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作者:湘西鬼王

文字大小调整:
  “就算不被冻死,我一个大活人在棺材里待一夜会不会触霉头”
  “这就叫以毒攻毒,煞气也叫阳亢之气,而棺材中阴气重,让你睡棺材就是以阴气化解你身上的阳亢之气,明White(颜色bai )了”
  “哦,原*| lai |*如此,这化解煞气的手段还真ting *神奇的。”我赞叹的道。
  “你见得不多自然觉得神奇,其实就是人做chu **| lai |*的事情。”罗天宝说罢就拿着我的衣服离开了。
  这一晚上我被冻得够呛,不光林子里的寒气重,石棺到了夜里简直堪比冰棺,冻的我瑟瑟发抖,可为了破煞我也只能咬牙生扛,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我整个人都被冻僵了,连站起*| lai |*都觉得困难。
  随后只见罗天宝睡眼惺忪的chu *现在土坑边,我哆哆嗦嗦的道:“成、成了吗”
  “肯定成了,否则你真被冻死了。”说罢他递给我一个军用shui *壶道:“里面是White(颜色bai )酒,擦过body(* shen | ti *)关节后再穿衣服。”
  我艰难的在身上擦了White(颜色bai )酒后很快就觉得body(* shen | ti *)内产生了hot(英文:hot,中文:re )量,僵*ying *的四肢关节终于能动了,穿上衣服我只觉得疲劳感阵阵袭*| lai |*,罗天宝道:“一夜没睡有点累了”
  “不睡觉都是小事,关键冻了一夜实在是太难受了。”我叹了口气道。
  “现在越难受,之后越平安。”罗天宝笑道。
  “唉,这次不White(颜色bai )*| lai |*,我是真涨了见识,以后再遇到自己不明White(颜色bai )的事情,绝不会再做草率的决定了。”我拍着脑袋道。
  “这就对了,说明你这个亏不White(颜色bai )吃。”
  “咱们现在去哪儿”我道。
  “你这事还没完,得继续。”
  “我的天,这要是再睡一晚上棺材,* na *就真冻死我了。”
  “不会再让你睡棺材了,这次让你睡车里。”罗天宝道。
  “* na *可太好了,现在能让我睡一觉,给多少钱我都不换。”说罢我用力shen 了个懒腰。
  罗天宝指着即将到达的小山村道:“这是临楼村,村子di 皮卖给了一个房di 产开发商做* gao *尔夫别墅项目,村子里的人已经全搬走了。”
  “哦。”我也不知道他和我说这话的目的,装作很感兴趣的附和道。
  随后车子停在破旧的大队部前,罗天宝道:“你先睡一觉,然后咱们继续。”
  我早就困得不行,放平车椅后闭上眼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可真瓷实,睁开眼睛就见天已经暗了,罗天宝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kan表情似乎有些心事重重。
  我打开车门道:“二哥,我醒了。”
  “嗯,睡的还好吗”
  我rou了rou眼睛道:“还成,简直睡死过去了。”
  罗天宝道:“走,今天晚上你的活儿也不轻。”
  之后我两步行穿梭在村子的小径上,绕过一条歪脖子柳树,后面前是一间破旧的泥胚房,不过令人称奇的是堂屋内居然设有灵堂,只是挽联、flower (hua )圈一应White(颜色bai )事物品上并没有写死者的姓名,而灵牌上也只是用金粉写着“仙位”二字。
  我本*| lai |*以为灵堂是以前设立后没有取消的,可是kan里面一应用具全是崭新物品,连供桌上的祭品也都是新鲜的果蔬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品。
  我不解的道:“二哥,刚听你说村子里的人都离开了,这灵堂是为谁设的”
  “村民不在也会死人的,既然死人就得设灵堂啊。”
  “可是村子里连人都没了,又哪儿*| lai |*的死人”
  “没有人未必就没有死人,这是两码事。”罗天宝说罢对我道:“你今晚再守一夜灵堂,阳亢之气必然消退。”
  我不免为难的道:“二哥,守灵堂的都是孝子贤孙,可我父母都健在,却替人守灵,这”
  “丧葬这行有一职业叫全福人,他gan 的活儿就是代替事主家人守灵起土的,这可是积阴德的活儿,你现在gan 的就是全福人的活儿。”罗天宝解释道。
  “明White(颜色bai )了。”
  “我办了一场White(颜色bai )事,你化解了煞气,这就叫一举两得。”说罢罗天宝脸上浮现chu *一丝得意的笑容。
