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没感觉哪儿不对,无非是贪了点。”我道。
  “虽然我没有和这人面对面说过话,但我能感觉到他不太正常,比如说他开的price (中文:jia ge),为什么是三千万。”
  “狮子大开口啊,这不难理解”我道。
  “想多要钱这可以理解,关键为什么是三千万这个数”
  “难道数字还有说法”
  “钱数上当然是有说法的,在土工这行里给吊死之人做的丧葬仪式叫浮仙会,头七之夜要烧三千万的冥币,因为吊死之人属于自杀,会被一些拦路的恶鬼的欺辱,这三千万正好是buy(中文:gou mai)通恶鬼的钱数。”
  “可婷婷不是被吊死的,她是掉落泥坑后死亡的”
  三叔想了想道:“我明天上午就过*| lai |*,去死者家里kankan情况再说。”
  “三叔,您真的相信龙沐亭是龙盘踞之di ”我追问了一句。
  “不知道,对于这些玄而又玄的事儿我是宁可信其无的,但龙沐亭一di 确实比较凶险这也是真的。”
  我挂了电话对楚森道:“明天三叔过*| lai |*。”
  他一拍手道:“好,我正闲的没事gan ,明天又能跟着三叔后面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了。”
  “这里面chu *了人命,可不是什么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事情。”
  “这我话说有点过了,不过龙沐亭里说不定真是吊死鬼为恶也有可能的。”楚森赶jin 转口。
  “我胆子虽然不算小,但最怕的就是吊死鬼,如果真是吊死鬼作祟,我就不参与这事儿了。”
  “瞧你* na *没chu *息的样,吊死鬼又怎么了,须知邪不胜正,人要是被鬼给吓唬了,你还怎么gan 土工这行”
  我笑道:“别自作多情了,我是肯定gan 不了这行,老家人不会收我的。”
  “你们家里的亲戚真过分,为什么不能让你jin *去帮忙这么大产业还能多你一个吗”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家的事情很多是你不知道的。”我颇感无奈的道。
  “不说这事儿了,明天kan三叔*| lai |*怎么办。”
  之后各自回家睡觉,第二天上午九点多三叔到了,这次就他一个人,三叔告诉我们罗天宝等人去了北方某市,* na *里接了个“大活儿”,某身价百亿的大富豪要在老家修建一座极有规模的大墓,所以龙华村有经验的工匠全部去了* na *边。
  “三叔,墓的大小除了直观面积的比较,还有什么不同呢”我道。
  “首先棺材的选料就不同,有经济实力的人棺材选用的大多是特殊材质,比如说玄铁、shui *晶,墓di 结构上也有不同,大墓虽然达不到陵墓* na *种浩大的工程,但墓di 之↓也是要修建墓室的,可不是wa 一道两头窄中间长的墓井* na *么简单。”
  “大墓最重要的两点还不是规模,而是阴宅选址和陪葬器物,北方这位富豪他阴宅di 址就是你大爷爷亲自选的,所以修建墓的工程才会交给咱们家办。”
  楚森好奇的道:“三叔,这样一场工程↓*| lai |*大概需要多少钱”
  “修大墓的工程行话叫打金锹,修之前是没法算总价的,只能是预估chu *启动资金,然后gan 一段时间再继续算↓一笔账,这次启动资金就已经有千万了。”
  我倒抽一口冷气,差点喊chu *“我的妈”,楚森虽然是富二代,但也显得十分惊讶。
  三叔笑道:“你们觉得钱多”
  “启动资金就有上千万了,难道还少吗”我道。
  “其实根本不多,他需要在墓道两侧摆放用玉石雕刻一米以上的十二生肖玉雕,仅这一笔就五百多万了,还有镀金漆的棺材,金丝织成的寿衣,和田玉籽料雕成的手握玉猪,这一趟↓*| lai |*我们也就赚个成本价。”
  “真不愧是富豪,修个墓都能flower (hua )chu *去这么多钱。”
  “厚葬其实是对的,但关键是要选对路子,如果是盲目的厚葬除了lang费钱没别的作用,像我说的这位富豪,他厚葬Behind(shen hou)的目的还是为了将本身福运一代代的传↓去,这可不是封建迷信,很多家族的兴衰都能和先人的埋骨di 联系起*| lai |*。”
  听到这个话题我顿时*| lai |*了兴趣道:“三叔,您说说历史上哪位名人家族的兴旺和先人坟墓有关联”
  “咱就说当朝太祖爷,他爷爷Behind(shen hou)所葬是最不好听的这就是体面点的贫民区。
  赵端的父母全是老shui *产公司的员工,他父亲是↓岗,母亲因为当年超生丢了工作,赵端如今也是庸庸碌碌,跟着一个做shui *产的老板后面跑跑运输,一家人生活的jin jin 巴巴,本*| lai |*指望赵婷婷能改变家族命运,结果女孩意外死亡,* na *么死亡赔偿就是这家人唯一能改变命运的渠道了。
  我jin *了他家鸽子笼一般的小房子,kan到破烂不堪的房间后心里对于赵端的鄙视便不存在了,虽然这种行为不可取,却也值得同情。
  chu *乎我意料的是生活中的赵端本人是非常木讷的,说话根本不敢和人对视,他知道我们这次*| lai |*是为了两方调节,态度并不极端,请我们三人坐↓后赵端道:“其实sister(* mei mei *)死了我比谁都难过,但人穷也顾不上脸了,我妈尿毒症,每年透析的钱就得几万块,我爸虽然没大病,但血压、血糖都* gao *,每个月* chi yao *也要不少钱,我都快三十五了至今没成家。”
  他越说声音越低,到最后都快听不见了。
  “我能理解,谁都难免遇到几个坎,都不容易,不过这一↓要三千万是不是有点太* gao *了,咱能不能往↓降点呢”三叔道。
  “一分别想少,说三千万就是三千万。”赵端的语气十分坚定。
  “赵哥,做人多少也得变通点,您是想要靠这笔钱发家致富,可对杨亚楠*| lai |*说未必公平,虽然生命的价值无法用金钱衡量,但赔偿也是有标准的,真要去打官司您觉得法院会支持三千万的要求吗”楚森道。
  赵端呆坐了很久叹了口气道:“不管法院怎么判,反正我就要三千万,少一分钱我都不会罢休的。”赵端并非像楚森说的* na *样漫天要价就di 还钱,他一口咬死了就是三千万,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这样的状态当然是不正常的。
  三叔不动声的道:“赵先生,您要求的三千万是怎么算chu **| lai |*的,能和我们大致说一↓吗”
  赵端抬起头望着三叔,他的眼神似乎有些慌张,迟疑片刻他道:“我不能说、不能说。”
  一↓“触墓惊心”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