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文字大小调整:
  “要开始了!”
  兑换了一把【北辰天狼刃】,消耗万点名望值,此时,夏羽已经不去计较什么成本与收益了,他只想把刚刚领悟的东西,运用到实践中!
  唰!
  抬起右手的冰魄刀,视线向冰刀斜去一眼,夏羽自己都要因为凛凛寒光眯眼。
  整把刀都在发光,阳光从窗户投she ↓*| lai |*,冰刀更犹如镜片,流转刺目光芒的同时,还飘散着一丝丝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眼可见的寒气!
  关键是,在卧室时,夏羽就暗暗皱眉了。
  冷,刺骨的冷!
  右手五指& nie (一种手法)住【北辰天狼刃】的刀柄,刺骨的冷就顺着指尖覆盖手掌,给夏羽一种整张手掌都要冻僵的感觉。
  右臂提起气力,血液充盈,好在体魄足够强壮,手掌里的寒气不至于影响行动。
  “厨技——【罗汉shui *晶斩】!”
  没有多余时间留给夏羽迟疑了,既然决定全力以赴,尝试去真正把《烈冰鲜雕山》食谱推到「必杀」的* gao *度,这时就该行动了!
  抓起冷shui *中的河豚。
  河豚已去头去尾,只剩↓最鲜美的躯gan 。
  “咚咚咚咚……”
  ↓刀如雨。
  河豚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呈薄薄的片状,犹如flower (hua )辛瓜辛 (ban) ,飘飞到桌面的冰雕上。
  玉川住持、玉川美纱没话说。
  神秘老者只是hands(* shuang * shou *)抱xiong ,饶有趣味盯住专注di 施展厨技的少年厨师,再看看他手中的冰刃,嘴角噙着一丝兴奋的笑容。
  “果然是……black(hei )暗料理界的气息!”
  “不过,夏擎* na *(jia huo )的孙子,怎么有black(hei )暗料理界的印记呢?或者说,他只是掌握black(hei )暗界的厨技并执掌厨具,并非black(hei )暗厨师?”
  他是一个妖怪。
  什么光明料理界,什么black(hei )暗料理界,与他无关。
  到了他如今的层次,已经初步tuo *离对精神料理的依托,即便长年不jin *食也不会魂飞魄散。
  所以,食物对他*| lai |*说,更像是风景了,而非生存的必需品。
  很快。
  不到十分钟,河豚躯gan 就被肢解完毕。
  “咔!”
  夏羽后退一步,玉川美纱耳朵动了动,听到了非常细微的声音,反she * xing *di ,捂嘴看向夏羽手中持握的冰刀,就在短短一秒钟之间,这把刀遍布裂纹,并砰的一声炸碎!
  仿佛镜片跌落,一时间,厨房里是冰块落di 碎裂之音。
  “系统,执行治疗计划!”夏羽心中说,并直接通过物品栏使用了某种药品,冻僵的右臂立刻恢复知觉,被冻成酱紫色的右掌,渐渐泛起血色。
  过几分钟。
  手掌彻底恢复正常,夏羽把掌心中的刀柄拿开。
  叮!
  刀柄跌落,破碎。
  夏羽看也不看,掉头去继续忙碌。
  又过了五分钟。
  “请享用——”他把暗黄色如同酱油的蘸汁,装jin *三个小碟子,摆在玉川住持、玉川美纱和老者面前,做了个请的手势,微微欠身。
  玉川美纱捂嘴,眼睛发直。
  悄然间,摆在台上的可爱河豚冰雕,居然被刺身覆盖了。
  每一片刺身,表面guang * hua *如镜,倒映着厨房一角。
  关键是,一片片发亮的刺身,就好像料理拼图,让本就具备神韵的河豚,在此时更是流露chu *浓浓的灵魂气象!
  活的!
  “有趣!”
  “我的食yu (谷欠),被唤醒了!”
  不用夏羽废话,老者上前一步,自己拾起准备好的筷子,从河豚冰雕身上,撕↓一片薄如蝉翼的鱼片。
  “等等——”夏羽指了指桌面的酱汁,“蘸酱料吃,风味更佳!”
  “蘸料?”
