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接过镇尸牌,我将一端的Red(* hong *)线拴在ku 带上,大伯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土工行的人了,咱们于家在土工行里算是一个大姓,所以你们在外办事千万不能丢了于家的脸面,否则别怪我丑话说在前面,肯定会将你们赶chu *去的,咱们这行不是企业,而是家族的营生,所以千万别扯什么先jin *的企业管理制度,龙华村约束你们的手段就是家法,而且是极为封建古老的家族制风格,你们明White(颜色bai )吗?”
  “明White(颜色bai )。”我们异口同声的道。
  “好,希望你们能在这行里gan chu *一番事业,最顶级的土工叫di ↓龙,当世也没有几人了,我们家就占了三位,于震我是顶着压力让你jin **| lai |*的,千万不要让我丢这个面子。”
  “大伯您放心,我……”
  “不要在眼前承诺将*| lai |*的事情,将*| lai |*对于人而言,除了一定会死,别的无论任何事情都没有一定的。”
  “是,我记住了。”
  “一定要学好专业技能,做事不要操之过急。”
  “大伯,您放心,我们一定好好学本事。”楚森拍着xiong 脯道。
  “嗯,今天晚上你们需要jin *行一项极其重要的技能训练,希望你们能努力通过。”
  “不管多苦多难,我们一定坚持到底。”我喊chu *了一句雄纠纠气昂昂的口号。
  “大伯,这是训练我们哪方面技能的?厉害吗?”楚森问道。
  “这是根本,这条如果过不了,* na *么将*| lai |*你们只能做这行周边的活儿,比如说跑跑业务,jin *jin *货之类的。”
  “* na *我可不gan ,既然好不容易jin *这行就是为了学本事,做业务我在哪儿不能gan 。”楚森道。
  “是的,所以你们必须要通过这门训练。”
  “大伯,您能透露一↓会使用怎样的手段吗?”我道。
  “很简单,吃饭。”大伯简单扼要说了一句后就转身离开了。
  “吃饭?这算哪门子训练?难道土工的饭量得比一般人大?”楚森不解的道。
  “也不是没有可能,gan 这行难免jin *深山老林,* na *种di 方经常吃不上饭,所以多储存些脂肪是必要的。”我道。
  “这可有意思了,居然还有训练人饭量的。”我两边聊天边往住所走去。
  回去后继续kan书,学习风shui *的理论知识,我们目前已经开始接触图片,根据图片上的di 形分别找到对应的“玄武、朱雀、青龙、White tiger(bai * hu )”四大方位,这是定阴阳宅最基础的知识。
  人一认真时间过得飞快,没什么感觉就到了晚饭的时间,村子里响起了集合吃饭的钟声。
  龙华村除了爷爷辈的老人,其余人都去食堂吃饭,一天三顿、准时供应。
  chu *了门门就kan见大伯手拎着两个饭盒站在门口,我道:“大伯,我们这就去食堂训练吃饭了。”
  “既然是训练吃饭当然不能在食堂吃。”
  “* na *去哪儿?”楚森道。
  “你们跟我*| lai |*。”说吧大伯一路向前走到了村子里修建的公厕前。
  我当时就明White(颜色bai )过*| lai |*脸都绿了,楚森的表情也比我好不到哪去,惊愕的望着大伯。
  大伯将两盒饭分别送到我们手上道:“你们jin *厕所将两盒饭吃gan 净。”
  “大伯,厕所里吃饭训练的是哪门本领?这也太恶心了吧?”我愁眉苦脸道。
  “你说的一点没错,就是要你们在恶心的环境↓吃饭。”大伯道。
  “为什么?我没觉得这是技能?”我虽然知道大伯这么安排肯定要执行,但哪个正常人愿意到厕所里吃饭?所以做了无谓的fan kang 。
  大伯当然不会因为我一句话就“收回成命”,他道:“我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吃完这顿饭,否则你们明天就去吴金宝* na *儿上班。”楚森一声不吭拿起饭盒就jin *了厕所,我也没辙了,只能端着饭盒一起jin *了厕所。
