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你刚刚在男厕所里没有找到可疑分子吗?”她问我。
  “男厕里根本没有人。”
  “难道女厕所里真的闹鬼了?”她表情颇为惊恐的道。
  “就算是闹鬼也不至于大White(颜色bai )天啊,而且jin *一个动一个,这要真是鬼* na *和人基本上也没区别了。”我道。
  我是不太相信闹鬼,但这里的情况也确实有点特殊,于是我仔细的根据九宫星位推算了厕所的位置,非常chu *乎我意料的是最后得chu *的结论居然是“无宫位”。
  九宫星位因为变换太过于复杂,所以其中的原理没人能说清楚,但随着每天星位的变化确实会chu *现“无宫位”的可能,因为星位在交错时难免会chu *现空White(颜色bai )区,这就是“无宫位”的由*| lai |*。
  而根据九宫星位的定数,若是“无宫位”则无吉无凶,说White(颜色bai )了就是一片最普通的区域,人在其中既不会发财也不会倒霉。
  所以在无宫位上不要祭拜神位,因为神灵是永远不会降临在“无宫位”,鬼魂自然也不会chu *现在无宫位的区域,所以根据星宫位判断厕所这个位置“闹流氓”是有可能的,但绝不可能闹色鬼。
  * na *么究竟是谁*了* gao *浣女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
  这个问题让我很不开心,因为* gao *浣女虽然只有18岁,但发育的真的非常好,该细的、该长的、该qiao *的、该凸的无不恰到好处、妙到巅毫,虽然我肯定是个正人君子,但我也不是圣人,难免会对这么漂亮的姑娘产生些许幻想,问题是我隔着ku 子碰一↓的勇气都没有,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居然连光的都*过了。
  要是让我找到这孙子,非打死他不可。
  我正暗自恼huo *,帅哥强却不知道我的心思道:“老于,你有没有kanchu ** na *色鬼到底藏在哪儿?”
  “我说了这里没恶鬼,别在* na *儿瞎说。”
  “擦,事情都在眼前了你还不愿意承认,我真服了你。”帅哥强一甩手走了。
  “老于,我虽然觉得帅哥强说的话有点随便,但这厕所肯定有问题啊,否则妹子怎么会遭遇这样的问题呢?”
  “我要想明White(颜色bai )这事儿就告诉你了,女厕所里没人吧?”* gao *浣女摇了摇头。
  我让他两人把门,随后走了jin *去,只见除了旱厕特有的肮脏,并没有别的特别之处。
  这是公用厕所,脏的让我有种无处↓脚的感觉,到处都是屎尿,蹲位都是用Red(* hong *)砖砌成的隔断分开,空间也不大,每一处吨位里都生满了蛆虫,臭气chong *天。
  我本*| lai |*想tuo *ku 子尝试一↓是否会被“色鬼咸猪手”,可kan到这环境我实在没有勇气站上吨位,于是赶jin chu *了厕所。
  chu **| lai |*后我皱着眉头道:“我估计这di 儿招不到女工不是因为厕所闹鬼,是这厕所实在太肮脏了,女人受不了*| lai |*这儿方便。”
  “你这真是神推论,哥们佩服,按你这理论为什么男工就能找到呢?”楚森笑道。
  “原因有二,第一是男人比女人耐脏,第二男人找棵树躲后面就能解决,这点比女人要方便,所以综上所述男人比女人好招。”
  “别在* na *扯了,这说明你的风shui *理论基础还是不够,遇到关键问题就只能撂挑子了。”
  “我说你没事别给我↓总结成吗?我怎么感觉你比我爸还要了解我。”
  “废话,你爸能知道你si 禾厶底↓* na *些龌龊事吗?* na *些事儿不都是我陪你去gan 的,所以兄di 一定比你父母更了解你。”
  “楚森,你积点口德啊,我si 禾厶底↓做什么龌龊事了?”我心虚的kan了* gao *浣女一眼道。
  “嗨,老爷们难免gan 点缺德事,算了,就当我说么都没说过。”
  我气得肚肠子都快打结了道:“别,咱们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我到底gan 什么缺德事了?”
