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这里面有我的工钱”楚森都惊呆了。
  * na *句话怎么说*| lai |*着“幸福*| lai |*的太快,以至于他没有丝毫心理准备。”
  不光是他,我也吃了一惊,三叔收他为徒这事儿事先没有丝毫透露,真没想到这么突然的就收了他。
  三叔笑道:“怎么,你不想答应”
  “当然不是,我就没想到您会答应收留我。”
  “这可不是收你当徒di ,我也没这资格,是有件事需要你帮忙办一↓,你能答应吗”
  “当然,没问题啊。”楚森激动的hands(* shuang * shou *)微颤。
  “有句话我得提前打你招呼,这事儿不是一般的事情,办起*| lai |*可能有点麻烦。”
  “您放心,就是让我杀人我也敢去。”楚森豁chu *去了。
  三叔点了点头道:“好,* na *就这么定了,老七,今天晚上你得再用一次di 灵棍,尽量棺材里的情况kan仔细了。”
  “三哥,再用一次的话会不会有危险万一造成尸变怎么办”
  “有龙王盖的人很难尸变,你放心,如果没有把握我也不会让你做这件事的。”
  “好,* na *我就再kan一次。”
  楚森心情很好,乐呵呵的道:“七叔,有什么事儿尽管吩咐,千万别和我客气。”
  三叔被他逗笑了道:“现在没你事儿,别着急。”
  于是我们去了牛林的墓di ,七叔拎着木箱子走到坟前,随后不jin 不慢的将di 灵棍组装好,我在一旁kan着,心里多少有些jin 张,就听楚森问道:“三叔,难道这种棍子能造成尸变”
  “当然了,死尸为什么要埋于di ↓是因为人死之后就会化为尘土,所以土是尸体最终的归宿,而一旦破土就会惊扰di 气,接二连三的破土就会对di ↓的尸体产生影响,严重的就会发生尸变,这个道理和开刀其实是一样的,每一次手术虽然能治理病症,但也会对人其余脏器造成伤害,人体就会发生新的病变。”三叔道。
  道理是听明White(颜色bai )了,我又生chu *了疑问,就问道:“三叔,尸变的人是不是僵尸”
  “尸变其实是分三种形态,你说的僵尸叫魁变,只是其中一种,另两种一叫骨变,就是body(* shen | ti *)上所有角质类物质在人死后还会继续生长,比如说头发、指甲甚至个子都会长,第三种叫尸解,这属于终极形态,是人死之后羽化登仙,而本人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身会在棺材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您见过魁变吗”楚森和我一样对于成仙或是死尸长牙都不感兴趣,只对僵尸感到好奇。
  “我”三叔笑了笑,他指着七叔道:“你们不如去问问他,土层***的事情,他是整个龙华村里见得最多的,如果真有死尸尸变,他肯定见到过。”
  只见七叔已将di 灵棍固定好,一点点向土中钻去,过了好一会儿他起身眯眼朝棍梢的hole(dong )眼上望去,kan了两三分钟他转身返回,表情有些琢磨不透。
  三叔也没有问他原因,静静等他给chu *答案。
  “三哥,我不明White(颜色bai )上次kan牛林明明满脸愤怒,今天再kan他的表情又恢复平静了,按理说死尸不该有如此复杂的表情变化”
  “我的天,死人脸上接二连三的chu *现表情,这人别没死,还活着在呢”我觉得浑身一阵阵发冷。
  “埋di ↓这么长时间没死也给(bie)死了。”三叔道。
  “* na *这一具尸体怎么会有如此*** feng ***富的表情”我道。
  “这说明两个问题,首先这具尸体埋入di ↓后过了很长时间却没有腐烂,其次他的皮肤弹* xing *非常好,否则是不可能做chu *表情的,但是你想过没有,明明应该早已的尸体,为什么能保持如此完整”三叔道。
  “肯定是和他死的不甘心有关。”我肯定的道。
  “死不甘心的人多了,这和尸体不腐是两码事。”
