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文字大小调整:
  “多chu **| lai |*的食材,神*| lai |*之笔!”
  此时此刻,品尝指导修改版海鲜浓汤的巨头,脑袋里都冒chu *一句话。天籁小』说WwW.⒉
  “墨鱼!”
  关谷隆神经质喃喃念着,额头青筋绽裂。
  “为什么!”
  他捂头,一阵不信,“我在创作理想食谱时,也尝试放jin *去许多海鲜食材,墨鱼,鱿鱼乃至八爪鱼都试过,但是,为什么,我的添加都是以失败收场,多chu **| lai |*的食材,不仅没给浓汤增添鲜味,还多chu *了杂味,使得‘旗鱼鱼鳍’和‘御手洗海盗’的融合被打破……”
  堂岛银、薙切宗卫已睁开眼,望向疯了的关谷隆,心有戚戚。
  想到自己的理想食谱,被人如此大刀阔斧修改,而且,这种修改还是真正意义上的改良……
  一念及此,巨头们无不是脊背冒冷汗。
  这是要怀疑人生啊!
  “秘密,就在许许多多的小环节修改上。”
  夏羽说。
  他嘴上叼着一条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净净的墨鱼触脚,用了弹了弹,嚼着,等巨头以及在场工作人员齐齐看过*| lai |*,他才继续笑说道:
  “鱼鳍,经过香煎,鲜味有流失,可香味提升不是一点半点,诸位在品尝浓汤时想必也尝到了* na *种香味吧?”
  一群人点头。
  煎过的主材料,在炖煮过后,的确赋予了浓汤饶舌的浓香,* na *是简单腌制的鱼鳍所不具备的。
  “在我看*| lai |*,一道美食,蕴今口 han 着加法、减法的简单运算。”夏羽轻笑一声,对上关谷隆僵*ying *的眼神,“喂喂,不要用这种眼神,我是认真的!”
  “香煎鱼鳍,就是减法,我把理想鱼鳍最原汁原味的鲜美砍掉一些,然后,加法才有施展的空间呀,所以我就把墨鱼填补jin **| lai |*了。”
  原汁原味的鱼鳍,无疑是最鲜美的。
  可惜。
  幻想食材本身的极致风味太厉害,夏羽其实是用【香料不等式】整体看待一锅浓汤。
  鲜度是有上限的,所谓shui *满则溢。
  简单说,就是在一个固定的yuan *里,填补食材。
  旗鱼的鱼鳍占据大头,御手洗海带又占了三分之一,所以,其余普通海鲜食材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挥空间。
  夏羽这么一说,巨头们有一种**hole(dong )开的恍惚感。
  “哎!”
  堂岛银拍头,气笑自己的愚蠢,迟钝。
  “这就是逆向思维啊!”他说,“我们,习惯了如何将幻想食材的风味挥到极致,却不曾想,幻想食材的风味,不仅要驾驭、限制,更是要运用简单的数学计算,或加,或减呀!”
  关谷隆往后退了一步,脸色White(颜色bai )。
  “减、减法?”
  “* na *海带呢?”他jin 接着盯住夏羽,chan dou (颤抖吧!凡人!)di 问,“御手洗海带,为什么变得脆脆的,* na *么清shuang XX大XX可口?”
  闻言,夏羽笑了。
  “我其实很喜欢吃一刀凉拌菜,酸辣海带丝。”
  他笑着说:“这道菜里面,海带丝就是清脆可口的。关键在于,蒸煮海带时,一定要隔shui *,而且,要用淘米shui *泡。”
  “关谷先生肯定不知道,淘米shui *呢,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可以用*| lai |*洗碗,可以清除砧板的腥臭味,菜刀、锅铲、铁勺这些铁质厨具用较浓的淘米shui *浸泡,可防止生锈……”
  顿了一顿。
  夏羽说:“其实不止海带,用淘米shui *泡过的gan 笋、鱼gan ,等等,太多了,很容易泡开和洗净,之后又易于煮熟、煮透!”
  他在煮熟、煮透上,咬重了字音。
  关谷隆脸一Red(* hong *),握jin 拳头。
  巨头们,纷纷对关谷隆投以不太对的眼神。
  “原*| lai |*如此!”
  薙切绘里奈听得秀眸亮,“我说两种海带经过熬煮,口感、味道差别这么大,原*| lai |*是关谷先生对‘御手洗海带’的处理,存在严重问题,难道,海带在入锅熬汤前,没完全泡开?”
  更细的夏羽不打算讲了,再细致就要牵扯到【香料不等式】的奥义。
  “还有呢?”
  关谷隆咬牙。
  “啊,没了。”
  “没了?”
  关谷隆双目pen( 口贲)huo *道:“之前你明明指chu *了至少十处的漏hole(dong ),现在,你只说了两处!”
  “其它的不重要,这两个di 方有大问题!”
  夏羽挥挥手,视线移向听呆了的景浦久尚,作为这场si 禾厶↓食戟的主持者,他立刻反应过*| lai |*。
  “总帅!”
  景浦久尚望向薙切仙左卫门,见其轻轻di 点头,便扬声喊道:“食戟的胜利者,是夏羽夏讲师!”
  (ju hua一种花名) 池武藏张张嘴,可瞥见不远处架设的一台台摄像机,脸色铁青。
  开弓没有回头箭。
  输了!
  河上茂脸色很不好看,其余巨头则噤声,沉浸在夏羽修改关谷隆‘人生菜单’的震撼中,他们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看向少年讲师迎向晚霞开门而去的背影时,目光中多了一种道不明的异样神采。
  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吗?
  完全不像。
  似乎,他们亦可向少年讲师“请教”,看看自己的理想食谱,人生菜单,是否真的达到了完美。
  甚至有一两位巨头看向默然的关谷隆,眼中露chu *羡慕。
  关谷是输了,可他也不是输的底朝天啊,至少有了败者的收获。
  薙切仙左卫门对景浦久尚点头。
  于是,远月食戟管理局的负责人,拿chu *一份转让文件,对周围的巨头说:“由于此次食戟的特殊* xing *,诸位都要签名,拜托了!”
  河上茂、(ju hua一种花名) 池武藏落在最后,很不情愿di ,在文件上签了字。
  pa 口拍!
  最后,总帅的印章落↓,这份文件就生效了。
  ……
  在停车场,挥手送走玉川姐妹,这对姐妹为他送*| lai |*食材真是辛苦了。
  “等、等等啊!”
  夏羽转身迈步向‘月天之间’而去,岂料薙切绘里奈从* hou * fang *风风huo *huo *小跑而*| lai |*,拦在他面前喘气,粉颊带着香汗,鼻息liao 人。
  “你的战利品,不要了?”
  绘里奈给他一记White(颜色bai )眼,递上文件袋。
  “di 契,转让合约都在里面了,董事会成员一致签字。”
  “从此以后,* na *座农场就从远月割离chu *去,你满意了吧,夏讲师?”绘里奈郁闷说,“你赢了,我们薙切家反而吃亏。”
  的确如此,再怎么说薙切家也牢牢掌控着远月绝大部分的股权。
  这块土某种意义而言,有一半以上属于薙切家。
  “呼——”
  手中拿着厚实的文件袋,夏羽松口气,心中暗道:“↓一次,* na *群巨头就没这么好忽悠了。正面碰撞用「必杀」菜品一决胜负,我的胜率有几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