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呕吐物我就不仔细形容了,省的恶心各位kan官,不过除了胆汁您见过有谁从胃里吐chu *墨绿的液体吗
  吐过之后我猛然间觉得浑身激灵灵一阵“冷气”过体。
  不过这股冷气很是怪异,透体而过之后我的感觉不仅仅是寒冷,心情也在一瞬间跌落谷底,虽然之前我的情绪已经因为巨大的恐惧而低落至极点,但这股冷气jin *一步在我的情绪上蒙上了一层阴影,让我郁闷的简直连气都喘不chu *了。
  随后因为四肢发ruan (车欠),我坐在di ↓一口口喘着粗气,总是感觉呼xi 口及jin *体内的空气“氧今口 han 量”太低,导致xiong 闷异常。
  随后这种缺氧的感觉越发严重,我甚至感到了脖子的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不但呼xi 口及困难,甚至chu *声都变的困难。
  人难受就会有异常反应,于是我又吐了两次墨绿的汁液。
  奇怪的是呕吐物虽然kan起*| lai |*很恶习,却没有丝毫异味。
  而连续吐了几口之后淤塞的心 口终于感觉好受多了,我用力捶了xiong 口几↓空气顿时流通入体内,* na *种豁然开朗的惬意感真是让人shuang XX大XX到了极点。
  而刚才的极度难受的感觉,反而降低了我内心的恐惧,好了之后我也不觉得害怕了,休息了一会儿天微微泛White(颜色bai ),我不想让二哥*| lai |*后kan到我“逃离岗位”,于是又回到了停尸土屋所在的院子里。
  而油纸上的两道Red(* hong *)点或许是因为天变亮的缘故,此时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本想休息片刻,可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随后一阵嘈杂的人声把我给吵醒了,我面前站着七八个中年民工模样的男子,罗天宝则站在我的身边。
  “二哥*| lai |*了”我rourou眼站了起*| lai |*。
  “嗯,都准备好了,现在准备运棺入坟了。”罗天宝道,说罢他转而问我道:“昨晚没chu *什么事情”
  “没、没有。”我之所以没有把昨晚的事情告诉罗天宝是因为昨晚我跑chu *了院子,而他要求我一定要守在灵堂里,不过既然是大White(颜色bai )天送殡,也不可能chu *什么事情,所以没必要横生枝节,而且我现在神清气shuang XX大XX,昨天晚上吐chu *的肯定是体内的毒液,之所以会这样肯定是我已经“破煞成功”了。
  “想明White(颜色bai )”后我终于能松口气了,于是kan着八名工人jin *屋里其中一人大声吆喝道:“哥几个用心啊,咱们起杠了。”随后在一阵吆喝声中只见八人抬着一口black(hei )漆木的棺材从里屋走了chu **| lai |*。
  罗天宝道:“这些人是抬棺匠人,将棺材运去坟di 的,昨天是你守得灵,今天你就得走在他们头里,到了坟di 记住拿铁锹铲三锹土jin *阴宅。”我从他手中接过铁锹后就走在送葬队伍的最前头。
  不过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棺盖是严丝合缝盖上的,而且已经上了铆钉,既然如此棺材里的死人是如何把眼珠子的Red(* hong *)光投she 在窗纸上的
  想到这儿我不免又有些害怕,不过好在当天艳阳* gao *照,天气实在是好,这时候要能闹鬼,* na *这世界就不分阴间阳间了。
  于是我们一行人一路向前走着很快chu *了临楼村,罗天宝道:“你回去后一定要忌口,所有的生腥食物一个月内不可食用。”
  “* na *我老爸呢需不需要”话说到这儿我隐约闻到了一股腥味。
  刚开始我以为是自己闻错了,可片刻之后腥气越*| lai |*越重。
  我↓意识的kan了罗天宝一眼,只见他双眉微微皱了皱。
  “小罗,你闻到一股腥味没”
  “是的,这气味很明显啊。”罗天宝道。
  “我知道咋回事,这棺材里面冒shui *了。”抬棺尾的一名匠人偏chu *脑袋对罗天宝道。
  他脸顿时就变了,立刻挥手示意停↓,随后走到木棺侧面,而我虽然没跟去但也kan到棺木左侧底部的区域两块木板相交的缝隙处一股浓度极* gao *透明的液体不停流chu *。
