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文字大小调整:
  “怎么说呢!”
  梅丽莎一脸纠结,半晌才掷di 有声道:“大师才有的手笔!”
  “禁忌食材,完全被驯服了!”
  她说,瞳孔中似乎有缭绕huo *焰的骏马飞奔而过,“鲑鱼籽和玫瑰蘑菇,就是降服* na *匹烈马的缰绳、坐具!”
  “三种食材,彼此相融合,没有丝毫突兀之处!”
  波斯女评审大赞道:“说有‘鞑靼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影子,完全不对呀,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饼介于生和半熟之间,由于马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huo *焰特* xing *,但凡用到这种食材的料理,如果多加了huo *工的环节,反而会显得多余、累赘吧?”
  席的法国籍评审长,面目严肃点了点头。
  “大师之作!”
  他重申,盯住马斯一字一顿道:
  “这是纯粹的料理,没有多余的东西。你是怀着厨师之心去驾驭禁忌食材的。”
  马斯微微一笑。
  场↓,诸多知道马斯早已觉醒‘美食细胞’的知,听到评审长这句暗示,不由di 面面相觑。
  “看*| lai |*,奥兰多派在美食会内部,的确属于温和一派。”才波城一郎沉* yin *di 道,“我在美利坚流lang时,和奥兰多派的巨头帝萨尼数次会面,这个人理念和研究派的雷哲不同。”
  朱青、堂岛银对视。
  “可是他把‘美食细胞’专注于料理,把美食细胞当成一种纯粹的料理工具……这样对夏讲师*| lai |*说,不更可怕,更具有威胁吗?”薙切绘里奈小声说。
  “你说的对!”
  朱青拍拍她削瘦的肩膀,颔道:“越是理念纯粹的厨师,才越可怕啊!”
  舞台上,几位评审继续作更细致的点评。
  法国女评审梅丽莎道:“……我敢肯定,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饼混合的香辛料,除了香菜、芥末、小洋葱外,还有喼汁……这种调料又称英国black(hei )醋,或者叫辣酱油,源自英国。生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混合它,有着淡淡的酸甜微辣味道,层次感一↓子就上去了!”
  波斯女评审接着说:“嗯,的确有喼汁,但另一种辣酱也不可忽视啊,你们吃chu **| lai |*了吗?”
  “塔巴斯科辣酱!”
  其余四位评审异口同声道。
  “这种辣椒酱,由塔巴斯科小米辣椒酿造而成,原产di 是墨西哥的塔巴斯科州,所以辣酱由此得名。这种辣酱,若以古老传统工艺制作,捣碎后放jin *矿物盐放置3o天,让辣椒糊变陈,之后再混合法国White(颜色bai )醋,又经3o天酵,最后再压榨chu *辣椒酱汁注入容器,陈置两年……”
  法国籍的评审长对调料知识,信手拈*| lai |*,吐字清晰道:“塔巴斯科辣酱味道偏浓,因此调料时只需洒jin *去几滴,料理味道就会有魔法般的变化!”
  这时,第四席的美利坚牛仔诺伊斯* cha *话:
  “嘿,女士们先生们,你们是不是遗忘了第三种至关重要的调料?”
  见自己一番话成功xi 口及引全场目光,牛仔评审压低帽子笑呵呵道:“别忘了‘刺山柑’,这可是一种食用历史悠久的调味品,如果我的品鉴没错,马斯选手将盐渍刺山柑剁碎了,啧啧,这可是一种幽酸涩咸,层叠有序,可搅起味蕾旋风的神奇香辛料,西式菜系中有太多di 方用到刺山柑了,嗯,与烟熏三文鱼绝配的刺山柑……”
  “停!”
  第三席的梅丽莎,阻止这(jia huo )的滔滔不绝。
  评审长做最后的总结。
  “马斯选手,你的菜品完全符合‘主菜’这个题目,再如何chu *色、复杂的调味料,都没有掩盖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鲑鱼籽和玫瑰蘑菇的味道,这三种食材就是jin jin 纠缠的* gao *雅旋律……”
  目中透着浓浓的钦佩,这位评审长斩钉截铁道:“如果是打分制,而非投票制,我会毫不犹豫给你满分!”
  “满分!”
  “一样满分!”
  四位评审几乎同时附和,可见他们有多满意。
  “* na *好,点评环节到此结束,感谢马斯主厨为我们呈上的* gao *雅美食,也感谢诸位评审带给我们的精彩点评……”
  女主持千代爱知说着,瞧一眼计时器,心一跳道:“喔,不知不觉,距离烹调环节结束,只剩↓45分钟了,让我们看看夏主厨的情况!”
  听到她的提醒,一群沉浸在马斯料理演绎中的观众,包括五位评审,如梦初醒。
  对啊。
  这可是比赛,一位选手上菜了,还有另一位呢!
  顿时,一位位观众,对被人遗忘的料理台注目而去。
  夏羽已经完成对三种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类食材的处理,此刻正端着装满了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片的盘子,悠悠然放在方便的位置上,人就站在烤炉前,他看了看black(hei )色炉子里一层Red(* hong *)huo *的木炭,然后,就持握金属夹子,将五块‘White(颜色bai )mao *辛德瑞拉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和‘五头鸟之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相继放在烤网上。
  “嗞嗞嗞……”
  总共十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放上去不久,舞台就有香pen( 口贲)pen( 口贲)的烤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味弥漫开*| lai |*。
  左右手,各持握一个金属夹,夏羽hands(* shuang * shou *)就没停↓*| lai |*过,目光如同巡视士兵的司令官,*| lai |*回注视烤网上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块,不时shen chu *夹子,给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块翻身。
  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没有腌制,就是原原本本的样子放上去烤。
  这一看,很多观众失望了。
  似乎和他们平时室内室外烧烤没多大区别。
  哒哒哒。
  身后传*| lai |*脚步声。
  夏羽眼睛余光往后一扫,见到马斯和千代爱知过*| lai |*,乃至五位评审都自di 离开座位,一群人围在他料理台附近,像是在开小型烧烤派对。
  “烤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吗?”
  法国籍的评审长抵住↓巴,心中有些失望道:“说实话,吃过刚刚的生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饼,突然对熟食失去了兴趣的感觉。”
  评审离席围观,在赛事规则内是受允许的。
  毕竟,近距离观摩厨师烹调美食也是一种享受,何况评审还肩负点评工作。
  马斯也饶有兴趣,站在烤炉的对面,但没chu *声打扰到夏羽,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嗯?!”
  他眼神突然一凝。
  “这五头鸟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呼xi 口及滞了滞,马斯视线对焦而去,只见摆在烤网上的鸟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表面有一片容易被视觉忽略的小小刀口。以马斯的经验,看到这种刀口,他就无比肯定,口子虽小,却极为深入。
  “原*| lai |*是这么处理!”
  马斯暗暗道,“五头鸟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本就生*ying *,用炖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处理方法才可改善口感,只是不知道他↓了多少刀,密密麻麻过去全是口子!”
  视线扫过‘White(颜色bai )mao *辛德瑞拉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最终,马斯凝视静置在盘子里的宝石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片,“这种美丽而脆弱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他也打算用烧烤的烹调方式吗?”
  抬头张张口,马斯yu (谷欠)言又止。
  罢了!
  他想起这是比赛,贸然质疑对手的烹调方法,就是当面打脸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