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后*| lai |*我才知道听*| lai |*玄之又玄的所谓“夺命金”,在这个社会上其实经常发生,最常见的形式就是小偷或是抢劫犯,这些用犯罪手段得*| lai |*的财物就属于“夺命金”的范畴,还有就是某人贪了不该贪的钱,结果走漏了消息被债主得知后连人带钱一起弄走,这也是“夺命金”的一种。
  说White(颜色bai )了就是这世上总会有人拿了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但人的运道气数都是命中注定的,你获得了本不属于自己的好运气,* na *么相对应的就会失去一部分东西,以此平衡虽然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眼无法kan见,但却真实存在的运道气数,没有人能占尽所有好事,这就是有得必有失的道理。
  这就好比一个年过三十却始终没女人能kan上的穷丝,他肯定羡慕夜夜把妹的* gao *富帅,可只能对着mao *片lu *的丝又哪里知道帅哥很有可能被女友或老婆发现chu *轨痕迹,从而家里大闹翻天,或者即便是没有另一半帅哥也极有可能因为某事过度而导致肾上落↓mao *病。
  所以老天爷其实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这个公平并不是体现在“均贫富、共生死”上,而是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儿,当你获得太多时必将从别的方面失去一些东西,同理如果你倒霉到了家,也必然从某些方面得到一些东西,上天就是这样巧妙的在每个人身上施展着平衡之术,不会让你便宜的得到,也不会让你永远的亏失。
  当然这个道理是我之后明White(颜色bai )的,目前的我还是以听“故事”为主要目标。
  四叔道:“三哥,这活儿到底能不能接,我们都听你的。”
  三叔想了一会儿道:“宏家的人肯定也从懂行人* na *儿听说了这些事,也得到了破解之法,* na *就是做功德,捐chu *自己本不属于自己的黄金,但人心的贪婪注定他们不会完全交chu *这批夺命金,所以报应一直延续到宏远这辈的身上,老村长做了一场事,总算是保住了宏家唯一一根独苗,但宏家人注定不会捐chu *这批黄金,如果我们接了这活儿注定还是无解。”
  “可惜了,一堆金子飞了。”楚森小声对我道。
  谁知道三叔耳朵很灵,立刻便问道:“楚森,难道我之前说的* na *些话你都没有听见”
  “我、我听见了。”楚森脸一Red(* hong *)。
  也是(曰)ri 了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我生平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到楚森脸Red(* hong *)。
  “* na *么你就是没有听懂喽”
  “我也听懂了。”
  “既然你听的清楚,又明White(颜色bai )我的意思,为什么还会有赚夺命金的念头”
  “我、三叔,我只是说着玩玩,不是真的想要赚这种钱。”
  “希望你只是说着玩玩。”三叔说罢将手中的金条递给罗天宝道:“我们在这里待一天,明天你把金条还回去。”
  一大笔金子就这么眼睁睁的飞了,我都觉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痛,三叔却像什么事儿没发生,带着我们上车离开了望湖村。
  然而车子刚chu *村口没多远,就见六七辆警车带起一股股的灰尘,拉着警笛呼啸而*| lai |*,为首的* na *辆对着我们连打大灯,开车的罗天宝将车子停在路边,* na *几辆警车也不减速,几乎是贴着我们的车身飞驰而过,风驰电掣的驶入了望湖村里。
  三叔道:“肯定chu *事了,掉头回去kankan到底发生怎么了。”
  于是我们再度返回村子里,只见六辆越野吉普车全部停在了村长的门口,从车上↓*| lai |*的警员一kan就不是乡派chu *所的民警,至少是县级公安局的刑警。
  七八名身着便衣的警察和三名身着特警服的警察守在院子门口,村长家院子边上围满了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村民,我们也凑了过去,罗天宝问村民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人和我们一样都是被着急huo *燎的警察给引到村长家前的,但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接着一件令我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楚森大喇喇的朝村长家大门口走去。
