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文字大小调整:
  李翰、李全叔侄俩,都自己拿餐碟夹面丝。要?看??书W?W?W?·
  李翰青着脸。
  盘子上,是金黄色光鲜亮丽的‘面辫’,他手上筷子试着捅了捅,卷缩的面团有不可思议的反弹力,给人的手感就似绷jin 的橡皮筋。
  扫一眼面色木然的评审。
  再瞧瞧少年主厨脸上的微笑,李翰暗暗咬牙道:“我就看看,没有食谱的七国统一炒面,到底是如何超越原版的”
  想罢,嘴巴一张。
  xi 口及溜!
  面线顿时xi 口及jin *口,李翰轻轻咀嚼,扑克脸有了一丝震撼。
  “弹* xing *……的确惊人!”
  “反复捶打使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筋断碎,让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面丝具有撒尿牛丸一般的弹shuang XX大XX口感么?”
  牙齿↓压,面线却在* rou *软di 抵抗,因此,腮帮子需要用力才可咬断口中的面线,李翰面部肌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颤了颤,能隐隐感觉到咬破面线后是怎样的灾难情景。
  吃!
  一狠心,李翰闭眼,牙关重重一合!
  “噗!”
  汁液四溅,洪shui *滔天。
  顷刻间,嘴巴灌了shui *般鼓zhang (**月长**),喉结上↓嚅动,李翰在咕噜吞咽似要溢chu *去的夹心汁液。
  “啊啊啊啊啊啊!”
  脑袋中的小人,在熔岩之di 翻滚,发chu *似shuang XX大XX似哀嚎的大叫。
  轰隆。
  天灵盖都被掀飞的极致味感。
  李翰眼神一↓子迷离,面孔更是呆滞起*| lai |*。
  黄昏的宫殿群。
  城墙上,风声呼啸。
  一位穿black(hei )色玄裳、戴帝冕的身影,正在墙头逐步远去。
  huo *烧云无边无垠,让整个世界变成了橘Red(* hong *)色。
  不知为何,眺望帝王离开的背影,李翰就是不甘心,非常不甘心自己就如此被甩↓,他不由di 扬声喊:“喂,给我等一↓啊!”
  * na *被huo *烧云渡上神秘色彩的身影,顿时止步。?  要看书  
  “你自己过*| lai |*……”
  飘忽的声音说。
  “好!你等着!”
  李翰说,目露一丝喜色,正要迈步谁知双* tui *却似灌了铅,脚上纹丝不动,身子却失去平衡前倾。
  好不容易扶住墙垛没摔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吃屎,李翰抬眼看,* na *个身影又开始迈步了,他急道:“都说了给我等等啊”
  这回身影没再搭理他。
  嗯?
  突然,李翰呆了呆,* na *个身影前jin *的路上,族叔李全chu *现并面色复杂di ,让开了路目送帝影。
  接着更多李翰熟悉的人浮现。
  李氏、亚氏的叔叔婶婶们,又到上一辈,满头银丝的老妪、老者。
  这些人,从现代,到近现代,穿衣风格亦由现代到民国时期。
  最终。
  李翰目露震撼。
  “* na *是……”
  李全回头瞟一眼他,低沉di 道:“这就是先祖亚刊!”
  城墙的前路上,一位全身覆盖古铜色盔甲,背影* gao *大的男子,hands(* shuang * shou *)扶墙观望宫城景致。
  穿玄裳、戴帝冕的人影,在这男子身边停步。
  闻声,昔(曰)ri 中华料理界‘五虎星’之一的亚刊,徐徐转过身。
  “没想到百年后,还有人能走到这一步。”
  低沉刚毅的声音。
  “亚刊,我的路,和你不同。”
  年轻的声音回答。
  李翰震了震,见先祖亚刊和* na *个人影同时转身,并肩而去,渐渐消失在夕阳里,忍不住扬声喊:“你到底是谁?!”
