辈子gan 的坏事太多,* na *些冤魂厉鬼肯定缠着老子不放,今天死了两也是恶有恶报,我早就kan开了。”
  “别说这些屁话,就说吧你到底想怎样。”楚森道。
  “都到这份上了我还能怎样,只能离开了。”
  “你还想继续祸害别人吗?”楚森道。
  他冷笑道:“这个di 方手机没有信号,你们没法打电话报警,难道还想活捉我吗?”
  “我没* na *个本事活捉你。”
  “难道你们想要杀死我?杀人上瘾了?”他似乎有些好奇。
  “杀死你们这些败类我确实有瘾。”楚森恨恨的道。
  “也别过于* gao *kan自己,虽然对打我不是你们对手,但想要杀我恐怕不是这么简单。”
  “* na *我们就试试。”楚森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真ting *着匕首朝他走过去。
  这时候我必须ting *他,否则只会被逐个击破,正当我两再度*近他时老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就像从di ↓突然冒chu **| lai |*似di ,浑身是血chu *现在我身边,他hands(* shuang * shou *)举着一块大石头朝我脑袋狠狠砸↓。
  这是他的殊死一击,力量可想而知,我甚至能感觉到一股劲风扑面而*| lai |*。
  我hands(* shuang * shou *)握着树枝,根本*| lai |*不及fan kang ,只能暗中狂呼救命,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响了。
  没错,我确实听见了*声,接着老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脑袋正中突然就多了一个血孔,迸she 而chu *黏兮兮的暗Red(* hong *)色液体溅了我满脸全是,这次老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双眼一翻,屁都没*| lai |*得及放一个,便摔倒在di 死透了。
  随后就见一名身着black(hei )色夹克的男子从black(hei )暗中走了chu **| lai |*,他左手拿着一把六四式手*。
  kan到这种型号的手*就知道此人必定是公安局的,而我们恰好也认识他,就是松江分局* na *位调查违禁药品的刑警。
  他kan了一眼死在di ↓的老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笑着问楚森道:“你的弹弓呢,为什么不用?”
  “这……家族长辈怕我闯祸,没让我用了。”
  我还不知道大伯把楚森的弹弓没收了,估计也是实在受不了他这爱炫耀的劲头,没想到这警察还真是暗中监视我们,↓* na *么大成本只为查所谓的“禁药”,我也算是服了他。
  不过今晚多亏他在场,否则就老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na *一↓,我不死也得残废。
  警察hands(*yong * shou *)指了↓大个道:“还在* na *儿*ying *ting *呢?”
  大个叹了口气丢了手中的树枝道:“这就是报应。”
  “就你这种人还相信报应?也是ting *有意思的。”警察讥嘲道。
  “领导,我虽然是个混蛋,但从一开始我就相信恶有恶报。”
  “但你还是要作恶,说明你已经想穿了。”
  “也不能说想穿了,我这算是自暴自弃吧,反正都这样了,横竖一死,怎么放纵怎么*| lai |*。”他无所谓的道。
  “你是老老实实束手就擒呢,还是准备继续抵抗?”警察从腰间取chu *一副手铐。
  “当然是束手就擒,至少我还能活几天。”他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