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经过了解才知道吴新伟这一年在香港过的也不咋di ,他倒是没有听见什么异常的声音,但每天晚上只要一睡着就会如坠冰窖,醒*| lai |*后直到很久手脚都会因为冰冷而麻木很长时间,期初他以为自己得了病,但经过检查也没查chu *任何mao *病,到后*| lai |*甚至手脚的机能都chu *现了障碍,后*| lai |*没辙了,经过一名台湾同行的介绍,去了泰国寻求一位著名的法王帮助。
  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吃了闭门羹,法王不愿意见他,只是给了两件挂饰,让吴新伟分别带在左手腕和右脚腕上,吴新伟照办之后手脚上的寒气确实消失了,但随后没过几天xiong 口莫名其妙多了一团乌青印记,期初他还以为是自己没小心在哪儿碰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乌青并没有消除,甚至渐渐转变为一个婴孩手掌的形状。
  说罢他坐在沙发上垂头丧气的叹了口气道:“到这份上我心里隐约猜到可能和和我们打掉的* na *个孩子有关,这次回*| lai |*也是想办法了结这桩事情,我一直找你,但没找到。”说罢吴新伟抬头望向思思道:“对不起思思,是我害了你。”
  思思一直面无表情的脸终于动容了,两行清泪汨汨而chu *,但两人都没有更jin *一步的情感爆发,一个默默的站着流泪,一个就像是蔫了的茄子,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
  我道:“我们这次*| lai |*也是为了这件事,门外面的两位是懂行的师傅,吴先生如果真想化解这桩麻烦,请他们jin **| lai |*聊聊呗。”
  “有用吗泰国* na *位法王在整个东南亚都享有盛誉,但他都无法解决我的麻烦。”
  “他解决不了的我们未必无法解决,各有各的道。”
  听我这么说吴新伟犹豫片刻后最终还是通过门禁系统通知保安放行,吴天雄和罗天宝jin *了屋子后吴新伟客气了很多,起身问道:“您几位是要咖啡还是茶,思思是要蓝山咖啡的。”
  思思淡淡道:“矿泉shui *就行,我早就不喝咖啡了。”
  泡好了茶shui *之后吴新伟道:“现在说谁对错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不是没良心的混蛋,我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弥补孩子和思思的,请问几位有什么办法解决”
  “既然吴先生已经心里有数,我就不再重复解释了,不过有一点你得明White(颜色bai ),我们不是驱邪的法师,而是替人承建White(颜色bai )事的知宾,所以我们的手段是将孩子遗体入土为安后再请* gao *僧做超度法事,说White(颜色bai )了就是替这孩子修坟建墓。”
  吴新伟点点头道:“你们kan着办,我全力配合。”
  “这孩子死的冤枉,他所以闹就是因为无处容身,安葬之后他的灵魂有了安息之di ,就不会缠着你们了。”吴天雄道。
  “好的,* na *就赶jin 给孩子建坟,我们扼杀了他的生命,绝不能让孩子再成游魂在外飘dang 。”吴新伟倒也算是说了句人话。
  吴天雄道:“好,既然达成一致* na *就这么办了,不过首先要做的是在这间屋子里开坛,除了你们两位,不相gan 的人不能留。”
  他说的“不相gan ”的人指的就是* na *位“替补选手”,吴新伟立刻上楼去与之(gou)通,片刻之后就听争吵声从楼上传*| lai |*,女人用尖利的调门叫喊着,斥责着。
  吴新伟期初还能好好说话,到后*| lai |*因为愤怒大声呵斥道:“我对你简直是忍无可忍,你给我滚。”
  “* na *么容易滚的你玩老娘这些天该怎么算。”
  “你不就是要钱吗,我给你。”过了大概四五分钟,就听急匆匆的脚步声,* na *女人穿戴整齐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裹从楼上走↓后趾* gao *气昂从我们面前走过摔门而chu *。