  * na *个人只是微微侧过头。
  帝冕珠帘玉藻甩dang 摇晃间,隐约露chu *一张年轻却有神的脸孔。
  叔侄俩,惊鸿一瞥,却呆若木鸡久久都没回过神。
  他,已经到达过去先祖亚刊的境界?
  回过神。
  是死寂的北海道神宫馆。
  札幌赛事总决赛还在继续,李翰、李全怔怔看空掉的盘子,口腔有炒面的余温、余味,脑袋中,更是残留着亚刊和* na *个玄裳、帝冕人影并肩而去的画面。
  “……懂了吗?”
  一个嗓音问。
  李翰甩甩头,勉强收敛眼底的惊骇,对上安德莉亚若有深意的双眸。
  “大概,懂了。”李翰握了握拳。
  “先祖亚刊,其实是借《七国统一炒面》食谱,直抒xiong 臆,他就是典故中扫**的秦王,他就是* na *位帝王的化身……”
  咽了口shui *,李翰一扫浑噩肯定di 说:“而我,只是在手执画笔,以局外人的角度描述典故。”
  安德莉亚鼓掌道:“手执画笔?很不错的比拟。画别人,总比画自己简单得多,人呐,往往是很难看清自己的。”
  “食义!”
  斯塔只有这个评价。
  李翰垂↓头。
  “食义?”
  White(颜色bai )玉楼参赛团,众厨师骇然相顾。
  作为品尝者之一的李全,只是摇摇头,回到座位一屁股坐↓,口中念念有词:“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称孤,道寡!”
  一种凌驾群峰的孤* gao *气魄!
  唰。
  在sao (马蚤)乱中,李翰豁然扭头,盯住夏羽,艰难di 开口问:“……你的爆炎,当真达到了过去亚刊先祖的境界么?”
  夏羽没搭理,耸耸肩随意di 道:“我想说的,都在料理里面了。”
  李翰呼xi 口及一窒,脑袋里,又浮现* na *个在huo *烧云↓,渐渐迈步而去的身影,自己只能在背后扬声喊,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越甩越远,最终别人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见状,两位女主持对视。
  “好,品尝环节结束,接↓*| lai |*是投票环节”
  千代爱知说。
  咚!
  场馆上空的大屏幕,顿时弹chu *投票角逐画面,夏羽、李翰头像底↓,票数皆为0。
  “可惜了,完美色、香、味!”
  安德莉亚率先投票,手掌砰的一↓拍在投票器上。
  “再如何完美,也不敌料理之意!”
  斯塔沉声说,jin 接着投chu *自己的一票。
  “是啊,料理之意!”
  第三位投票的,赫然是居中的评审长,古川慎一郎语气复杂di 道:“色、香、味、形、意、养。”
  “色香味俱全且完美,就是* gao *级珍馐了,再往上,就是麟厨师才有资格细致描绘的意和养。”他顿了顿,继续说,“所谓的料理之意,也就是色、形外观的升华,具体点,就是料理的意境、气氛和文化内涵,概括说就是一位麟厨师‘食之奥义’的发力点。”
  “而养……”
  古川慎一郎把话题抛给↓一位评审。
  igo研究权威路德笑说:“食能养人。生物皆通过吃*| lai |*jin *化、生长。生命的jin *化离不开‘食’。在特级之上的麟领域,所谓的养更大程度上是指* na *些对人体有益的禁忌菜品。”
  许多观众乃至专业厨师,都是第一次听过意和养,与麟之领域的关联。
  实际上,评审极为隐晦的暗示,不少人也听chu **| lai |*了。
  完美的色香味。
  不敌意!
  这不正是说,李翰的‘七国统一炒面’,遭到了更* gao *层次食之奥义的碾压么。
  想到这,众多难以置信的视线,再度聚焦在* na *位少年主厨身上。
  “食义?”
  “不会吧!他才多少岁,就领悟了食义?”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当初刘昴星、兰飞鸿* na *批妖孽,在这年纪一个个要么是麟级,要么已经是皇宫大内的龙级御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