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我该怎办?”
  “目前kan怎么办都不好办?”大伯叹了口气继续道:“不wa chu **| lai |*害人害己,wa chu **| lai |*有可能会遭遇更大风险,black(hei )木神是要靠人气养的,你母亲去世后到现在有多久了?”
  “妈妈四十九岁去世的,到今天整二十年了。”
  “二十年的时间不见天(曰)ri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现在的black(hei )木神就像一只饿极了的狮子,这次赵婷婷掉落陷坑瞬间body(* shen | ti *)精血就被xi 口及gan 净,可见饥渴到什么程度?一旦chu *土将会发生什么情况* na *真是人鬼难测了。”说罢大伯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大师,您一定要替我想想办法,我不会亏待你的,就说多少钱吧。”
  “现在还不是算账的时候,不过这处风shui *墓是谁替你修的?修墓时这人和你说了什么没有?你仔细想想。”
  郓辉想了一会儿道:“他当时交代了几句话确实比较奇怪,定风shui *的当(曰)ri 他说将*| lai |*无论如何不能告诉外人这个di 方是他选的,谁问都不能说,当时我以为他是故作* gao *深,难道这个人早就kanchu *我的目的?他知道后面会chu *事?”
  大伯道:“kan*| lai |*你找的风shui *师是真懂行的* gao *手。”
  “他的名字叫……”
  不等郓辉话说完大伯摆了摆手道:“既然他防着你泄露信息,就不会告诉你真名,这件事不说了,说说别的吧。”
  “别的……”他专注的想了好一会儿道:“他没对我再说过什么特别的话,但有一次我无意中听他对工人说过说di ↓墓*的耳室里要用Red(* hong *)纸包六条猪* tui *,八个猪头,五只芦flower (hua )公鸡,五只↓蛋的母鸡,具体的东西和数量好像是这些,最奇怪的是他不让工人找我要东西,而是自己掏钱把东西备齐了,二十年前这些东西也要不少钱。”
  大伯道:“这不奇怪,我们这行里管这种叫‘卖人情’也叫‘做脸’,因为修风shui *墓和普通墓不同,必须得是风shui *先生和东家合作才能修成,所以风shui *先生在修墓的过程中会自己掏钱buy(中文:gou mai)祭祀的贡品,算是卖个好,不过他帮你修了一处祭祀用的墓*,* na *是早就算到将*| lai |*有一天你会重新起坟,所以给你留了一处祭祀祷告的耳室,要这么说就方便多了。”大伯表情终于放松了些。
  “哦,这么说* na *间耳室是用作祭祀的?难道有一间祭祀用的耳室就能解决眼前的麻烦了?”
  “是的,这就像是在人和墓之间的缓chong *di 带,人不需要深入black(hei )木神灵力所聚之di ,而black(hei )木神的灵力也不会一↓全部释放,你请的这位风shui *先生确实有手段。”
  修葺完整的墓*从某种程度*| lai |*说其实也是工艺品,虽然它的作用是装盛尸体,但在“懂它”的人眼里是能kanchu *细节完美程度的,像郓辉请的* na *位风shui *先生修建的这座风shui *墓,就堪比工艺品,你想到或是没想到的他都想到了,并且落实建设,这些体现的就是工匠的能力与德行。
  听大伯这么说郓辉也踏实松了口气道:“不瞒您说,请这位先生我也是flower (hua )了大价钱,二十年前我事业起步也没多长时间,几乎是flower (hua )光了手里所有的现金修的风shui *墓,人是从台湾请*| lai |*的。”
  “物超所值啊,如果不是他你很可能撑不到今天。”
  “唉,可惜我和他之后就再没有联系,否则也不至于拖到今天。”
  “* na *不是,修过一座坟后就绝不会修第二次,所以他和你不联系也是这行里的规矩,这么做的目的一是要给别的同行留口饭吃,二是到底有没有吃这行饭的能力,因为修坟修的可不是有缺陷的坟墓,只能是因为扩建或是另有要求,所以建坟者不修坟也是避免落人口实,说当初建坟时就有mao *病。”
  “哦,原*| lai |*这行有这么多规矩?我真是孤陋寡闻了。”
  大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你母亲让你修坟时怎么说的?”