  “* na *我就不知道了。”
  “因为这是一块养尸di 啊。”七叔叹了口气道。
  “养尸di 难道土di 还能养尸体”我更加惊讶。
  “有的土di 酸碱度* gao *,不生细菌小虫,所以尸体埋入其中保存的时间就比较长,这是官方的说法。”
  “* na *咱们这行怎么说呢”楚森道。
  “这行认为所以会形成养尸di 是阴阳二气颠倒所致,天di 万物皆有阴阳,di 自然也有,di 上为阳,所以活人住的房子建在di 上为阳宅,而di ↓为阴,死人埋在土↓为阴宅,可是这种最常见的状态如果是在养尸di 就会倒过*| lai |*,死尸埋在土↓千百年不腐,可在di 面上摆个一天就会快速腐烂。”
  “这么说此di 的尸体都是不的”我道。
  “* na *也未必,养尸di 可没有区域之分,也许只是牛林所葬的区域正好是一块养尸di 。”三叔道。
  “三哥,此di 既然是养尸di ,起尸怕不太好”七叔道。
  “当然不好,死尸见了光就会加速腐烂,到时候死者家属会把这账算到我们头上的。”说罢三叔微微摇头道:“你说的时候我就怀疑可能是养尸di ,但这话又不好说,只能过*| lai |*kankan,结果还真是的。”
  “* na *怎么办这活儿还借不借”七叔道。
  “当然要接,总是有麻烦的,如果遇到麻烦就退chu *,我们也不用赚钱了,关键是要想一个万全之策。”三叔皱着眉头道。
  “叔儿,您kan我能做什么您尽管吩咐。”楚森道。
  三叔摆了摆手道:“别急,用你的时候还没到。”
  “我很期待,都快急死了。”他cuo着手道,一副跃跃yu (谷欠)试的样子。
  “三叔,这次咱们人*| lai |*的也不算多,在这里应该是不需要做法事了”我问道。
  “不需要,White(颜色bai )事中做的大多是招魂,牛林死前情绪十分激烈,这说明他魂魄不曾离体。”说罢三叔起身*| lai |*回踱了几步后道:“这次迁坟难就难在如何保证牛林尸体不腐。”
  “解决这个问题不难啊,wa chu *棺材后尽快↓葬不就可以了”我不解的道。
  “像你说的这么简单,我还用得着犯难吗迁坟是有规矩的,首先得选黄道吉(曰)ri 起棺,这之后可不是立马就埋了棺材* na *么简单,而是要停棺七(曰)ri ,这和刚死之人↓葬时的规矩是一样的,在养尸di 上停满七天,这尸体就会烂的连牙都不剩了。”
  “弄几块冰块降温成吗”我道。
  “把尸体冻起*| lai |*都不成,这是受当di 磁场变化的影响,一切正常的保尸手段都不会有效果。”三叔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 na *可就麻烦了。”
  “时间不早,咱们先休息,明天再商量办法。”说罢三叔起身朝车子走去。
  回到宾馆后就见牛林老婆坐在大厅的沙发上,kan见我们她站了起*| lai |*点点头。
  七叔引荐了三叔,打过招呼后她道:“几位路上辛苦,我请一顿酒略表心意,钱我也带*| lai |*了。”说罢她拍了拍背着的鼓囊囊的大包。
  她表情很是严峻,眼眶甚至有乌青,kan*| lai |*这些天她过得并不轻松,夫妻情深的副作用是一旦有一方提前离世,另一人很难从痛苦中走chu *,也是个可怜人。
  三叔客气了几句,于是我们几个人跟着她去了宾馆的酒店包厢,上菜的空档她和我们聊了一些闲话,表情放松了一些,很快菜上齐了,她起身对serivce(中文:fu wu)员道:“chu *去,我们有事要谈。”
  等serivce(中文:fu wu)员chu *去后带上门,她放松的表情渐渐抽jin ,甚至一对hands(* shuang * shou *)jin jin 握拳,kan样子似乎在极力压制内心的愤怒。
  片刻沉默之后她缓缓对三叔道:“十八万我如数给您,另外再加五万,请您帮忙把牛林的尸体给毁了。”
  篮ζ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