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老牛也以为是七叔客气道:“您几位千万别客气,这是我di 媳妇亲口说的话,可不是我在这儿随口应承您几位。”
  七叔笑了笑,没在就这茬往↓说道:“天不早了,我想早点休息,明天上午咱们去kankan牛林的墓di 。”
  “好的,宾馆我已经替你们三位安排好了,小di 方没有星级酒店,三位凑活住几天。”
  我们住的di 方是一处快捷酒店,房间很简陋,但有的卫浴系统,而且屋子里很gan 净。
  一路颠簸人很疲惫,洗过澡躺我就睡着了,第二天上午起床吃过早饭后老牛就开车带我们去了牛林坟墓所在。
  “我这个兄di 似乎是早就预感到自己命短,赚到钱后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修坟墓,当时他找了一个在当di 很有名的风shui *先生定了一块风shui *宝di ,buy(中文:gou mai)↓*| lai |*后就开始修坟,也flower (hua )了不少钱,后*| lai |*这块di 被不少有钱人kan中过,说明风shui *先生应该是真有些眼力的。”
  “所谓吉di 很多人都能一眼kanchu **| lai |*,无非就是有山有shui *,风景优美,但适合做阴宅还是阳宅这就不是一般的观测之法了,还有埋入的死者命格是否与当di 风shui *犯chong *这也是有讲究的,得结合在一起kan。”七叔道。
  “这么说风景宜人的区域未必都适合建坟了”老牛似乎有些惊诧。
  “老鳖是大补,但阳气旺的人就不能吃,没有一di 风shui *能适合所有人**的,能建阳宅的di 儿绝不适合修坟,反之亦然,能埋女人的di 儿决不能葬男人,反之亦然,这里面可有大学问。”七叔道。
  “明White(颜色bai )了,还是您掌了眼后再说,我这就别裹乱了。”车子很快驶chu *了小县城,驶入了一片丘陵di 带。
  “这是大广村,也是我们的老家,大广村有一处宝塔山丘陵带,* na *里的自然风光很好,早年间村民死了都埋在宝塔山山脚,牛林的坟也修在* na *里。”老牛介绍道。
  车子在一片土路上颠簸前行,四周全是草皮和一堆堆的坟茔,在这片集体坟di 中能kan到一处颇为讲究的穹说kan呗,就算错了也没人笑话你。”
  老牛也接话道:“于老板说的没错,您就说说,是好是坏的咱* na *说* na *了。”
  kan罗天宝的表情也是跃跃yu (谷欠)试,又kan了一眼走远的七叔,确定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返回,于是指着几座山道:“此di 植被茂盛,di ↓应有暗河,而几座宝塔山不规则而立,无法形成青龙、White tiger(bai * hu )、玄武、朱雀之势,且山势过于险峻,一处处犹如尖刀。”
  “我觉得这里虽然林木茂盛,但阳气过重、阴气难寻,适合修阳宅而非阴宅,如果只是修建一处小坟,极重的阳气未必会对死人产生影响,可是像牛林这样的大坟就难免受到阳气侵扰,以至于家宅不稳,三个孩子之所以坐牢残疾,就是因为阳气chong *了阴宅所致。”
  这番话听的我和老牛一愣一愣的,虽然根本不明White(颜色bai )他这番话的理论依据从何而*| lai |*,但就是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简直是太有道理了。
  “罗先生,如果确如您所言,该如何破解这阳气chong *阴宅呢”
  “简单的很,只要把大坟推倒后修建一座小坟就成了。”罗天宝毫不犹豫道。
  “没错,这道理是明摆着的,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罗先生,今天我和你学了一招,以后也能给人相相风shui *了。”
  我正打算笑就听七叔问道:“什么就学了一招”
  循声望去,明明走了很远的七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的绕到了我们Behind(shen hou),三人都没听见他的脚步声。
  “哦,大师回*| lai |*了,我说您这一家可都是厉害的人物,罗先生年纪不大,但这见识真是没话说,一番话说的我心服口服。”他也不顾罗天宝暗中打手势口沫横飞的道。
  “我侄儿是怎么说的”七叔微微一笑道。
  罗天宝连咳嗽两声,不无尴尬的的道:“牛老板,咱们还是听七叔说罢。”
  “别,把你刚才说的再说一遍我听听,就当咱们互相探讨了。”
  罗天宝手都快摇断了,老牛愣是没kan见,以极其佩服的语气将他刚才说的* na *番论调几乎是一字不差的复述了一遍。
  罗天宝满脸通Red(* hong *)的偷瞄着七叔的表情,kan得chu *他很忐忑,毫无自信。
  七叔chu *神的想了一会儿,将手中拿着一面类似于指南针的方形物件放jin *背包里道:“天宝,你真觉得此di 风shui *阳气太重吗”
  “七叔,您知道我就是个二把刀,也就是闲着无聊和他们说说话。”
  “说说话。”七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突然他指着几处White(颜色bai )山道:“你说此di 阳气重的依据是山势险峻、壁立千仞,这宝塔山其实是利刃形状对吗”
  “是的,我这也是在风shui *相书上背的di 景图,今天照葫芦画瓢的说了。”
  “嗯,di 景图上确实有对阳气重的di 形有过描述,不过此di 既然阳气重为什么长的植物都是松柏或是一些阔叶植物呢你kan见flower (hua )草了吗”
  虽然是冬天,但这里绝没有任何flower (hua )类植物的根茎存在,换而言之就是此di 偌大的一片区域除了草就是树,难道这也有说法
  “di 景图上对于没有长flower (hua )的di 形是如何描述的”七叔道。
  “鲜草向阳,青草向阴,松柏乃寿土所养。”他的声音越说越低。
  “* na *么此di 是否阳气过重”
  “此di 属阴,适合修建阴宅。”
  两人一问一答时老牛*| lai |*回摇着脑袋kan人,长大了的嘴巴一直没合上,kan得chu *他已经不知道该听谁的话了。
  七叔叹了口气道:“天宝,你难道不知风shui *走一眼,全家死一圈的道理吗”
  “七叔,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随便给人kan风shui *了。”他羞愧的简直要哭了。
  “替人kan风shui *可不是你卖弄的手段,我们随随便便一句话有可能会害的人家破人亡,这样的例子你见的还少吗”
  咕咚一声,罗天宝居然跪↓了,他声音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着道:“七叔,我以后要是再随便相风shui *,就让我瞎了这对眼珠子。”
  “你知道利害关系就成了。”说罢七叔又对老牛道:“在这里修坟是最好不过了,虽然谈不上风shui *宝di ,但决不至于因为风shui *而祸延家人,不过我用了八针探di 测了当di di 气,我猜牛林死时眼没闭上”
  “你怎么知道的”老牛惊诧的道。.一↓“触墓惊心”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