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kan见钱这人笑的更加欢快,他想了想道:“钱肯定是好东西,不过这件事牵涉的人有点特殊,不是我推tuo *,真说chu **| lai |*恐怕”三叔又取了一百块放在他面前。
  “嗨,您真是太见外了,我不是找您要钱,真的是唉要说起*| lai |*这件事也没什么特别奇怪的,但毕竟是别人家的事情,我在背后说有点乱嚼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根子。”
  “王老板,我们请你*| lai |*聊这事不是因为好奇,你应该知道有个女大学生在龙沐亭莫名其妙的死亡了如果龙沐亭的问题不解决,以后恐怕会有越*| lai |*越多的人遭遇意外,所以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麻烦。”
  “你你是政府部门的人”王老板打量三叔一眼后问道。
  “当然不是,我是替人修坟的土工,我可以肯定龙沐亭di ↓埋有一具装有女* xing *死者的棺材,而这位女士是上吊自杀的对吗”
  王老板顿时就傻了,张大嘴巴kan着三叔说不chu *话*| lai |*,过了好久才道:“我的个天,你是怎知道的”王老板是外di 人,口音像是安徽* na *边的。
  三叔道:“如果我说的没错就请王老板指教这位女士究竟为什么会上吊自杀,又为什么会被埋在龙沐亭的。”
  “唉,这事儿我所以不愿明说是因为牵扯这行里的一位老大,我们是老乡,在上海这种di 方混钱全靠他照应。”
  “您放心,这件事我听过之后绝不会说chu *去。”
  “* na *他们呢谁敢保证他们不会说chu *去。”王老板指着我们的道。
  三叔对* na *三名大学生道:“要不然你们三位暂时回避一↓。”三人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走开了,三叔道:“杨先生是死者的未婚夫,其余两位是我的助手,他们和我一样应该有知情权。”
  王老板叹了口气道:“反正你们别把我卖了就成,这件事和郓老大有关,他现在是上海最大的废品大王,你说龙沐亭* na *儿吊死了一个女人确实如此,就是郓老大的妈,说起*| lai |*也是三十年前的事了,郓老大的爹在他很小的时候喝醉酒掉井里淹死了,他爷爷家的人不讲理非说Ta Ma是扫把星,是Ta Ma克死了他爹。”
  “女人也没办法,给婆家人扫di chu *门,悲催的是她娘家人也不愿意收留,家里两个嫂子整天对他们娘三明里暗里说难听话,女人受不就带着两个孩子*| lai |*上海,一个女人带两个孩子可想而知(曰)ri 子有多难过,女人没法子就卖了身,但一个农村妇女,年纪又大了,做这行也难,无非是卖给一些要求不* gao *的苦力,一趟也没几个钱,所以天天都得*| lai |*。”
  说到这儿王老板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们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说了,这种事说chu *去就是败坏人的名声。”
  “这种丑事郓老大都能让你们知道”我不解的道。
  “这些事情可是他当老大之前发生的,怎么可能瞒得住人,背后总有人嚼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
  “别聊歪了,之后呢,发生了什么事情”三叔追问道。
  “* na *不就是郓老大大了以后无意中发现妈是靠这种丢脸活儿赚的脏钱,他就发飙了,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难听的话,老太太一时没想开就自杀了,自杀的di 儿就是龙沐亭,当时这片区域还是对外开放的,但自从Ta Ma死了之后龙沐亭就chu *了不少怪事,但我没去过龙沐亭,这些话我也是从别人* na *儿听*| lai |*的。”
  “明White(颜色bai )了。”三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堆放集装箱的仓库就是郓老大修建的,龙沐亭是真有怪事,但是不是和他骂死自己妈有关我就不能乱说了。”
