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文字大小调整:
  李全呈上的料理,是huo *焰锅贴。
  而才波城一郎,chu *乎意料的,最终拿上一盘子煎饺。
  算上第一回合场次的中华炒面、第二回合的煎饼果子以及这一回合的小吃,札幌赛事总决赛赫然围绕着中华美食jin *行,赛事官方此刻内心情绪恐怕是无比复杂的。
  “走了”
  见两位主厨先后上菜,评审还没开始品评,嘉宾席就有一支参赛团离席而去。
  镜头给过去。
  这群人,在画面中,皆身披black(hei )色有麟纹的鹤氅,这种满满传统古风的外套,更像是一种醒目的团体服饰。
  人数,和White(颜色bai )玉楼团队一致,七个人,五位特厨、两位麟巨头。
  堂岛银忌惮看着电视画面。
  “这就是八面楼参赛团!”
  盯住为首一名面目平凡的特厨,堂岛银说道:“这个人,叫林淼,‘五玄snake(she 虫它)’之首,以我和城一郎的评估,他丝毫不弱于李全。”
  “如果不是八面楼主动退赛,b区决赛肯定是一场难分难解的厮杀。”
  夏羽亦在好奇打量这群人。
  毫无疑问,‘八面楼参赛团’,实质上就是中华black(hei )暗界的代表。
  在中华圈子外,所谓的black(hei )暗厨师,其实就是用禁忌食材、美食细胞gan 不正当活动的一群人,‘美食会’是其中代表,但相较一些极端组织,在国际上还算有头有脸的‘美食会’算是爱惜羽mao *,否则赛事官方也不会放任他们团队参赛。
  而中华black(hei )暗厨师,与国际上* na *些臭名昭著的邪恶厨师,完全是两码事。
  简单说,一种是走心唯心流,一种则靠食材、力量去毁灭。
  这些年*| lai |*,中华black(hei )暗界也并非一潭死shui *。
  听朱青说,早些年,中华内di 亦掀起美食细胞也就是食霸麟厨师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潮,并涌现不少杰chu *人物,但弄潮者过于狂妄触怒龙头,遭致杀身祸,刚刚聚拢的势力土崩瓦解。可无法否认的是,从过去,到现在,中华内di 亦有食霸的流派,只是转为低调而已。
  说实话,若有机会,夏羽并不介意和中华black(hei )暗厨师过过招,切磋一二。
  他有强烈预感。
  打招呼形式的切磋,很快就要到*| lai |*。
  夏羽已经在暗暗思考,该用什么食谱去向black(hei )暗界打招呼。
  毕竟,说起*| lai |*,他身上ting *多内容属于black(hei )暗界。
  厨技,厨具。
  还有不少打上个人烙印的古食谱。
  ……
  第三轮次的品评,正在jin *行。
  八面楼团队提前退场。
  White(颜色bai )玉楼的两位麟巨头,兰初寒、薛飞尘对视一眼,彼此无奈了。
  “李全这个倔牛!”
  薛飞尘低声臭骂道:“明明开始前,对他再三叮嘱,不要使用爆炎,避开锋芒了!他还要坚持拿上以huo *焰为核心的菜品,不是自撞*口找虐吗!”
  兰初寒叹息,瞧向评审席。
  此时,李全正期待di ,注视五位已经品尝他‘huo *焰锅贴’的评审。
  可李全一颗心正渐渐往↓沉。
  五位评审,脸色始终不见波澜,即便一口吞掉大半截锅贴,反应也是平淡如shui *。
  李翰也不玩手游了,抬头看,目露浓浓的复杂。
  “彻头彻尾的……输了啊!”
  握了握拳头,眼中迸发chu *一股不甘心,可想到* na *种称孤道寡的意,李翰内心却在害怕的咽唾沫,再去看族叔时,眼神里只有佩服和感概。
  “全叔,我就服你!”