  “所以这里的死人和林子里的棺材di * na *都是为同一个人准备的对吗”我道。
  “是啊,这也是你的造化,没有这场丧事替你chong *煞,你的事儿还真不好办。”
  终于能够释然了,而且连棺材都睡过了还怕守灵吗我决定“站好最后一班岗”。
  临走时罗天宝丢给我烟酒、两块午餐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和一大块面包算是晚饭,临走前他告诉我千万不要去停尸间,这是非常忌讳的事情,☆ɡao 扌高☆不好就会chong *撞邪祟。
  这个道理我当然明White(颜色bai ),等他离开后坐在天井的石桌上就这午餐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喝酒,这顿饭一直吃到太阳↓山我去屋子里开灯后继续喝酒。
  村子里一个人没有,四周black(hei )漆漆一片,* na *叫一个万籁俱静,得亏是喝了点酒我胆气壮了不少,否则肯定炸mao *。
  点上一支烟后我起身正准备回灵堂,赫然就见土房停尸间的屋子窗户上闪烁着两个血Red(* hong *)的yuan *点。
  我没有丝毫心理准备,吓的往后连退几步绊在石墩后我顿时失去了平衡仰天摔倒。
  rou了rou眼睛爬起*| lai |*之后我瞪大眼睛朝窗户望去。
  这次kan的更加清楚,两个血Red(* hong *)的yuan *点一动不动的投she 在“窗户”上。
  土屋其实就是个长方形的立体建筑,所谓的窗户就是在泥巴墙壁上掏了一个方hole(dong ),hole(dong )孔里* cha *几根木棍在蒙上一层油皮纸。
  油皮纸能kanchu **| lai |*是新帖上的,应该是避免有人kan到里面的情况,而停尸间里点有烛huo *,所以这两道Red(* hong *)的yuan *圈十之是死者眼睛反she 的光。
  想象着一个死不瞑目的人躺在棺材里,通Red(* hong *)的眼珠在烛huo *照耀↓反she chu *两点Red(* hong *)光
  我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人究竟为什么而死为什么死后眼珠会Red(* hong *)成这样
  调整片刻后我的情绪稳定↓*| lai |*,于是小心翼翼走到停尸间的窗户旁,合计着是不是应该将窗孔上的油皮纸撕↓*| lai |*,这薄薄的一层纸我用小拇指头就能勾开,毫不费力,这样就能知道停尸间里到底躺着一个什么样的死人。
  可当我的手指碰到油皮纸后却又犹豫了,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的* na *点胆量是否可以承受将要kan见的一切,这要是没扛住非被生生吓死不可。
  正在* na *儿犹豫忽然又听见Behind(shen hou)响起一声建立刺耳的“苦哇”。
  我正聚精会神的对着这层油皮纸,被这突然而*| lai |*的声音给吓的差点没跪了,转身朝院门口望去,只见石桌上不知什么时候窜上了一只black(hei )猫。
  这black(hei )猫体型不小,比我见过所有的猫都大,身上的black(hei )mao *如缎子一般油光shui *滑,black(hei )猫的眼珠子闪烁着诡异的青光,black(hei )夜中就像是一对宝石。
  这black(hei )猫盘身而坐,* gao ** gao *ting *立着上半身一动不动,神态kan*| lai |*优雅而又* gao *傲就像俯视着臣民的国王。
  虽然我没二哥* na *样的本领,但也知道死人之di 如果chu *现了black(hei )猫* na *可是绝对的大凶之兆,想到这儿我浑身一阵阵发冷,甚至比昨天晚上还要冷。
  我就是胆子再大也不敢在院子里呆着了,小心翼翼的绕过black(hei )猫chu *了院子,而整个过程里black(hei )猫一动不动,仿佛入定似的。
  随后我失魂落魄的chong *jin *了最近的一间民宅里,是一栋两层楼的屋子,屋里的家具值钱的都带走了,只剩↓一些破旧的桌椅板凳,我一路上到天台,再朝停尸土屋的院子望去,只见坐在石桌上的black(hei )猫消失不见了,四周还是* na *样的安静。
  我拍了拍xiong 口,kan着* na *对Red(* hong *)的yuan *光,再也没有回去的勇气,然而没等我气息喘匀猛然觉得一阵恶心,张嘴就吐chu *一股墨绿的汁液。
  篮ζ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