  后面,玉川住持脸色精彩。
  “前晚你做的鱼片,怎么没有酱料?”她狐疑di 问。
  玉川美纱小声替夏羽回答,“nai (女乃)nai (女乃),阿羽* na *晚精神状态不太好,他已经全力去做了!”
  “真的是这样吗?”
  玉川住持瞧瞧主动帮一个外*| lai |*小子打掩护的孙女,冷漠di 轻heng(哼哈二将)一声。
  夏羽耸肩。
  他知道,自己要是敢说* na *晚故意偷工减料糊弄,这老尼姑肯定暴走发飙。毕竟她是si 禾厶↓食戟的发起人,参赛选手却敷衍了事,关键敷衍了还这么碾压过去,这不是打她的脸么。
  “咦——”
  突然,三人被异变xi 口及引目光。
  厨台前,首先吃↓一片河豚刺身的老者,* gao ** gao *仰起头,吐chu *一口冷hot(英文:hot,中文:re )交替的雾气。
  同时,羽织滑落。
  和服也滑落。
  甚至腰带咔的一↓自动松开,袴ku 一降到底,铺摊在di 。
  于是老者只差小小的White(颜色bai )色兜dang 布就***了。
  “啊!”
  玉川美纱赶jin 转身。
  玉川住持目光放在他健壮的臂膀,以及有料的臀部上,似笑非笑道:“我说老东西,身材保养得ting *好,但是大庭广众↓tuo *光了,即便身为妖怪,也好歹有些羞耻心吧?”
  她语中带着浓浓的讥讽。
  可老者浑不在意,面对阳光直she jin **| lai |*的窗户,半晌才放↓* gao ** gao *扬起的脑袋,收敛了面孔的震撼之色。
  背对夏羽,他沉声说:
  “如果不是河豚食材的拖累……你这道刺身料理,完全可以称之为特级「必杀」菜品!”
  老者没了之前的洒tuo *不羁,声音中满是肯定。
  “不,我觉得* xing *hot(英文:hot,中文:re )属huo *的河豚食材,甚至比所谓的幻想食材还要好用!”夏羽却持有不同看法,笑* yin ** yin *di 回答。
  “唔!”
  闻言,忽di 想起了什么,老者动容转身,深深di 凝视少年。
  “你用自己的厨心,搭配食材属* xing *,营造了huo *的意境?”
  “难怪!”
  老者接着惊声道:“难怪我刚刚吃jin *生鱼片,仔细咀嚼的时候,极北天国的冰原,忽然轰隆隆砸落一座兜率神宫,三味真huo *在冰原上肆虐……huo *和冰在扭打,交缠,融合!”
  兜率神宫?
  三味真huo *?
  背过身的玉川美纱,闻言是凌乱的,一脸发懵。
  玉川住持则若有所思。
  老者越说,越是面露异彩,忍不住鼓掌道:“所以,就算食材品质不够,有固有不可扭转的缺陷,你却用自己的创造力,*ying *生生赋予了料理一种全新的,狂野的极致之huo *!难怪只差一点就有了「必杀」的品质!”
  “这条河豚,* xing *hot(英文:hot,中文:re )属huo *的内在特* xing *,就是huo *折子,被你一点就燃!”
  实际上,老者内心是震惊的。
  不到一个小时前,他才用简单的两三句话,点醒少年。
  没料到少年理解和领悟如此可怕,转头就拿上了一种融合的次「必杀」菜品。
  没错!
  次「必杀」!
  极北天国的冰shuang XX大XX口感,这是极致,对应一种不可名状的的‘升华’厨心,因此鱼片入口* na *刻,品尝者就有了飘飘yu (谷欠)仙之感。
  然后,是全新的神huo *。
  极致的huo *焰,对应huo *焰的厨心,原始,狂野,不羁。
  舌尖上同时演绎的冷hot(英文:hot,中文:re )极致风味。
  要是鱼片本身也携带着幻想食材固有的极致风味,不就是三种极致味道融合纠缠了么,真正达到特级「必杀」菜品的最低要求!
  两种厨心,三种极致味道。
  可惜!
  震撼的同时,老者不禁暗叹一声,满足中又有遗憾。(未完待续。)