  大声喊,并对台上的主厨竖起拇指。
  闻声,李全看过*| lai |*,脸上只有苦涩。
  李翰理解这个苦涩表情里的千言万语。
  这不是si 禾厶↓斗技,而是国际赛事舞台,李氏叔侄齐上阵,却在爆炎菜品上双双败阵,此时中华美食界,估计正在酝酿风暴。
  无论如何,李氏在札幌赛事,收获的,恐怕只有负能量。
  “不行!”
  “完全没有打动我的力量!”
  “不够!huo *焰不够!”
  五位评审相继放↓筷子。
  “* na *么,尝尝我的煎饺吧”才波城一郎,上前一步。
  这个男人,在国际赛事上,还是* na *身black(hei )色贴身的汗衫,没穿厨师服,只披了大围裙,一头Red(* hong *)色长发让他看起*| lai |*富有成熟的mei (鬼末)力。
  “煎饺吗?”
  安德莉亚单手支脸颊,恹恹不振的样子,活像一位厌食症晚期患者。她扫向才波城一郎的煎饺,眼神冷淡,言语间也满是不客气:“如果还是偏重用‘huo *’烹调,以‘huo *’为灵魂的菜品,不吃也罢,我这一票弃权吧!”
  igo研究权威路德,则用White(颜色bai )手帕,在擦拭**的油脂,似乎也不打算品尝了。
  闻言,台上台↓,懂得安德莉亚言语意思的厨师,无不是面色复杂。
  是啊!
  ‘夏氏七国统一炒面’珠玉在前,路已断绝,后续轮次再以‘huo *焰’为核心的菜品,必定跌落万丈深渊。
  “吃了自有揭晓!”
  才波城一郎淡淡道。
  “* na *……吃吃看吧!”
  阿德莱德拾起筷子,夹起煎饺。
  锅贴、煎饺,虽说都是皮包馅,但外形、烹调方式有很大区别。
  嗅了嗅味道,阿德莱德目光一闪,张口,一口就将精致小巧的煎饺,整个吞吃jin *去!
  “呕!”
  猛di 震了震,桌椅在响。
  观众呆呆看hands(* shuang * shou *)掐住脖子,犹如一位溺shui *濒死者的英国青年,清一色的懵*脸。
  gan 咳,gan 呕!
  但阿德莱德却是死死今口 han 住口腔里的煎饺,即便脸涨的酱紫,hands(* shuang * shou *)掐住脖子要呼xi 口及不过*| lai |*的样子,却还在咀嚼,口shui *不受控制的,pa 口拍嗒pa 口拍嗒如雨滴洒落!
  “嗬,嗬,嗬”
  终于,把食物吞咽jin *去,阿德莱德像是tuo *力了,软软di 瘫倒在椅子上。
  目睹此景。
  “我也尝尝!”
  评审长古川慎一郎,同样持筷,往口里送jin *一个煎饺。
  轰!
  虽有心理准备,古川慎一郎仍惊得不轻,如遇snake(she 虫它)蝎般,腾di 起立,筷子掉落在di 。
  “修、修罗!”
  额头冒冷汗,古川慎一郎无意识di 喊。
  斯塔不知何时也往嘴里塞了煎饺,一张手掌使劲按住要从面部tuo *落的铁面具,低沉di 道:“……好像有一张手掌,突破胃袋,捅穿食道,探到了我的口腔,使劲撑开了我的嘴巴……难以抗拒的暴力!”
  嘶啦!
  * na *什么称孤道寡,什么帝者* gao ** gao *在上的美食记忆,就被一个青筋毕露的鬼手,一拳击碎!
  被封禁的食yu (谷欠)顿时撕开了大口子。
  “粗暴、直接的食义!”
  “修罗……”
  “这就是你的料理美学吗?”
  很快,五位评审回神,齐齐盯住才波城一郎面有惊悚。
  “招待不周”
  有着修罗之名的男人,只是淡淡笑了笑。
  见此,后台的堂岛银一拍大* tui *。
  “这(jia huo ),跟你较劲呢!”
  他瞟夏羽说:“城一郎,其实是很讨厌自己这个食义的啊。要不是讨厌,放任自流,他早就是麟厨师了,而非现在这样一个半吊子。”
  “为了和你隔空对垒,他总算亮chu *底牌了。你小子足以自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