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这味道不是臭,而是特别的臭,差点没把我熏晕,我赶jin 推开几步,恶心的连连gan 呕。
  楚森反映和我差不多,但大伯就镇定了许多,他站在土坑边动也不动,这次用的不是煤油灯,而是狼眼手电,他手持一根狼眼手电照she 在淤泥层上。
  我以为是泥土被沤臭后发chu *的气味,但随后& nie (一种手法)着鼻子靠近kan了一眼才发现泥坑里居然全是“粑粑”。
  这次我没忍住,张嘴就吐了。
  大伯叹了口气道:“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大伯,难道这di ↓的粪池管子爆了。”吐完之后我强忍着翻江倒海的恶心问道。
  大伯则摇了摇头,随后朝西北方向指了一↓,我视力还算可以,借着路灯的灯光kan到哪里有一座厕所,距离此di 大约有两三百米的距离。
  随后大伯又朝三个方位各指了一↓,只见占di 并不算太大的仓库区里居然建了四座厕所。
  而且四座公厕分别在龙沐亭公园的四边。
  这么小的一个di 方居然修建了四座公厕肯定是有原因的,而black(hei )木神有xi 口及收四周一切shui *分,自然就把厕所里的东西给xi 口及收过*| lai |*,这些粪shui *经过整个龙沐亭di ↓区域汇集在black(hei )木神顶部的土层时也给公园里生长的树木植物提供了fei *料,难怪这里面的植物会生长的如此茂盛。
  难道这是一种奇妙的风shui *平衡术?风shui *先生利用black(hei )木神的特* xing *养fei *了龙沐亭里的植物?
  这时仓库里值夜班的人都被臭味xi 口及引过*| lai |*,听到有人问道:“臭死了,怎么回事?”
  “啥宁(谁)晓得,太臭了,估计是污shui *管爆了。”随后这些人都kan到了龙沐亭里的大粪坑。
  大伯表情又变的极其严肃道:“联系郓辉,让他过*| lai |*。”
  虽然是深更半夜,但郓辉听说了龙沐亭里的怪相也顾不得睡觉了,三十分钟内从他的滨江豪宅赶到了龙沐亭,kan见black(hei )木神头顶上堆积的大粪堆,郓辉目瞪口呆,* na *还知道说话,估计把自己是谁都给忘了。
  “这四座公厕是怎么回事?当初建的时候你知道吗?”大伯表情严肃的问道。
  “我、我……”他用力咽了一口口shui *才道:“这是我要求建的。”
  “为什么要在龙沐亭四周建厕所?”大伯道。
  “唉,十三年前,我们修建新厂房,需要用huo *,但是煤气管道还没完全建设成,也是为了节省成本,我想利用沼气燃烧,但化粪池好建原材料不好找,我就想到这个点子,当时吴淞口岸也在☆ɡao 扌高☆建设,有很多工人,这些厕所就是囤积粪便供给工厂里化粪池使用的,也是因为这个点子所以后*| lai |*想起做再生能源的,可风shui *墓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粪便积存呢?”
  “这里面的道理一两句话说不清,我就不解释了。”大伯颇为无奈的道。
  “大师,我会不会倒霉呢?”
  “邪灵的脑袋上扣个屎盆子你觉得会没事吗?”
  噗通一声郓辉居然给大伯跪↓了,他语带哭腔的道:“大师,求求你救我,我、我……”
  大伯叹了口气道:“别跪我了,你的母亲是huo *葬还是土葬?”