  “妈妈在去世前特意叮嘱一定要倾其所有修一座大墓,要请最好的风shui *先生定址,她说只要我修了这座坟就能保富贵,我问妈妈以谁的名义修坟,她说按继父的名义修,坟必须修在吴淞口岸靠近黄浦江入长江口的区域,距离江口越近越好。”
  “修坟时你有没有见到black(hei )木神?”
  “没有,妈妈已经打好了棺材,将black(hei )木神封在了里面,我小时吃过亏不敢和神像再有接触了,修好墓*后立刻把棺材运jin *去,这些年我事业上过的确实很好,所以想过神像有一天会害我。”
  “这不是害你,只是你无法承受越*| lai |*越强的灵力,也是你修墓的弊端,其实世间各种风shui *法器包括神像佛牌归根结底和人没区别,都有yu (谷欠)求需要满足,所谓供奉就是满足这一**,你明White(颜色bai )吗?”
  “可black(hei )木神的**是、是……”
  大伯道:“black(hei )木神需要的就是**之欢,从此后必须满足他的**才能保你长治久安,如有一点偏差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可我总不能把自己的媳妇也贡献chu **| lai |*吧?”
  “到不至于,这个问题其实不难解决,你可以请***,但你母亲要你将black(hei )木神埋入di ↓的目的在于保留秘密,因为这个消息一旦传chu *去你很可能会惹上麻烦,这世界上愿意用老婆换一尊black(hei )木神的大有人在,black(hei )木神chu *土之后你如何保存它才是真正的难题。”
  听了大伯的话郓辉叹了口气道:“这让我怎么选呢?”
  “两难中做chu *的选择才是真正具有大智慧的,你想好了再找我。”
  说罢我们正要离开,郓辉道:“大师请留步,我觉得这没什么难选的,我现在的一切除了供奉black(hei )木神也付chu *了勤劳和汗shui *,就算将*| lai |*有一天我真的失去它甚至失去所有的资产也是命中注定的事情,我不想长久的生活在焦虑中,* na *样就算我的资产再翻一倍又有什么意思?这件事我全权拜托您了,只要能让我过正常人的生活,所有一切结果我都认了。”
  大伯道:“好,既然你想明White(颜色bai )了一切就按我说的办。”随后两方商讨了细节,这次的price (中文:jia ge)真* gao *的咂舌,居然达到了七十八万,因为迁坟的并非人而是一尊邪神像,这是非常危险的活儿。
  土工就是这样,经常能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坟墓,坟墓里安葬的虽然不是人但是具有不灭精神的雕像或是某种器物,这对于土工而言就是一件是非常难做的工程,所以price (中文:jia ge)也比“做人活儿”要* gao *得多。
  事情☆ɡao 扌高☆定后就jin *入准备工作的过程,离开郓辉的办公室我道:“郓辉倒不算贪,知道见好就收。”
  “这就是聪明人,这么多年的积累他手上有了足够的资金和人脉,black(hei )木神对他*| lai |*说已经不是必须要有的东西。”大伯道。
  “大伯,为什么black(hei )木神会缠着赵端呢?”楚森问道。
  “谁说black(hei )木神缠着他了?”大伯有些奇怪。
  “三叔说的,赵端的余光能kan到一个black(hei )影,按三叔的说法这是个吊死鬼,但现在咱们都知道其实是black(hei )木神了。”
  “这件事怎么没人和我说过?”大伯恼huo *的道。
  “我以为有人告诉您了。”
  “告诉个屁,赶jin 找到赵端。”我们急匆匆上了楚森的车子往赵端家而去,
  “三叔也是根据赵端做的梦推算他是被吊死鬼缠上的,他做梦有人找他要三千万,三叔说三千万是吊死鬼如轮回到的buy(中文:gou mai)路钱。”我道。
  “这就叫一知半解,做超度法事烧冥币数额开头必须是三,吊死的人不过是其中一类,尸变的人也是这个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