  “别说了,这事儿都过去好多年了,再说也没意思了。”楚森故作一副厚道样。
  “不行,你必须得说清楚,谁不说谁是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真说。”他故意假装为难。
  “废话,当然真说了,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别想栽赃陷害。”我理直气壮道,这时候可不能怂,一旦怂* gao *浣女必然对我起疑心。
  “不就是你在凳子上涂胶shui *,粘裂了班长裙子* na *件事吗?当时我觉得你确实ting *能☆ɡao 扌高☆蛊的,年少轻狂啊,* na *时候不够尊重女同学,现在想起*| lai |*真ting *对不起班长的。”
  没想到他居然说chu *这么一件事*| lai |*,我差点没气翻过去,但也给他堵得一时无语。
  这件事发生在大二,当时的班长因为和我们宿舍的几个男生“不对谈”,我为了chu *风头,在她坐的板凳上涂了502胶shui *,结果班长一起身pi *gu *上整块的裙子都给扯了,* na *粉Red(* hong *)系的少女内ku 被后面所有人kan的清清楚楚,当时把她气哭了整整一天,我也“因此一役”成为大学里“最不受欢迎的男人”,从此后没谈过女朋友。
  这是我人生中无法逃避的“污点”,没想到他把这“致命一手”用在这里了。
  这小子真心是要和我争* gao *浣女啊,虽然我两嘴里都没说,但彼此心照不宣,而且楚森先发招了。
  说完这句话他故意装chu *“是被我*”的样子道:“我说不想说,你非要我说,唉!”
  到这份上我已完全处在↓风,此时最聪明的做法不是和他争锋相对,而是赶jin 转移* gao *浣女的注意力,于是我假装淡定的笑了笑道:“谁人年少不轻狂。”说罢我转而对她道:“你在厕所里感到有人碰触你时,* na *手的温度有没有感受到?”
  “我当时差点吓晕了,哪还注意手的温度。”* gao *浣女心有余悸道。
  我皱眉道:“这事儿真奇怪了。”
  楚森走到我身边小声道:“你小子真行,够狡猾。”
  我小声回应道:“你也够损,等着我揭你老底吧。”
  “我一身正气,不怕你小人使坏。”他洋洋得意的道。
  中午到了吃饭时间,帅哥强非要做东,于是我们几个人chu *了工业园找了处小饭馆坐↓*| lai |*正要吃饭,猛然间闻到一股恶臭味。
  这臭味臭的简直令人无法承受,我正在怀疑小饭店里是不是建在化粪池边上,就见老板满脸怒容的chong *chu **| lai |*指着一个门外道:“五老七,赶jin 给我滚蛋,没事别在我这瞎转悠。”
  我们朝门外kan去,只见一个又瘦又矮又black(hei )的男子站在门外,他穿着一身蓝色皱巴巴的中山装,身材虽不* gao *大,但脑袋很大,形状就像冬瓜,脑门顶上光秃秃的没几根mao *。
  他虽然是个秃头,但年纪其实不大,kan面相也就二三十岁年纪,五官几乎都挤在脸中央,配合着嘴上一瞥八字胡,这模样怎么kan怎么别扭。
  在店老板的轰赶↓,这人慢悠悠的从饭店门前走过,但他一双乌油油的小眼睛却死死钉在* gao *浣女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眼睛里透露chu *的光芒却*bao & lu*了他龌龊的思想。
  这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了。我心里耻笑道。
  而五老七离开之后* na *股恶臭味随之消失了,帅哥强皱着眉头道:“刚才* na *股臭味不会是*| lai |*自于* na *人身上吧?”
  老板叹了口气道:“五老七也是个吉尼斯纪录的保持着,他肯定是世界上最臭的人,我想不明White(颜色bai )这人得脏到什么di 步才能有这么强烈的体臭。”
  “这还是人能发chu *的气味吗?这是化粪池的臭味啊。”楚森道。
  “行了,你们不要再说了,想想都恶心。”姑娘皱眉道。
  “都别说了,我这就给你们准备菜去。”老板jin *去后我↓意识的朝门外kan了一眼,却见* na *个五老七蹲在马路对过的路沿边,hands(* shuang * shou *)托着腮帮一动不动的盯着* gao *浣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