  “土葬,她去世前要求我把她送回安徽老家安葬,难道……”说到这儿他一张苍White(颜色bai )的脸又变成了蜡黄色。
  “既然你每年都去上坟,难道没发现母亲的坟有异状?”大伯道。
  “我不知道,我给母亲用青石修的坟,就算里面有变化外面也kan不chu **| lai |*。”
  大伯将人扶了起*| lai |*道:“这座风shui *坟的变故太多了,真要是打开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新的状况。”
  “只要您愿意帮我摆平这件事,我再给您一百万。”郓辉毫不犹豫道。
  “* na *倒不必,不过你得立刻把四座公厕拆除,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召集人,现在就动手。”
  郓辉反应是真迅速,立马对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工人道:“去给我拆厕所,拆一座我给十万。”有钱好办事,工人们立刻取*| lai |*拆迁用的工具拆厕所,很快一座厕所就拆了大半。
  大伯道:“如果我没猜错,你的母亲很可能尸骨无存了,之所以没有波及到你是因为许愿的人不是你,否则别说赚钱,你早就死没影了。”
  郓辉面如菜色,机械的挪动着嘴皮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随后大伯提了一条超越我道德底线的要求,他一字字对郓辉道:“这只是存在于我们行业的说法,我说chu **| lai |*让你知道,至于是不是愿意照办在你,听懂我的意思了?”郓辉神经质的点了点头。
  大伯继续道:“这不是科学,所以也没定论,我也不知道是否真有作用,但如果我们这行遇到有人亵渎了风shui *墓,最有效的破解之法就是活祭,也就是要用一个和你血脉相通本族人活祭black(hei )木神,你懂活祭的意思吗?”
  这↓不光是郓辉,连我和楚森都傻了。
  活祭说White(颜色bai )了就是杀人祭祀,这个道理谁都明White(颜色bai ),镇定片刻我道:“大伯,去年我也捣毁过三座生坟,可你们也没让我活祭啊?”
  “种生基是生坟,是给活人建的衣冠冢,虽然也是风shui *墓但效用并不强烈,好不到哪儿也坏不到哪儿,但这片风shui *墓里葬的是black(hei )木神,亵渎神灵尚且后果严重,何况邪灵呢?”
  “大师,我怎么可能杀人去祭拜black(hei )木神呢,何况还是我本家亲戚,就是再丧心病狂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请你再想想别的办法,无论多少钱我都愿意flower (hua ),哪怕倾家dang 产。”
  只是为了省点电费,没想到找*| lai |*一场天大的麻烦,我估计郓辉恨不能打烂自己的脑壳,但这就是现实,做错了事情就必须承担后果。
  大伯道:“我确实想帮你,可现在的风险我根本无法预估,现在这个墓如果贸然打开没有body(* quan | shen *)而退的把握,你让我怎么帮你?”
  沉默片刻,郓辉抹了一把脸道:“大师,最危险的事情你可以让我去做,如果我侥幸做成了,一切功劳都算你的,如果我死在墓中我就算是活祭,这行吗?”
  大伯有些诧异道:“你愿意亲身赴险?”
  “这件事是我做错了,一切后果应该由我承担,不论生、死这都是我的命。”
  大伯点点头道:“你能这么想也算是条汉子,好吧,我就赔了老本gan 这一票,但丑话我说在先,这趟活儿低于三百万我不gan 。”
  这price (中文:jia ge)涨的我都心惊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跳,但郓辉愣是没有丝毫犹豫道:“行,无论我是死是活,这三百万我都给你,今天晚上我就和你立合同为据。”说罢他当场就联系了公司法务过*| lai |*拟签合同。
  大伯走到我们面前道:“这趟活儿风险特别大,你们小孩子是没法gan 的,先回去吧,如果有需要我会联系你们的。”
  我转身正要走就听楚森毫不犹豫道:“大伯,这趟活儿你们两个人肯定没法gan ,我不走,就在这儿给你打个↓手。”
  “别瞎胡闹,这里不需要你打↓手。”
  “我没胡闹,我说真的。”楚森倔强的道。
  “你以为这是逞英雄的时候?亵渎邪灵,这座风shui *墓中必然怨气chong *天,一旦打开别说照管你们,我自保都困难,这座坟里葬着的可不是木头疙瘩?而是世上已知最邪门的植物之一,赶jin 走,这里不需要你们。”
  “大伯,你给我一次机会,或许这次咱们有天神保佑呢?”
  “哪*| lai |*这么多天神,你赶jin 回去,家里就你一个独生子,你的父亲能承受失去你的后果吗?”
  “他已经有亲生儿子了,这些天想尽办法赶我chu *家门呢?大伯,如果你不给我这次机会,我可能连饭都没得吃了。”说吧楚森无奈的叹了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