  三叔点点头道:“您说的足够详细了,非常感谢。”
  “不必谢了,只要别卖我就行。”他道。
  “您放心,我们一定守口如瓶。”三叔又掏了三百块钱递给他,王老板连声道谢,揣着钱离开了。
  “您几位准备怎么办”杨亚楠道。
  “先去现场观察di 形之后再说。”
  “三叔,咱们就这么jin *去”我惊诧的道。
  “* na *个di 方只会对女人造成威胁,男人不会有事的。”三叔肯定的道。
  “可赵端惹上了麻烦”楚森道。
  “他jin *过龙沐亭吗”三叔反问道。
  “这”
  “小杨,如果你想让婷婷瞑目九泉,龙沐亭是绕不过去的,你懂我意思吗”
  “我明White(颜色bai ),如果有什么需要您尽管说,钱不是问题。”
  “可没有钱什么事,不过我可能需要你安排工人wa di 。”三叔道。
  “只要您能确保工人安全,招多少人都没问题。”
  基本上谈妥了相关事宜后三叔又联系了赵端,让他第二天早上去龙沐亭,之后他也没去我家,非要去宾馆开房,我好说歹说都快要拉人了,三叔才正道:“小震,你以为我这是和二哥见外gan 咱们这行是招人忌讳的,所以一场活儿没结束绝不能jin *别人家们,血缘关系再近都不行,这条规矩你两记着,说不定将*| lai |*能用上。”
  既然三叔这么说也不好勉强了,各自回去休息不提,第二天几方人聚头后坐着楚森的车去了龙沐亭。
  龙沐亭在吴淞口岸,距离上海市区也不算近,开车足有两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目的di ,外面kan是一处名为“四方仓库”的区域,不过因为chu *了事情,仓库已经加派人手,我们在大门口被人挡了驾,还好杨亚楠有办法,带我们从一处极偏僻的区域翻墙而过,* na *里是堆积废铁的区域,里面堆满了许多巨大破烂的钢骨,我们在钢骨的缝隙间穿梭,终于到了所谓的“龙沐亭公园”。
  这片区域并不在仓库的中心区域,而在靠后的位置,原*| lai |*外围一圈铁栅栏的栏杆因为年久失修大多腐朽,隔着破烂的护栏能kan到园区里一片植物茂盛,景秀丽域,和周围破烂的仓库区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杨亚楠踌躇着不敢jin *去,三叔却想也不想弯腰从破旧的栏杆缝隙处钻了jin *去。我和楚森跟着jin *去后,杨亚楠这才慢吞吞的跟在后面。
  这里的树木因为长年无人修剪,枝杈长的横七竖八,di 面上的绿草也长到和成人小* tui *差不多。
  这就像是一片未被人类野蛮文明侵袭的原始之di ,人jin *入后只会感受到幽静空旷的美好,丝毫没有厉鬼chu *没的恐怖。
  公园面积并不大,很快就我们就走到了龙沐亭前,只见就是一座不算大的**木亭,顶盖用的是金漆,亭身用的是Red(* hong *)漆,当然时光(曰)ri 久漆皮早已掉的七零八落,亭子入口处的上方挂着“龙沐亭”三字,而亭子里还摆放着杨亚楠当天求婚用的玫瑰flower (hua )丛,只是天长(曰)ri 久,这些玫瑰也都枯萎凋零了。
  杨亚楠和赵端都忍不住流↓眼泪,而三叔则毫不犹豫走到亭子入口处的土di 上,吓得我小心脏瞬间就飙到了嗓子眼,三叔却面不改问道:“婷婷就是在这儿陷入的”
  “是的。”
  这里对于男* xing *确实没有危害,我暗中松了口气。
  三叔随后取chu *昨天画好的符箓,贴在亭子的柱子上,有贴在附近的几棵槐树上,随后他走到我们身边转身指着亭子入口道:“你们能不能kan到一个black(hei )衣人就吊在这亭子入口处”
  “我什么都没kan见。”杨亚楠眼里满是恐惧。
  “三叔,难道这里真闹鬼”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我kan不到这些事情,所以问问你们是否能kan见,要是都没kan见,就说明没危险了。”
  楚森立刻就松口气道:“叔儿,不带这么吓人的,我差点没尿了。”一↓“触墓惊心”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