  “你谁啊,gan 什么的”一名虎背熊腰的年轻人拦在楚森面前道。
  “你们哪个分局的*| lai |*这里gan 什么”楚森又问了一句让我目瞪口呆的话。
  年轻刑警给他一句话问得愣住了,仔细打量楚森半响他颇为小心的道:“你是”
  “你管我是谁呢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楚森语气突然变的严厉,年轻刑警居然被他吓的一激灵。
  正僵持着,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警察ting *着个肚子从院子里走了chu **| lai |*,他表情如常的道:“怎么回事啊”
  “宁队,他、他”年轻刑警也☆ɡao 扌高☆不清楚森的路数,也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语调说这事儿。
  我脑门上的汗都chu **| lai |*了,也不知道楚森到底抽了哪门子疯,对方可是在此执行公务的警察,就凭“妨碍公务”这一条就能当场逮捕他,况且刑警队队长都在院门口守着,由此可知这件案子的严重* xing *,
  但楚森根本不怕,大喇喇的道:“你就是刑警队队长”
  宁队不动声的道:“是的,我是宁县分局刑警队大队长,* na *么你又是谁呢”
  楚森装模作样的微微一笑道:“我是跟武督查的。”
  宁队表情顿时严肃起*| lai |*他小眼一转道:“能在望湖村碰面也算巧了,你*| lai |*这儿是公事还是si 禾厶事”
  “si 禾厶事,和朋友一起*| lai |*的,对了这发生什么事情了一↓*| lai |*这么些同志”楚森一板一眼的道。
  “这”宁队四↓kan了一眼,随后将楚森拉近了院子里。
  再chu **| lai |*时楚森对我们做了个得意的表情,而周围不明真相的群众都已肃然起敬的眼神望着他。
  “你☆ɡao 扌高☆什么鬼”等他走回*| lai |*后我恼huo *的道。
  “一↓*| lai |*这么多的警察我当然要问问原因了。”楚森道。
  “你就是为了满足好奇心,甘冒妨碍公务的险”三叔都不淡定了。
  “嗨,没啥好怕的,你把他们当回事,他们就觉着自己特牛*,你要不把他们当回事,也就* na *样。”楚森得意洋洋的道。
  “我觉得你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我们和警察从*| lai |*就不是对立的,你这叫没事找事。”三叔语气带了两分恼huo *。
  “三叔,你别以为我不尊重警察,我家里亲戚有不少都是警察系统的,武督查就是亲娘舅,市局里的督查,我就是想知道他们找村长什么事情,您掉头回*| lai |*不也是为这事儿吗”楚森道。
  三叔忍不住笑了道:“你们这些孩子现在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混不吝呢”
  “三叔,可就是他这样,我和二哥都没他这种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脾气。”
  “你别给自己胆小找借口,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楚森笑道。
  小姨道:“别光斗嘴了,警察到底为什么*| lai |*呢”
  “为一起凶杀案,但这案子破的非常蹊跷。”楚森说话时↓意识朝警察kan了一眼继续道:“* na *天被抓的偷尸贼被民警带回去后突然就发了疯,说有个披着Red(* hong *)围巾的歪脖子女人就在他身边站着对他耳朵chui 口欠冷气,民警刚开始以为他是装疯,就没当真,可没过多一会儿他就跪在di ↓对着空气磕头,把脑袋都磕烂了,说自己对不起她,不该把她的尸体从土里wa chu **| lai |*卖给人。”
  “民警这时候才觉得情况不对,因为乡派chu *所建房的di 儿曾经就是老坟di ,都说阴气重招邪祟,所以民警就问他到底是在哪儿wa chu **| lai |*的女尸,这人就说了di 点,于是民警就带着他去指认现场,结果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还真在* na *di 儿给wa chu *了一具被人割喉的女尸,* na *女人穿着一身White(颜色bai )长袍,脖子上围着一条White(颜色bai )丝巾,但都被鲜血染Red(* hong *)了。”
  一↓“触墓惊心”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