  之后满脸憔悴的吴新伟晃晃悠悠从楼上↓*| lai |*道:“咱们现在能做了吗”
  吴天雄gan 脆利落的道:“开坛。”
  所谓“开坛”就是设立法坛,这是我the first time(di yi ci )在现实生活中见到法坛,这种因di 制宜设立的法坛其实并不复杂,就是用一对床头柜靠在一起,zhao上Red(* hong *)布,摆上一应瓜果贡品后吴天雄换上了一身金丝银线的灰道袍,随后他给我们每个人都安排了“任务”,思思和吴新伟披麻戴孝,手持灯笼等法事起后呼唤孩子回家,声音要悲凉凄惨,而我和罗天宝则分立法坛两侧手摇招魂幡。
  我们所用的招魂幡就是一面White(颜色bai )底black(hei )字的**令旗,令旗两面各写着一个“归”字,一切分配停当后吴天雄叮嘱两人道:“当我燃香祷告后将贡香* cha *入香炉,你们就开始呼唤孩子回家,嘴巴千万不要磕巴,喊的好了,召回孩子的魂儿↓葬才有效果。”
  说罢将装裹着孩子的玉盒子摆放在供品之中,kan着这副“小小棺材”我忽然觉得异常凄凉,一条生命就这么随随便便被人给扼杀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创造他呢
  吴天雄闭目念诵了“净口咒”后便开始了斋醮科仪。
  房子不大,他的动作也不是很大,就是沿着坛场前后走着奇特的步伐,就像是在跳着极其拙劣的拉丁舞,我几次想笑,但都忍住了。
  随后他口里又开始朗朗念咒,我也听不懂念得是什么,一番咒语念罢后他左手一晃,两指之间居然凭空燃起一股huo *焰,他点了三炷香后shen 手一震,huo *焰便化为一股black(hei )气袅袅向上。
  当吴天雄拜了三拜将贡香* cha *入玉棺前的香炉上,吴新伟和思思则开始不断呼喊“孩子,你回*| lai |*。”而我们也在这一声声的呼唤中开始摇晃手中令旗。
  起初两人声音还略显gan 巴,喊了一会儿后或许是触动了悲伤情绪,思思声音越发凄凉痛苦,吴新伟受此感染也是越喊越悲,听得我后槽牙一阵阵发麻。
  说也奇怪,随着两人悲怆的呼喊,屋子里huo *苗的跳动越*| lai |*越频繁,而* na *三株贡香则以明显快于正常燃烧的speed(*su du*)*烧着,就像有人用嘴对着燃点使劲chui 口欠,更加诡异的是香灰居然不断,烧了很长一截后香灰笔直竖立,kan的十分清楚。
  到后*| lai |*两人手中的White(颜色bai )灯笼huo *烛骤然熄灭,香灰也坍塌入炉中。
  吴天雄示意我们停住,随后在玉棺上恭恭敬敬的盖上一块White(颜色bai )布随后对他两道:“孩子的魂已经上身了。”
  虽然我们都不懂招魂仪式,但刚才的异象每个人都kan的清清楚楚,他两自然也不会怀疑,思思随后就跪在玉棺前失声痛哭起*| lai |*。
  等她哭完了后吴天雄道:“还不算完,明天去你们的老家建设灵堂做超度法事,七天之后入坟安葬。”
  吴新伟Red(* hong *)着一对眼珠点点头道:“师傅需要的报酬尽管和我说。”
  吴天雄也没和他客气道:“开设法坛收费三万,做棺材的钱到时另算,设灵堂八千,超度法事一天七千八,你先给我九万两千六。”
  这price (中文:jia ge)可把我给吓了一跳,这抵得上我两套豪装房的工钱了,而我做的活儿又脏又累,还经常遇到不讲理的房主挑mao *病故意少给甚至不给钱的,而一场法事从开始到结束也就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九万多块钱就轻松到手了。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思思微微叹了口气道:“何必再换棺材,这口玉棺材质还不够好吗”
  吴天雄道:“这孩子尚且未生就被父母亲手扼杀,毫无福报之魂再用玉棺成殓他命中无法承受,只能薄葬,否则必然生变。”
  薄葬都已是九万多,如果厚葬呢* na *该是多少我暗中瞎合计着。
  吴新伟走到思思Behind(shen hou)想将她扶起*| lai |*道:“思思,一切都请师傅做主。”思思立刻挣tuo *,随后起身走到屋子一角的沙发旁坐↓,距离他远远的。
  .一↓“触墓惊心”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