  这透明黏液的浓度很* gao *,和胶shui *差不多,每当有液体溢chu *,空气中的腥味就会变的明显。
  罗天宝皱眉道:“真奇怪了,棺材不该有裂口啊。”话音未落就听“咚”的一声,八人扛在肩头的棺材明显左右晃动了一↓。
  这↓所有人都kan的清清楚楚,就没有脸不变的,尤其是八名抬棺匠人,八双眼珠子死死盯在棺材上一动都不带动的。
  罗天宝声音也有些慌张了道:“赶jin 送去墓di ,快。”
  然而他话音未落棺材里又发chu *更加响亮的一声,棺材摇晃的更为剧烈。
  “罗老板,棺材里的死人在敲棺吆。”一人操着外di 的口音哆哆嗦嗦道。
  “咱们该怎么办不能扛着尸变的棺材。”有人吼了一嗓子。
  罗天宝这↓也是额头冷汗密布,面也有些发White(颜色bai )道:“老乡们,大家千万别乱了方寸,如果这时候咱们把棺材撂↓说不好就是死路一条,大家千万别慌张,只要”
  就听棺材内部发chu *一连串“咚咚”声响,棺材里的死人开始连续敲打棺璧,到后*| lai |*就听pa 口拍啦一声脆响,棺材左侧的木板被敲碎裂开了一片,随即腥shui *四溅一条青灰的胳膊从棺材内shen 了chu **| lai |*。
  kan到如此恐怖的一幕,抬棺匠人还管你说什么,八人发一声喊齐齐将棺材丢落在di ,随后就听“喀拉”一声,棺材盖居然被顶开了,随即一个浑身* shi *lu *lu *、青灰的人从棺材里站了起*| lai |*。
  这可是我the first time(di yi ci )亲眼见尸变,顿时就被吓的魂飞魄散,双* tui *一ruan (车欠)瘫坐在di ,想跑却根本连动都动不了。
  只见尸变的人虽然站了起*| lai |*但浑身四肢还是ruan (车欠)绵绵的,四肢和脑袋耷拉xiang ↓()却不停晃动着,* na *形态要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随即尸变之人居然从棺材里一跃而chu *,我这才发现她是个女人,披肩长发,耳朵、脖子、手腕上都带着*cu && da*的金饰品。
  就在我所有注意力都在这尸变女人身上时,棺材里又冒chu *一截yuan *柱形的躯体。
  居然是一条又粗又长的蟒snake(she 虫它),只见蟒snake(she 虫它)body(* shen | ti *)也呈青灰,布满了不规则的flower (hua )纹,body(* shen | ti *)和成人大* tui *差不多粗细,体表全是亮晶晶的nian ye。
  而蟒snake(she 虫它)的脑袋两侧犹如乒乓球大小的眼珠犹如血一般通Red(* hong *)。
  青灰的body(* shen | ti *)配着一对血Red(* hong *)的眼珠让这条snake(she 虫它)kan*| lai |*凶恶到了极点,就像是从di 狱中逃chu **| lai |*的怪兽。
  这葬人的棺材里居然会有一条怪蟒,而当这条怪蟒挣chu *棺材后ting *着硕大的脑袋在空中*| lai |*回移动几↓,pa 口拍嗒一声挂在棺璧上没了动静。
  再kan“尸变的女人”也是直ting *ting *躺在di ↓一动不动了。
  罗天宝绕着女人和怪蟒转*| lai |*转去道:“完了、完了,这↓全完了。”
  确定snake(she 虫它)和人都死透了不存在尸变的可能后,我壮着胆子起身靠近罗天宝道:“二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天宝顿住脚步忽然极为愤怒的望向我道:“我知道了,是你,一定是你坏了我的事。”
  我愣了一↓道:“二哥,我和这事儿可没一mao *钱关系。”
  “昨天晚上就是你守灵的,如果不是你还能是谁”他越发显得愤怒。
  我也是无语了,难道仅仅只是因为* na *次离开就会导致“死人异动”这是什么逻辑
  我越想脑子越乱,罗天宝道:“怎么样,你敢说昨晚你一直都是老老实实的守着灵堂没有离开”
  “我、我好,我确实是离开一↓,当时我肚子难受找个di 方”
  “你在说谎,你分明是没忍住内心的好奇,揭开* na *层窗户纸了对吗”
  .一↓“触墓惊心”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