  龙华村建公厕的目的是为了沤fei *,村子里的菜和粮食是自给自足的,用的都是天然fei *料,所以公厕还是旱厕,里面的景象可想而知,尤其是当我端着饭盒站在其中,kan着一di 污shui *、草纸,还没吃呢就差点吐了。
  楚森皱着眉头也是久久没有打开饭盒盖子,就听大伯在外面道:“还有五分钟啊,你们受不了也可以不吃,换个工作呗。”
  只见楚森一把打开饭盒,真的就在充溢着恶臭气味的厕所里吃了起*| lai |*。
  我张嘴就吐了,但我也知道没退路,吐完之后我*ying *着头皮打开饭盒盖就吃饭,过程中几次差点吐chu **| lai |*,但都给我*ying *生生忍了回去。
  这应该是我有生以*| lai |*最难以↓咽的一盒饭,菜的香气混合着粪臭味* na *种zi wei 后*| lai |*一直在我的梦中chu *现,成了挥之不去的梦魇。
  真要有勇气吃这盒饭用不了两分钟,因为不可能咂*zi wei ,只能像填鸭子* na *般用最快speed(*su du*)将所有食物捅jin *胃里,随后我两以最快的的speed(*su du*)chong *chu *了厕所,只觉得头晕眼flower (hua ),差点没跪在di ↓,肚子里犹如翻江倒海一般,但尽全力忍住不让自己吐chu **| lai |*。
  大伯不动声色的kan着我两,也不知道心里打着什么算盘,过了大约两三分钟他道:“恶心吗?”
  我勉强点了点头,幅度不敢大,生怕动作一大就把肚子里的食物pen( 口贲)chu **| lai |*。
  大伯挥了挥手道:“去吐了吧。”
  听到这话我两就像是即将判死刑的人听到了赦令,一路狂奔chong *到一株大树后张嘴狂pen( 口贲)。
  这次差点没把胆给吐chu **| lai |*,吐到最后连胃液都没了,gan 呕了半天,这才精疲力尽的扶着大树走了chu *去,颤巍巍的走到大伯面前。
  他盘* tui *坐在di ↓道:“坐吧,我kan你两站着够呛。”
  我几乎是摔倒在di ,楚森也差不多,坐↓后大伯极其严肃的脸上微微露chu *一丝笑容道:“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手段是因为在起坟的过程中很有可能会遇到腐烂的尸体,而这种景象一般人是很难以接受的,轻则败坏胃口,几天甚至几个月吃不↓饭,严重的甚至会产生心里阴影。”
  “厕所里吃饭这种手段虽然很恶俗,但确实有试探一个人心理承受底线的作用,如果你们能在这样一间旱厕里吃↓饭,* na *就证明你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是很强的,这对你们将*| lai |*所从事的行业是有利的。”
  原*| lai |*如此,我松了口气道:“* na *这次恶心不算White(颜色bai )受。”
  “这趟罪不让你们White(颜色bai )受,是有奖励的。”
  一听说有“奖品”我两顿时有了精神,坐直了body(* shen | ti *),只见大伯从口袋里取chu *两个暗褐色的长方形布袋子放在我们面前道:“这是土工必备的贴身工具,你们一定收好,有了这些东西才能证明你们是管修坟的真土工。”
  “是吗,我kankan有些什么。”我打开布袋,只见小小的布袋里有几条暗格,装着探di 用的银针、一根穿山甲的指甲、一面八卦牌、一把银梳子、少许朱砂、一块椭yuan *形类似于青玉的物件。
  里面的东西绝大部分的功用我是知道的,只有银梳子和椭yuan *形的物件我不知道能起到什么作用,单列chu **| lai |*问大伯,他道:“银梳子是当你从墓*中chu *入后梳头用的,头发是人体精血所生,但特别容易沾染阴诡之气,用银梳子梳头可以*chu *阴气。”
  “而这块椭yuan *形的石头叫夜眼,jin *入古墓后是肯定不能用hot(英文:hot,中文:re )源光的,只能用冷光,夜眼是夜光石的一种,放在太阳↓晒一天,能发一年的光,虽然在阳光强烈的区域不明显,但在不见丝毫光亮的di 宫里,夜眼的作用就很明显了,能照亮身前至少两米的区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